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有一年,宋朝神武大將軍錢惟演,在洛陽修建了一座驛舍。竣工之日,宴請歐陽修和當時的著名學者謝希深、尹師魯三人,請他們各為新驛舍寫篇記文。


兩天後,三位學士都把文章送來了,謝希深寫了五百字,歐陽修寫了近六百字,而尹師魯只寫了三百八十餘字。經過比較評選,一致認為尹師魯的記文,不僅字句精練,文采燦然,且敘事完整,結構嚴謹,是三篇文章中的上乘。

歐陽修十分欽佩尹師魯錘字煉句的功夫,當天就帶著酒,去登門拜訪尹學士,向他求教。尹師魯見歐陽修謙恭誠懇,便與他徹夜長談。告訴他說:「自古以來的短章聖手,無不刻意煉字、煉句、煉意。煉字如縮龍成寸,凝水成霜,使平字見奇,陳字見新,樸字見色。唐朝大詩人劉禹錫的〈陋室銘〉只有八十一個字,卻言簡意賅,字字珠璣。」歐陽修聽得連連點頭。

歐陽修回家後,重新揮筆為錢惟演寫了一篇《驛舍記盛》,結果比尹師魯的那篇記文,還少二十個字,文章也十分精采。

【附言】這篇短文的價值很高,蘊涵量很大。誰想寫一筆好文章,請從此始;誰想做個好作家,亦請從此始!

(據清代《淵鑒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