相關文章

3月30日,大陸資深媒體人曹山石翻譯發表了《紐約時報》的一篇專題報道。報道曝光徐翔是權力傀儡,為官二代和權貴管理資金,「上海很多關鍵人物,把大量的錢投入到他的私人基金中,以作為他們的私人銀行賬戶。」

徐翔是權力傀儡 背後有很多關鍵人物

《紐約時報》的這篇專題報道發表於3月29日,標題是《對沖基金之王徐翔的覆滅》。報道稱,在徐翔整個職業生涯中,他的野蠻成功圍繞著無盡的傳言和猜測:內幕交易、精明交易時機和富有的不為人知的政府關係客戶。

最持久的傳言認為,徐翔為某些官二代和權貴管理資金。回報是內幕消息並保護他免受起訴。針對這些需求和隱藏的投資金額和投資者的身份,傳言介於完全可信和無法驗證之間。

一名股票交易員表示,「徐翔被推上了前台,上海很多關鍵人物,把大量的錢投入到他的私人基金中,以作為他們的私人銀行賬戶。」在這位交易者的描述裏,徐翔的整個運作掩蓋了一個簡單的計劃。「徐有七個產品,」「最成功的一個為關鍵客戶,其它則是老鼠倉——用於推動股票價格上漲和抬升關鍵客戶淨值。」

許多被採訪的業內人士都重複了一些相同的傳言:徐翔與其說是一個金融天才,不如說是一個權力傀儡。

一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中國金融界的觀察家:徐翔為甚麼不早停止?在收穫數十億美元個人財富的過程中,他涉嫌非法交易的傳聞是公開的秘密。已經在中國建立了最成功的對沖基金。為甚麼要繼續冒險呢?

一名前對沖基金研究人員說:「這是對投資者的共謀」,「把錢交給他管理的人不願意看到基金倒閉。」「當你有一個政治上強大且很好地聯繫到你的人,說需要你管理金錢,這要求很難說不,對不對?」

徐翔與曾慶紅、江綿恆利益相關公司存在合作關係

去年11月1日,中共官方通報,澤熙投資總經理徐翔等人通過非法手段獲取股市內幕信息,從事內幕交易、操縱股票交易價格,涉嫌違法犯罪,被公安部門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11月3日,大陸知名投資者、喜投網董事長黃生撰文《徐翔之後,更大的風暴要來》。文章分析,徐翔的基金不對外開放,只有少數特權階層能買到,那麼,誰提供了內部信息、誰購買並持有了基金、誰高位接盤,只要查這三個問題,將會掀起驚天大風暴。而這僅僅是二級市場的反腐,股市真正的反腐在於一級市場,這個市場醞釀著更大的反腐風暴,也將更驚人,更恐怖。

2015年11月9日,財新網刊登了最新一期《財新周刊》的封面報道<清算日>。文章稱,2015年7月間的大救市以後,證券市場等待已久的「清算日」正在到來。《財新周刊》同步刊登文章起底已經被抓的私募大佬徐翔及其公司運作內幕,公開其與曾慶紅、江綿恆利益相關公司華潤及東方航空之間的合作關係。

去年6月初至7月份,大陸股市發生股災,眾多股民損失慘重。隨後不斷有報道披露,這次股災是針對習近平當局的一場「經濟政變」,包括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家族很多江派大員參與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