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年後開春以來,證監會易主的股市沒牛,房市卻牛了。這些天媒體上有關上海北京等一線城市房價脫韁的新聞鋪天蓋地,看得人心驚。其中「A股四成公司一年利潤買不起一套房」的消息駭人,連上市公司都買不起房,遑論一般民眾。這讓去年底預測今年房價還將繼續上漲的任志強再次言中。眾所周知,任志強是業內對房價始終如一的唱高者,對於需求者而言,感情上非常討厭他,但心裏其實認同也明白房價是回不去了。

媒體報道,以上海為例,靜安區或是黃浦江邊,一平方米10萬元(人民幣)以上單價的住房處處可見,價格超過千萬的已經佔了半數,大三房早就超過1,500萬元,截至目前,一戶房1,000萬元已成「起步價」。難怪一些獲利不佳的上市公司無力消受,受薪階層的負擔更可想而知。

雖然如此,但一線城市的高房價可不是有行無市,而是非常火爆,尤其上海房價出現「日行情」,賣房的開價一天三漲,買房的還沒完成過戶手續,賬面已賺數十萬,甚至有「裹被子漏夜排隊搶房」的現象。這些看起來更像是營銷的新聞,傳遞了出手買的就現賺,不出手的以後就更買不起的恐慌,某種程度也是在助燃高房價。

房價飆高,當然苦了買房者,本來就買不起的可能更加絕緣,有能力的人相對也會很吃力。那對房地產商來說,在一片漲聲中同樣如人飲水,一線城市的可以待價而沽,二三線城市的,投資、自住等所有需求加起來都難以消化庫存,四線城市的更不用說,繼續鬼城。儘管近期利多政策主要集中在二三線城市,但除非一線城市已臻絕對飽和,否則增量很難溢向非一線城市。

以市場基本的供需法則來說,中外皆然,人口蜂擁的一線城市,寸土寸金,房價上行容易下行難,即使價格會因經濟因素或景氣循環而有所來回,但每一次回落是歷經了之前的一波拔高,同時門檻逐次被墊高,因而高房價的所謂下跌,充其量只是漲幅收窄。

不過,中國住房市場和國外市場還是有所區別,除了性價比和住房品質之外,現在老百姓明白的本質區別是,同樣都要背負沉重貸款,但國外是永久的房屋與土地所有權,屋主可以代代相傳下去,或高興送給誰都可以,中國大陸只有70年的使用權。國外是房地產商與消費者的雙邊關係,銀貨兩訖、產權清楚,中國大陸房市是三角關係,房地產商與消費者之間還有一個靠土地財政的「政府」。從這一層面來說,房價下跌,損失最大的,還不是購房者,也不是房產商,是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所以房價不能下來。現在這也是眾所周知的高房價原因,但還只是表面上的。

房市跟股市一樣,是目前製造與拉大中國社會貧富差距最主要的地方。上海352套千萬豪宅開盤當天被搶光,這房農民工買不起,但類似的高檔樓盤與豪宅,不乏魏鵬遠、谷俊山這樣的蠅虎貪官在買,對他們來講不但不貴,還是洗白賄款的管道。貪官輕鬆推升房價,而大多數的人,只能以父輩老底加上自己前半生積蓄,再預支後半生按揭去拚一戶房子。而更大多數的人,省吃儉用一生仍可能是望房價興嘆。在這當中,最昂貴的隱形成本,是生活品質的犧牲。

貧富一旦懸殊,多數人在滿足衣食溫飽的基礎之前,不會去想應該還有高於此層次的需求,例如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這也是獨裁政權想把所有人控制在餓不死、吃不飽這一層次上,既能「穩定」群眾,也不會動搖統治。房價企高就是如此,讓大多數人買不起或買得困難,人民就會拚命工作賺錢,一輩子耗在房子上或逐股市漲跌,無暇其它,也就不會去想、去追求甚麼普世價值了。

高房價真正既得利益者是獨裁政權,所以房價不能大幅下跌。房價唱跌者雖然得到需求側的掌聲,但不符實情。始終如一的唱高者任志強,雖然遭到噓聲,但說得沒錯。只是這不是精明的房地產商任志強會預言,而是中共黨員的任志強食髓知味。這也是他對房價不會下跌的根本看透卻不能說透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