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被壓迫的人不會永遠被壓迫,他們對自由的追求終會得到體現。」 馬丁路德金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繼續審議高鐵追加撥款,在代理主席陳鑑林將逾千臨時動議減至36條的情況下,預料撥款申請將會順利通過。較早前工黨議員何秀蘭在電台表示,他們會就一地兩檢等重大問題提出質詢,但已準備接受不能阻止撥款被通過的結果。但如高鐵通車時問題仍未得到合理解決,相關官員便需負上責任。她的說法充份反映到主流民主派已走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既無心、也無力,令人失望。

2012年南丫島海難導致39人死亡、多人受傷,去年兩名肇事船長被判監,最近也有一名海事處職員被判罪成入獄,其他極可能需負責的高官相信已可安枕無憂。今時今日的特區政府,還需要為甚麼負責?

很多港人都十分清楚,高鐵通車後如實施一地兩檢,使大陸執法人員可以在港執法,會嚴重破壞一國兩制,但奇怪的是,整個社會對事情的反應冷淡得令人心寒。各民主黨派也沒有試圖動員社會人士,向政府施加壓力,務求先解決一地兩檢的問題後,才通過撥款。

事情真相是港人已對堅持多年的和平抗爭失去信心,他們再不想浪費時間做一些沒有結果的事。主流民主派也心知肚明,他們動員群眾的能力已大不如前,除非他們能在這次撥款申請打出漂亮的一仗,他們的政治前景極不樂觀。置諸死地而後生,假如他們再不懂得好好把握這機會,就要承擔必然的後果。

中共政權專橫無理、目中無人,強要港人甚麼重新認識基本法,港人對一國兩制已不抱任何幻想。很多人已準備移民外國,不甘心或沒有條件離開的人,憤怒程度已達到極限。

年初一事件後,港警大舉逮捕涉案人士,可能會收到短期的震懾效果。但埋藏在港人心裏的憤怒,好像一個半睡的火山,一點星星之火,就可引致一場大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