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根據美國國際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統計,2015年在美國的國際學生近三成是中國留學生,人數近30萬人。大量中國留學生由於文化及語言差異,致使校園生活封閉,並造成教學負擔,促使部份大學提高入學門檻,減少中國學生數量及提高教學品質。

2008年經濟蕭條,美國各大學為開源節流以維持學校運作,積極招收國際學生,特別是中國留學生。

《華爾街日報》17日報道,在美國,國際學生學費大約是州內學生的2到3倍。10年前,俄勒岡州立大學財政不佳,決定吸引國際學生來該校就讀,並於2009年與INTO公司合作,開設加強英文的課程,為英語欠佳的國際生就讀大學做準備。

俄勒岡州立大學的國際生人數,由2008年的988人,增長到2015年的3,300人,同期間學生總人數由19,000人增加到29,000人。

部份系所中國學生成多數

中國留學生人數太多,封閉了他們的校園生活及體驗,也使得某些系所的中國學生反成多數。

張玲芸(Lingyun Zhang,音譯),25歲,來自北京,就讀該校商學院。會計課15名學生,有11名來自中國。她說,沒有想到來到美國求學,班上的同學竟然絕大多數都是中國學生。

教務長薩巴赫(Sabah Randhawa)表示,該校已決定放緩招收中國學生的步伐,改為吸引非洲、歐洲及拉丁美洲的學生,以提高校園的多元化以及國際學生的交流與互動。

英語能力不足 生活封閉

文章說,來自中國的范一波(Yibo Fan,音譯),21歲,2013年來到俄勒岡州加入INTO的英語課程,但范一波還是有語言困難,工程學已被當掉。范一波上課時喜歡坐在中國同學旁邊,有問題時選擇在下課後才問教授。

范一波說,到目前為止只交了兩名美國朋友,一個是他的前室友,另一名是在社交網絡上認識的。他說:「來美國之前,我夢想交很多美國朋友,但來了之後,才發現語言及文化是很大的問題。」

自中國來美國就讀伊利諾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 UIUC)的邵楚天(Chutian Shao,音譯)說,生活中用到英語的機會少之又少,大概只是點餐時才需要,而且只是片段的字詞,還不是一句完整的話。

在課堂上,邵楚天從不參與討論也不發問。他說,他也不想花時間及精力去消弭中西文化及語言的落差。

中國學生不理解課程影響教學品質

爾灣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電影與媒體研究華裔教授凱瑟琳‧劉(Catherine Liu)表示,招收國際生的想法是創建文化交流,但未考慮到的是國際生來到美國的體驗品質。

俄勒岡州立大學商學院會計碩士班,中國學生人數超過美國學生,為資深教授格雷厄姆(Roger Graham Jr.)造成困擾。他說:「我應該維持原來對學生要求的學習目標,還是要配合中國學生修改?」

紐約大學中國歷史學教授卡爾(Rebecca Karl)更直言不諱地表示,中國學生對她來說是個包袱,她必須在課堂上配合中國學生的需要修改教學內容。她說,許多中國學生根本沒有做好來美國讀書的準備,他(她)們不知道「解析文章」的意義,欠缺分析思考或寫作的基本能力。

伊利諾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電機工程教授尼可(Nicol)表示,中國學生發問時,通常無法表達清楚。東亞和太平洋研究中心主任奧勒(Elizabeth Oyler)說,中國留學生傾向選擇某些特定課程,影響該課程的整體活力,因為中國學生大部份不參與課堂討論,無法理解講課內容,寫作品質也差。

國際生入學英語門檻提高

邁阿密大學(Miami University)曾考慮提高國際學生入學的英語門檻,以確保他(她)們有足夠的英語聽說能力,可以參與課堂討論。

匹茲堡大學曼弗雷迪(Juan J. Manfredi)有一次在與學習有困難的中國學生交談時,發現這位學生如果沒有翻譯人員,根本無法與人交談。在了解中國留學生的英語能力不足的實情後,曼弗雷迪決定自2012年開始,要求申請入學的國際學生托福分數由80分調高到100分。

這個決定造成匹茲堡大學招收的國際學生人數減少25%,但曼弗雷迪表示,這是可以預期的事,經過幾年的陣痛期,現在情況已有好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