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記粥店」的陳伯正在拉腸粉。(余鋼/大紀元)
「康記粥店」的陳伯正在拉腸粉。(余鋼/大紀元)
豬潤腸
豬潤腸
魚腩粥
魚腩粥
炸兩
炸兩
牛脷酥
牛脷酥
叉燒腸
叉燒腸
相關文章

康記的油器、粥品、炸兩、腸粉……每種食物都是用心製作。傳統老店的可貴,貴在誠意。

由銅鑼灣道轉入布朗街,走過一個街口就會見到位於十字路口的「康記粥店」。和大坑區內其它新晉的食肆相比,「康記粥店」的陳設顯得殘舊,三十幾年前的裝修和歲月的痕跡一一呈現在眼前。店內地面鋪上綠色的舊馬賽克地磚,牆上掛著白底紅字手寫的大餐牌,餐牌上邊掛了一把舊風扇,沒有空調系統。餐桌和椅凳也「歷史悠久」,店內兩張可供5-6人坐的大餐檯,一張以大理石作檯面,另一張則以木板作檯面,顯得有些不協調。

第一代老闆陳伯正在店門口,以傳統的竹製蒸架拉腸粉。長期在高溫下拉腸粉,令陳伯的手掌變得紅腫。年近九十的陳伯早年在大坑浣紗街經營食檔,之後遷入附近京街的舖頭,一做就是三十六年。康記以家庭式經營,陳伯拉腸粉,大兒子煮粥,第二代老闆,陳伯的細仔陳漢寶負責炒麵、入貨、送外賣等,陳伯的太太和媳婦則負責洗菜、收銀及樓面工作,一家人各司其職。粥店的營業時間由早6點至凌晨12點,一日做足18個鐘。

傳統食物 別有風味

康記一直堅持提供具有經典風味的傳統食物,表面平平的無奇小店,食物的品質卻令人驚喜。用自己磨製的米漿做出的腸粉,雖然不及酒樓的輕薄通透,但勝在嫩滑厚實,而且有米香,充滿懷舊味道。豬潤腸、叉燒腸、牛肉腸等即叫即拉,而且用足料。煮粥用的是日本珍珠米,煮出來的粥非常香滑。生滾粥的用料都是每日去銅鑼灣、北角街市買返來的,保證新鮮。粥由凌晨三點鐘就開始煲,還要落白果、腐竹,務求盡善盡美,一點都不馬虎。小店仍供應「炸一」,十分適合食量小的老人家。
價錢相宜 聞名海外

陳伯經營方針十分平實,視街坊顧客為朋友,食物價錢十分相宜。一大碗有3件魚腩的生滾魚腩粥,粥底鮮甜又不用味精,也只售二十七蚊。豬潤腸和叉燒腸同賣十六蚊,豬潤的生熟度恰到好處。用質量上乘的日本麵粉製作的的油炸鬼、牛脷酥等油器,雖然不是即叫即炸,但都香脆可口,而且僅售八蚊。像康記這樣的傳統老店在香港買少見少,所以很多食客都喜歡來這裏尋找舊時的味道,以及那份人情味。

到訪當日遇到2位慕名而來的新加坡遊客。她們說很喜歡康記這樣有香港風味的食店,也很享受搭檯和其他食客一起進食的感覺。她們十分欣賞陳伯一把年紀仍熱愛他的工作,希望他可以一直做下去,說再來香港時如果見不到陳伯會覺得有些失落。

無奈面臨結業

陳伯一家大細這樣用心艱苦經營,但也只能糊口度日,而且康記也面臨被業主加租逼遷的困境。當被問到希望政府怎樣可以幫到他們時,陳伯無奈的嘆氣:「政府可以做到咩!」問他會不會搵其它地方繼續經營下去,他搖搖頭,很無奈地說:「唔做啦,唔做啦……」他的媳婦示意不要再問,因為一提到相關話題一家人就不免傷心。

在租金不斷上升的情況下,康記如要繼續經營,其實可以考慮一些不同的方案,比如舖頭翻新、選擇用較便宜的食材、大碗變細碗、食物加價等,但陳伯說現在市道不好,不會考慮加價。

大坑區的轉變

康記所在的大坑區是傳統的舊區,臨近繁華的銅鑼灣,可說旺中帶靜。十年前,大坑區浣紗街一帶還是樸實的住宅區,有很多舊唐樓,樓下有車房、生果舖、菜檔、排擋、家品店、五金舖等,還有很多類似康記的舊式食肆,如大排檔、點心舖、茶餐廳等。

但由2006年開始,大坑區開始轉型,2007年「火車頭越南牛河店」進駐浣紗街,酒吧式風格的裝修,風頭一時無兩,吸引了不少明星和大批食客幫襯。出名的還有2009 年進駐書館街,由明星谷祖琳創辦的甜品店「小甜谷」、2012年藝人林子善與友人合資的「龍鳳冰室」等。大坑慢慢成為了新的「蘇豪區」,舊式老店被新晉豪華食肆所取代,而這些食肆也吸引了大批區外人來消費,地舖租金也大幅翻升。2015年,地舖租金呎價已經升至50-80元。

貴租扼殺傳統老店

不單止大坑區,很多其它各區的傳統老店也因不敵貴租而無奈結業。位於駱克道有42年歷史的「利苑粥麵專家」,在銅鑼灣有55年歷史的「么鳳士多」,位於上海街有百年歷史的裙褂顧繡老店「馮滿記」和「南興隆」等已一一結業。近期,同樣有着42年歷史的「樂意扒房」也面臨被加租而要結業的危機。

今天的香港街頭,清一色是地產舖、大型連鎖店、藥房,完全失去了舊日的風情。傳統老店紛紛結業下,港人的集體回憶買少見少。

家庭式經營的傳統老店承傳了上一代的手藝和吃苦精神,也十分重視產品質量,但卻不懂得、也不會用現代經營手法,比如搞門面、搞氛圍、做廣告和宣傳等來包裝自己的生意。

「康記粥店」陳伯一家,只想老老實實用雙手來打拼,以樸實的人生態度去追求一種安穩的生活。但這卑微的要求,在充滿地產霸權的香港社會,看來已變得遙不可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