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爆發沙士疫情時,《大紀元時報》率先報道了與大陸民眾性命攸關的真相。(Getty Images)
2003年爆發沙士疫情時,《大紀元時報》率先報道了與大陸民眾性命攸關的真相。(Getty Images)
2003年23條立法引發50萬港人七一上街。《大紀元時報》發揮全球平台的影響力,喚起全球華人以至國際社會對香港的關注,贏得讚譽。(Getty Images)
2003年23條立法引發50萬港人七一上街。《大紀元時報》發揮全球平台的影響力,喚起全球華人以至國際社會對香港的關注,贏得讚譽。(Getty Images)
相關文章

《大紀元時報》從2001年開辦到現在已經有十五年時間了。

十五年間,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到今天分社遍及全球。從一個籍籍無名的媒體,成長到今天,《大紀元》取得了很大的進展,但路走得不容易。

而香港分社的《大紀元時報》,是大紀元集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唯一的分社。過去十多年來,香港大紀元在傳播民主自由理念,揭露專制體制弊端,以及在維護民眾公民權利方面,起到了其它新聞媒體無法比擬的作用。

《大紀元時報》也是一份真正撐香港自由的報紙。在中國經濟規模不斷擴大的今天,香港大部份傳媒都與中國大陸拉上了各種各樣的關係,從來自中共資金的各種廣告,直到合作投資項目。許多以前自由的媒體選擇了與專制制度妥協,對中共制度之惡視而不見,或者以小罵大幫忙的方式漸行漸退。唯有《大紀元》,完全沒有來自中共的資金和其它經濟聯繫。

過去十多年,《大紀元》一直是走在維護香港自由的最前端。其它媒體不敢說的,《大紀元》都敢直截了當地明白表達。最近,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事件,對香港傳媒人形成極大的衝擊。有人不再敢講話,有人選擇逃避。但《大紀元》不怕,因為《大紀元》是嚇大的,我們會一直堅持下去。

2004年底《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發表之初,香港大紀元印刷了二十萬份報紙,加上各種特刊和專刊以及電子版本,一個星期內為數百萬份的「九評共產黨」進入中國大陸。有人統計過,前後數年間,大約有近一千萬份九評,通過各種管道進入大陸,其中大部份和香港《大紀元》有關。

大紀元集團在全世界35個國家發行8種語言的報紙,旗下報紙和雜誌超過二十種,兩千多位記者、編輯和義工日以繼夜地辛勤工作。這些人不僅僅是記者,他們也和當地的傳媒、政府以及商界領袖們維持著密切的聯絡。

記得23條立法嗎?當時,《大紀元》在全球派出記者採訪美國和歐洲國家的政府和議會,美國國會、國務院和歐洲議會以及不少歐洲國家隨後都對香港的23條立法問題發表意見和看法,對香港人爭取自由、反對23條立法幫助極大。這樣的工作,絕非其它任何香港媒體能夠做到。

最近一段時間香港發生了很多事情,包括各種各樣的暴力衝突事件,對香港社會造成了很大影響。在這個核心價值受衝擊、言論自由倒退的關鍵時刻,香港沒有後退的空間,沒有後退的機會。堅持守護普世價值與香港核心價值的《大紀元時報》,也與香港的命運相連。《大紀元》全體參與者,繼續奮勇前進

我們決定,把《大紀元時報》全面上架,2016年3月21日起在各大報攤發售,提供更廣的發行渠道,服務更廣大的市民。

我們深知,堅守勇氣、堅持獨立敢言是一條異常艱難的路。但你的一分支持,能幫助香港《大紀元》繼續茁壯發展。匯聚更大的正義力量,香港便有希望。

因此,除了大紀元所有員工的全力堅守之外,也希望過去多年來一直喜愛我們、維護我們的讀者能全力支持。

我們的堅守,需要你的支持!

香港大紀元編輯部

讓我們記住這些名字

在一個正常社會,報道事實真相是新聞工作者的天職。在中共極權下,對新聞自由的打壓卻是嚴酷無情的。但在中國大陸,仍有一群人願意堅守傳媒人的良心,為真理、正義發聲。他們雖然因此成為中共的眼中釘,仍然無畏無懼。這樣的無名英雄,在《大紀元時報》比比皆是,包括記者、編輯和作家,有四十多人遭到中共抓捕,分佈於北京、上海、廣東等多個省市。至少十多位記者和編輯被判處從3年至10年不等的重刑,另有十多名記者被勞教。其中大多是知名大學學生和青年知識份子,部份是法輪功學員。也有身在大陸的作家身陷囹圄。希望我們都能記住這些名字:

● 張玉輝,商人,2001年底被判處10年徒刑。

● 時紹平,中科院感光所碩士,2001年被判10年徒刑。

● 孟軍,清華大學電子系碩士,2001年被判刑10年。

● 黃奎,清華大學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99級博士生,2001年8月被判刑5年。

● 林洋,清華大學水利水電系94級學生,2002年11月被判刑三年半。

● 王斌,中國科學院化工冶金研究所(現名為中國科學院過程工程研究所)工學博士,被判刑3年半。

被判刑的大紀元工作人員還有,田建水、張清雲和劉梅等人,他們的具體刑期不詳。

● 赫毅,畢業於清華大學,因參與創辦「大紀元」而被勞教。 

● 秦燕,女,體育出版社記者,因參與創辦「大紀元」而被勞教。 

● 王淩,女,原中華周末報編緝,國家新聞出版署工作人員,因參與創辦 「大紀元」而被勞教。

● 專欄作家鄭貽春、張林、杜導斌,分別被判處5到12年徒刑。

● 原名張建紅的前愛琴海網站總編力虹,曾參與八九民運,2006年9月被刑事拘留,後以「煽動顛覆國 家政權罪」判刑6年。 

2007年12月31日在寧波市逝世。 

● 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因反對專制成立新民黨。在大紀元設立《民主先聲》專欄,總共出版了344期。 

2012年11月10日刊出第344期文章,11月18日被南京警方逮捕。 

次年,南京市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他10年徒刑,至今仍關押在南京監獄。 

遙遙領先的預言

《大紀元》除了大量報道中國大陸民間維權和抗暴的消息之外,對中國政局的報道也引起各界的極大關注。

2012年,中共內部一份秘密檔案不點名指,「王立軍事件」發生後,海外的《大紀元時報》「從多管道匯集內部資訊,對『薄王事件』做了最全面、最及時也是最準確的預告。」同時,《大紀元》設立專欄、刊文千餘篇,外電大多引用了《大紀元》的消息。

同年4月30日,新華社在英文網頁推出一篇沒有作者署名的評論,描述了一個現象:「很多西方主流媒體大量報道了薄熙來竊聽高層談話、參與政治內鬥等各種消息,不過,而這些消息都是(大紀元)早就報道過的了,西方正規傳統媒體反覆引用一個民間組織的獨家報道,這不是國際新聞史上一件令人吃驚的軼事嗎?」

新華社英文評論接下來說,國際社會普遍認為,薄案絕不僅僅是中共對外宣稱的那樣,只是一個毒死海伍德那麼一件小小的刑事案件。文章洩露一個事實:西方媒體在不斷從《大紀元》獲取信息,跟進報道,解讀新聞現象。《大紀元》已經成為中國問題的行家媒體。

「世界也像一面鏡子,照出我們真實的自己。如果世界是污濁的,可能需要抹淨我們的心靈;如果社會是黑暗的,或許應該點亮我們精神的慧燈。

——(《大紀元時報》創刊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