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2015年中國經濟增速回落至6.9%,為25年來最低。

《紐約時報》報道稱,中共公佈的去年的增長率是6.9%。新的目標區間意味著中國今年的增長會下滑,也暴露出了政策制定者對中國經濟實力的不確定性。

中國經濟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中國經濟要克服兩大問題,一是失業,一是通脹。自去年10月以來,中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一路上漲,2月同比上漲2.3%。但要壓抑通脹,必然要令經濟發展速度放緩,變成失業率增加。故他認為,中國經濟一定要維持一個速度(如8%),才能令兩方平衡。現在經濟放緩,一旦低於8%,整個投資額減少的話,必然令去庫存壓力大增,導致的後果之一就是企業裁員。

工潮必然衝擊中共政權

他認為,目前的各地罷工抗暴潮,必然對中共政權造成衝擊,因為中共最害怕就是大型的工廠和企業會發生類似的問題。因為共產黨是靠工人起家的,他們最擔心罷工。因為它有一定的組織性和紀律性,它和農民不一樣,農民那個利益分完了就完了。石藏山估計,中共當局會花大量錢,去補貼工人以維穩。

據前英國劍橋大學經濟學家張煒在BBC上撰文稱,中國經濟增速下行成為一個難以扭轉的趨勢,突出表現在工業產能大量過剩、對外出口顯著下降、「殭屍企業」不斷增加、中小企業倒閉、資本外逃有增無減、失業人數快速增加等。

文章稱,中國人將不得不面對經濟困難所帶來的社會和政治影響。這些影響是多層次的:第一個層次,由企業倒閉和大量失業所帶來的社會動盪;第二個層次,以危機應對為導火線的民眾和政府之間、地方和中央之間、中央領導集團內部的矛盾激化;第三個層次,所謂「北京共識」和「中國模式」的破產,從而引起對現行的政治經濟管理制度的全面質疑。

貧富懸殊下社會更趨動盪

在「兩會」之前和期間發生的黑龍江煤礦工人和廣東鋼鐵工人的大規模示威的報道引起廣泛關注,其實類似的示威在中國各地幾乎每天都在發生。BBC報道,中國的貧富兩極分化十分強烈。經濟下行對中國社會穩定的衝擊量相當強烈;而經濟下行的第三個層次的影響也許更為根本,這對於中共來說是一個嚴重的政治挑戰。

2012年北京大學的一個研究發現,中國的堅尼系數已經達到0.6,遠遠超過0.4的社會動盪警戒線。中國頂端1%的家庭佔有全國三分之一以上財產,底層25%的家庭卻僅有全國1%的財產。

世界銀行的研究亦顯示,中國1%的家庭佔有社會41.4%的財富,社會兩極分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

美國密歇根大學一項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NAS)的研究也表明,中國的堅尼系數是0.55左右。中國貧富收入差距排名世界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