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廣播早前公佈2015全年業績,上市27年以來主營業務首次虧損。(Getty Images)
電視廣播早前公佈2015全年業績,上市27年以來主營業務首次虧損。(Getty Images)
《東方日報》和《太陽報》昨日在頭版刊登暫停出版啟事。(潘在殊/大紀元)
《東方日報》和《太陽報》昨日在頭版刊登暫停出版啟事。(潘在殊/大紀元)
相關文章

踏入4月,歷史悠久的亞洲電視、創刊17年的《太陽報》以及壹傳媒旗下的《FACE》雜誌相繼告別本地傳媒市場。短短一周內,分別有電視台、報章和雜誌停業,近日公佈的傳媒業績也見虧損,凸顯傳統傳媒業的困境。有時評家及資深傳媒人認為,主流傳媒日益大陸化,是流失讀者觀眾的主因;港人需要的是真相,為民發聲及捍衛核心價值的媒體才會受歡迎,充當中共的維穩機器沒有出路。

東方報業集團前日發公告宣佈,鑑於近年香港營商環境轉差,董事會決定由4月1日起,暫停出版旗下報章《太陽報》,其電子版及其網站也於同日停止運作。昨日,《太陽報》及《東方日報》頭版分別刊登暫停出版啟事,集團稱對停刊感無奈,不排除日後經濟好轉及營商環境改善後復刊。但沒有交代《太陽報》員工去留問題。這是繼去年7月《新報》停刊後,不足一年內再有收費報章停刊。

有17年歷史的《太陽報》早已傳出經營不佳,東方報業集團去年10月曾公佈,正與一位獨立第三者洽商交易一份出版刊物,但今年2月傳出雙方未能達成共識,交易告吹;有市場消息指該份刊物是《太陽報》。而在宣佈停刊前,集團本月初宣佈,逢周五免費派發及隨《太陽報》附送的《好報》於3月11日起停刊,同時停止資助東方日報慈善基金及太陽報愛心基金的營運,兩個慈善基金隨即展開結束程序及停止運作,不再接受捐款。

根據東方報業去年11月公佈中期業績,半年虧損640.7萬元,出版報章收入溢利更大減85.5%。

壹傳媒《FACE》、亞視停運

除了《太陽報》,壹傳媒旗下雜誌《FACE》也在3月29日出版告別號,以「最後一面」為封面標題。《FACE》主要以年輕讀者和中學生為對象,上個月壹傳媒向員工發內部公告,指《FACE》印刷版將於3月底停刊。

另外,有近60年歷史的亞洲電視也即將在4月1日停播,亞視負債累累,多次傳出欠員工薪津,至今仍未解決。

無線本業27年首見紅

即使「一台獨大」的無線電視情況也未見好,電視廣播(TVB)本月23日公佈去年全年業績,去年持續經營業務錄得428.1萬元股東應佔虧損, 2014年同期則賺12.51億元。這是TVB自1988年上市以來,本業27年以來首次錄得虧損。

曾擔任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主席多年的民主黨議員單仲偕強調,贊成停止亞視續牌,不過認為停牌後政府的處理有不足,其中包括把亞視模擬頻譜交給港台電視、數碼頻道一部份交給奇妙電視的安排,他認為應該重新邀請各界競逐。至於香港電視王維基一直拿不到免費電視牌照,單仲偕說:「特首對整個媒體都是扼殺的,這是政府管治問題,我們對這個政府已經沒有期望了,只有換掉這個政府才能改變政策。」

評論指讀者不愛維穩媒體

對於一連串傳媒結業和停刊,時評家黎則奮表示,《太陽報》當年出版時是針對《蘋果日報》為競爭對手,但這麼多年來證明不成功,一直拖到現在才停刊。他認為近年來多份紙媒紛紛結業,一方面是經濟上的原因,時下青年喜歡用手機上網看新聞資訊,閱讀習慣轉變,很多人不買報紙。另一方面是政治原因,現在很多主流傳媒的內容吸引不了讀者,「隨著政治變化越來越多,民眾對政府不滿,但主流媒體卻被用來維穩,必定會損失讀者。」他以無線電視為例,指其近年內容離地,甚至買很多大陸片照播,他相信即使亞視停播後「一台獨大」,也不會太多人看。

前港台節目《城市論壇》監製兼主持人謝志峰曾在東方報業任職,他對於近年來多個老牌媒體結業或停刊感到傷心。他表示,香港九七後,政治環境無法按照《基本法》實踐,讓港人覺得前景沒有希望,同時經濟環境令到貧富懸殊差距大,令社會累積很多怨氣,而這些怨氣積累成一個政治取態,「如果一份報紙能夠代表這種政治取態,代表人民的呼聲願望的時候,代表這些怨氣發聲,自然成為讀者的需要。」

拆局 親共媒體斷資金背後因素

過去一年,以親共媒體為主的多家傳媒機構,先後出現財困甚至倒閉,除了受市場環境等因素影響,背後金主的資金鏈斷裂,也受到外界關注。

以亞視為例,神秘大陸富豪王征2010年成功購入亞視52.42%股權,成為大股東,此後亞視節目急速赤化。有報道指他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有親戚關係,是江澤民的姨甥。王征當年高調入股,亦獲北京銀行、中國海外等5家國企資金助力;5年後亞視資金鏈斷裂,被質疑涉及背後政治後台失勢。

富商楊受成旗下、創刊56年的《新報》去年7月倒閉。楊受成被指和江派要員曾慶紅等關係密切,旗下《新報》曾配合中共江澤民集團「610」系統在香港的部署,替青關會站台,以頭版抹黑法輪功。

黎則奮認為,親建制媒體紛紛倒閉,可能與其背後政治力量就快完蛋有關,「好像楊受成去年(新報)停刊,都扮演不了功能,就算是小罵大幫忙都不需要你了。」

有評論指,控制輿論一向是中共掌權和向民眾洗腦的重要工具,尤其是江澤民派系掌權期間,中共透過海外知名富商出面收買海外媒體的「大外宣」策略,據悉耗資幾百億。近年來這些收買媒體的資金,多源自江派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政法委等江派系統。比如,2012年薄熙來下台後,《華盛頓郵報》等國際媒體就披露,薄熙來每年投資數千萬給新加坡《聯合早報》(經由《明報》老闆張曉卿投資),專設重慶頻道為其唱紅打黑站台。而自去年伴隨著周永康入獄,江派勢力在中南海高層角力中潰敗;親共傳媒的資金斷裂,關乎其背後金主失勢。

不過濾真相 大紀元逆市上揚

在紙媒紛紛停刊之際,香港《大紀元時報》剛在3月21日正式上報攤發售。黎則奮認為,《大紀元》能在逆市中上揚,主要原因是「《大紀元》報道所有傳媒都不報道的,越來越多人看;你說的是所有傳媒不講的,就越來越多人聽。」

他強調,傳媒其中的一項功能是傳遞事實真相,但很多媒體因為政治傾向連最基本的功能都沒有,「新聞都夠膽刪,只是差一步沒造假,遲些可能連做假都夠膽。」

他認為傳媒就是傳遞訊息,應「急市民所急、想市民所想」,還有監察的作用,「監察政府、監察權貴,揭露真相。再高一點層次就是移風易俗,鼓動風潮,改革社會。」

謝志峰也強調,傳媒一定要回應讀者的需求,才是長遠經營之道。他也認為,一份媒體也必須堅守香港的核心價值,「只有法治和民主才能保障其它的社會價值,譬如公平公正廉潔等等。」他說,香港《大紀元》的發行正印證社會仍有這份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