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人民幣近期漲勢能維持多久依舊存在疑問。分析師認為,市場恐慌情緒可能已經減弱,但一個月的數據不具有代表性,未來外佔形勢還需結合出口順差、匯率等因素綜合考慮。

3月14日,人行數據顯示,2月末人民幣外匯佔款23.98萬億元人民幣,比1月末減少2278.83億元,降幅較上月收窄逾6成。這是人行外匯佔款連續第4個月下降。

路透社援引招商銀行資產管理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的分析報道稱,人行最近對匯率的維穩,可能是數據改善的原因之一。但外匯佔款仍然下降,說明人民幣貶值預期並未消失。

中銀香港高級經濟研究員應堅認為,外佔降幅收窄可能與企業結匯行為變化有關。隨著人民幣匯率趨於穩定,境內外人民幣點差收窄至境內高於境外,企業逐漸改變前幾個月境內購匯、境外結匯的行為,更多在大陸結匯。

中信建投首席宏觀分析師黃文濤表示,市場恐慌情緒可能已經減弱,但一個月的數據不具有代表性,未來外佔形勢還需結合出口順差、匯率等因素綜合考慮。

中國外匯儲備自2014年6月升至3.99萬億美元後持續下降,2015年初至今年2月已下降逾6,400億美元,但最近3個月的降幅已由千億收窄至300億以內。

人民幣維穩的政治因素

《華爾街日報》3月14日報道,人民幣過去兩周持續上漲行情始於3月2日(即為期兩周的中共全國人大會議前夕),並在上周五達到了高峰。

新加坡券商大華繼顯(UOB Kay Hian Holdings)的經濟學家朱超平稱,中共力圖在兩會期間維護金融穩定的形象,此為人民幣近期上揚的主要原因。

上海一家本地中型銀行的外匯交易員表示,過去兩周,人行通過中間價持續引導人民幣走高,3月14日(周一)稍作休整。

據他透露,人行每日通過其代理銀行在市場上購買人民幣,以消除人民幣的下行壓力。這些代理銀行通常是國內大型商業銀行。

此前,中國經濟增長疲弱和資本迅速外流加劇了人民幣的貶值預期,人民幣一度貶值1.5%,最近的漲勢使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與年初大致持平。

不過,報道認為,人民幣最近的大漲主要受政治因素推動,對人民幣近期漲勢能維持多久的疑問依舊存在。

朱超平認為,如果中共未能提振經濟增長,人民幣未來肯定會面臨貶值壓力,特別是臨近今年年底的時候。

今年頭兩個月,中國工業和零售業表現弱於預期,需求低迷和產能過剩的問題繼續困擾中國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