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日前,媒體關於人行行長周小川「鼓勵儲蓄進股市」的報道,引發外界多種解讀。

3月21日晚間,央行官方微博發佈新聞稱,「周小川希望或鼓勵儲蓄進入股票市場又是一次媒體曲解或誤讀」,並重述了G20會議上周小川關於資本市場的講話。

最先報道此消息的大陸門戶網站新浪網當日已經撤下文章,隨後,鳳凰財經也撤下報道文章。

3月22日,鳳凰財經將人行的闢謠列為對股市略帶寒意的四則消息之一。

周小川近期言論屢引爭議

經濟學家、《金融時報》(FT)專欄作家徐瑾3月22日撰文稱,人行行長周小川近期的發言屢次引發外界爭議。其最近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的言論甚至讓人行官方出面闢謠。

徐瑾寫道,周小川最近關於房地產和資本市場的發言,核心都是加槓桿問題。關於中國債務情況的解讀,各家口徑不同。根據FT估算,中國總體債務約相當於GDP的230%,近期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將中國政府債券評級展望從「穩定」降級為「負面」,首要原因就在於政府債務上升。

徐瑾說,中國債務風險要點在於企業債務,FT估算中國公司債務已上升到約佔GDP的160%。

對於穆迪的負面評級,中共財政部長樓繼偉表示「不care」。

徐瑾寫道,國際清算銀行(BIS)衡量銀行危機風險程度的指標是信貸規模/GDP缺口(Credit-to-GDP gap),其研究顯示,這一數據超過10%,未來三年可能存在風險,而中國在2015年就已經超過25%,位列全球經濟體最高。但是,包括人行前副行長吳曉靈在內的許多經濟官員卻表示中國債務水平在全球處於中等偏下水平,無系統性金融風險。

FT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對中國金融狀況卻沒有這種信心。他說,他見過100多家銀行出現危機,每次他們都說不會有危機。

徐瑾表示,中國當前債務積聚堆積以及房地產等資產價格持續上升已經出現,對穆迪的評級可以不care,可是對未來的安全必須care,因為凡事都有第一次。

債務懸崖是中國經濟最大危機

經濟學家馬光遠3月22日在光遠看經濟微信公眾號上撰文,表示周小川否認「鼓勵儲蓄進股市」的話,不知道會不會讓今天(3月22日)的股市,經歷了3月21日大漲突破3000之後再掉下來。

馬光遠表示,周小川的演講,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承認中國經濟整體的槓桿率偏高。這透露出中國經濟當下最大的風險,不是房地產,不是過剩產能,不是政府債,而是高企的企業債和因此引發的銀行不良貸款的飆升。

馬光遠稱,過去幾年,國內外的機構和專家開始關注中國的企業債。去年,渣打銀行在一份關於「中國的債務懸崖」的報告中稱,截至2014年第一季度末中國整體債務增至142萬億元,佔GDP的245%,債務利息達到GDP的13%。

根據《金融時報》估算,中國公司債務已上升到約相當於GDP的160%,遠遠超過了90%的風險閾值水平。從企業的融資成本而言,中國企業的融資成本是全球最高的,2013年,中國一年期貸款利率是6.15%,企業實際拿到的貸款利率高達10%以上。

在產能過剩和經濟下行的雙重擠壓下,2015年,中國出現了多起企業債的違約事件。因此,經濟下行周期下的企業債和銀行信貸風險成為中國經濟最大的風險。這種潛藏的風險如果不得到及時處理,很可能引發整個經濟體的系統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