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美聯儲主席耶倫3月29日(周二)在紐約經濟俱樂部表示,全球經濟的不確定性加劇了美國經濟所面臨的風險,這種不確定性的主要原因來自中國經濟放緩和油價的大幅下跌,這對美聯儲採取更緩慢的加息路徑起到支持作用。

耶倫表示,鑒於經濟展望所面臨的風險,她認為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在調整政策時採取謹慎的做法是適宜的。

中國轉型風險或加劇全球金融壓力

聯儲其他官員也對中國經濟風險表示了擔憂。

3月29日(周二),達拉斯聯儲主席Robert Kaplan認為,美聯儲應該漸進且謹慎地提高利率。他同時提到,中國向消費主導的經濟轉型可能會對全球金融市場構成風險,進而影響到美國。

Kaplan稱,儘管中國經濟放緩不會對美國GDP增長產生很大影響,但在全球金融的關聯性之下,中國向消費主導的經濟轉型可能會對美國造成進一步壓力。

Kaplan補充道,「更令我們擔憂的是,在中國經歷這段相當長時間的過渡之際,人民幣將會在一定期間內貶值或因資本外逃引發動盪……或金融市場發生動盪。我擔心這可能會迅速傳遞至全球金融市場,導致信用利差加大,並影響美國市場。」

他強調,雖然他相信中國有足夠工具對轉型加以管理,但中國嘗試使用的一些工具是前所未有的。

對中國經濟擔憂由來已久

《華爾街日報》報道認為,圍繞中國經濟增長突然減速的擔憂已經持續了至少10年,在2015年達到白熱化程度。雖然2015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估計已從2008年的9.6%降至6.8%,但私營和公共部門債務與GDP之比卻依然從2008年的148%飆升至244%。

報道認為,2015年8月份,中共政府阻止股市泡沫破裂和讓人民幣兌美元貶值的行動都顯得沒有章法,這讓全世界對中共宏觀經濟管理水平的信心發生動搖。此後,全球股市遭到拋售,美國市場經歷了四年來的首次「修正」,即下跌至少10%。

2016年,中共政府或許會繼續推動經濟結構轉型,從產能過剩嚴重的重工業和建築業轉向消費和服務業。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引擎是投資,而重工業和建築業一直是投資的主要驅動力,這意味著,經濟重心的轉移將導致經濟增長步伐更加緩慢,幾乎可以肯定,2016年的經濟增速將低於6.5%的政府非正式目標。

瑞銀(UBS)經濟學家警告稱,只有當房地產建築活動不再下滑,且關閉過剩產能和淘汰落後企業的工作取得更多進展,中國經濟才有可能在更加可持續的基礎上企穩。

中國金融面臨的風險

陸媒《第一財經日報》3月29日報道,由第一財經研究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和東航金融聯合發佈了《中國金融風險與穩定報告2016》。

《報告》認為,中國金融穩定面臨的主要挑戰是如何在穩增長的前提下實現經濟有序去槓桿。高槓桿帶來的不只是信貸風險和流動性風險,而且包括主權風險。如果產能過剩和資產價格泡沫等經濟金融失衡加速調整,則可能最終帶來信貸緊縮和經濟下滑。

《報告》稱,在當前宏觀經濟情況下,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的代價之一,是外匯儲備的下降。維持一定匯率水平時可打擊做空,但是無法遏制與預期無關的資本流出和經常項目順差減少,對其他類型的資本外流可能是一種鼓勵和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