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目前,中國經濟最大的問題就是人的問題,人老了幹不動了,是未來十年要面臨的最大問題。

中國未來10年最大問題

銀庫金融副總裁齊俊傑3月17日在環球老虎財經撰文表示,目前,中國經濟會不會企穩,樓市會漲還是會跌,以後的養老保險會不會有缺口,各說各的理由,討論的很多。問題其實並不複雜,中國經濟最大的壓力就是人口問題,人老了幹不動了,這就是未來十年中國要面臨的最大問題。

中國80歲以上人口到2014年已經達到了2000萬,60歲以上的人超過了15%,65歲以上的人超過了10%,到2030年的時候,還要各增長5%。這就是說,到時候65歲的退休人口,將佔到2億。

養老金缺口

按現在一個月2000元的退休金計算(不算通脹,以今天的價格粗略計算),一個月的負擔就是4000億,一年下來將近5萬億。但是,截止到2014年底,城鎮職工養老保險的歷年結餘才3.18萬億元,十幾年後養老金結餘即使再翻2倍,恐怕也就10萬億,不夠兩年消耗的,所以必然要財政補貼,1998~2014年財政補貼合計2.2萬億元,這個數字顯然遠遠不夠,到時候恐怕翻幾倍都不止。

經濟必然減速

根據一個人口結構的預測數據,2016年中國的勞動人口數量將處於頂峰,然後隨之下降。簡單來說,今年應該是養老金負擔最輕鬆的一年,一旦過了今年,繳存的人會越來越少,支取的人會越來越多。為了保證養老金的支取,只能繼續加大繳存人的負擔。

舉例來說,一個家庭,如果2個年輕人打工,養一個孩子,假如每月每人只賺3000塊錢,保障生活也沒問題(全國平均,大城市除外)。但如果到了2030年,一個孩子長大了,要養活兩個老人,他可能賺1萬塊錢都未必夠。所以,當人口老齡化來臨之後,經濟減速是必然的,因為負擔重了。

中等收入陷阱

對比日本南韓這兩個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國家,跨越陷阱時無一例外人口都很年輕,而中國現在人口開始老齡化,應該已經不具備這個能力了。所以,中國跨不過中等收入陷阱是個大概率事件。

人口流入推高房價

中國的精壯勞動力一般都往特大城市走。以上海為例,年輕人口還是很多,這麼多的年輕人口,使得上海的經濟已經基本達到了發達國家的水平,人均收入也已經入圍,當然房價幾乎跟紐約,倫敦,洛杉磯差不多了。

不過,現在上海在全國範圍內很年輕,但相比以往而言,上海也變得越來越老了,而且在嚴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的政策指導下,上海人口明顯出現了拐點。從上海的用水用電的數據圖可知,上海人口在減少,起碼人口不再流入。跟上海一樣,北京也出現了同樣的問題。

最近10幾年來一線城市之所以房價一直漲,就是因為人口的不斷流入,一年增加幾十萬上百萬人口,再加上貨幣超發,所以一線城市的房價早就進入了泡沫階段。

人口老齡化與房價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和美國當年在人口老齡化來臨之後,房價都發生過不可逆的下跌。日本和美國如此,中國一線大城市會不會例外呢?應該很難。

房子是給人住的,房主改善居住需求,也要把之前的房子賣給別人,如果找不到買家,改善性需求鏈條也會中斷。而人口不增長,甚至負增長,就會讓這種需求發生逆轉。隨著老齡化加劇,一線大城市的常住老年人口,將會釋放出巨大的房屋供給,北京上海的房子那時是否還會稀缺,確實是個巨大的問題。

北京有多少套房子,好像一直沒有官方數據。其實,房子已經供大於求了。以2015年北京2100萬人口計算,每人30平米,大概就是6億平米,按照一套房子90平米粗略統計,大概600多萬套也就夠了。

在2012年北京公佈的階梯電價方案的時候,透露了一個數據:北京全市現有589.36萬戶「一戶一表」居民用戶,換句話說,一戶一表,有個房子才能叫一戶吧,所以至少有589萬套房子,再加上其他房產,北京存量房數量在2012年的時候,至少應該達到600萬套。2015年的竣工面積大約是2600萬平米,大概是小30萬套。

這就是說,2012~2015這三年間,北京至少還得增加個100萬套,夠300萬人居住的。這還不算搬到燕郊去的那些常住人口,所以怎麼算都是夠住了。未來人口下降,會讓房子稀缺這個謊言不攻自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