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筆者在80年代尾開始,從事金融業。主打為對沖基金策略下的環球長短倉,經歷過大賺、慘賠、爬起來、再上路等輪迴宿命。今天的「開場白」文章,希望讀者更了解我對香港事、世界事的立場。在金融操作上,經歷了四分一個世紀;坦白說,金融操作已不能給了我很大的漣漪。在投資路上,以資產值計算,我曾在全世界最大的上市對沖基金拼過,現在一切歸於正常。我會緊記以下16字真言,也陪伴了我多年的對沖人生路:順勢而行、長短均可、風險控制、量力以為。如果人生有70歲命,我剩下來在世上的日子還有約8,000日,交易日更少,5,800多日,所以更加要善用餘下日子。

活在香港,任何人也受到政治與經濟「低氣壓」困擾。金融人避談政治,因為很多時不少人認為甚麼也難改變到。對一切的不公義,長期被直接及間接洗腦,這會好危險。香港人要捍衛的,絕對是我們長期以來珍惜的的核心價值: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司法獨立、三權分立等。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共港共政權,已在香港全方位由上而下影響大局。

追求「看透」世情,才下結論的投資者,我們對中國的解讀,更要分外小心。習近平主席始終是中國的「話事人」,說到共產黨人內鬥要「做習世界」,這樣普通人可理解。但說到大陸派系鬥爭就只有「兩家」,未免把事情簡單化。如投資一樣,研究政經話題我們會找不同的人脈:不停地看、不停地追問、不停地分析、不停地下結論。對於中國的解讀,始終要用香港人的思維,才可「擁抱」神州大地。要改革中國,我深信的立場,就是要把香港做得更好,令世界驚嘆。在不會太長的日子,中國人民是再難以接受中共現在的專制統治模式。故單純是為了令中共可以延續其在中國的執政地位,引入憲政改革實在是遲早之事,也是中共所不能拖太久的事。同樣,在進行實踐憲政的政治改革,在全國找一個地方作為民主選舉的試點也是理所當然。而綜觀全國,以經濟、法治和教育水平,香港絕對是全中國一個最合適的政改試點。

最後,還是返回投資世界。由於多種原因,我更專注北美洲市場,可說是長期處於「貓頭鷹時間」狀態。抗衡這個日夜顛倒、生理上時鐘的落差,做人更要有平衡心,否則任何事情不能長久。金融以外,更要了解政情,多一分謙卑與珍惜的態度。◇

(編者按:本欄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