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3月2日,有外媒披露,成都高校要求高級講師上交護照,出國申請時必須承諾不「洩密」。此前曾有報道稱,中共當局要求處級以上官員護照上交集中管理,以防範官員外逃。現在,這一措施擴展到高校,且臨近中共「兩會」,故受到外界的關注,並讓中南海局勢顯得更加混亂。

大陸高校副處級以上講師被要求上交護照

3月2日,自由亞洲電台報道,3月1日,海外社交網站推特上流傳一份來自微信的對話截圖,成都高校要求高級職稱的教師,上交所有的護照和旅行證件。由校方統一管理。以後出國之前,須向校方提出申請,等審批合格後方能領取出境證件。其中提到西南民族大學已經實施這項規定,其他學校馬上就要實施。

四川大學人事部門一位負責人楊女士3月2日接受採訪時稱,該校也已經實施。她說:「我們(學校)副處級以上的都交了(護照和通行證)」。她認為官方這樣做的主要目的是「加強管理」。

北京一位要求匿名的大學老師3月2日透露,北京的所有大學,從去年就已要求副處級以上的高級講師或行政人員交出護照:「副處以上的高講,都收走了,去年就收走了」。她還稱,如果申請出國,一般人不批;如果家裏有甚麼事或者孩子在外面有事,那才可以批。

網上有網民提供了一份空白申請表格,可以看到,其中承諾出國內容寫道:「本人已經了解處級幹部出境管理規定,並承諾在境外期間,不做任何有損國家尊嚴和利益的言行,保守『黨』和國家的機密,不以黨員身份和學校身份參加公開活動……回國七日內將因私護照或港澳通行證上交組織部」。申請表上還有組織部收到證件的具體日期和接受者簽名。

山東大學退休教師孫文廣從2005年起就被當局限制出境。他表示:「對官員來講,很多到外國是想逃避反腐追查;對於一些學者,怕他們出去以後亂講話或者發表一些與中共高層不一致的觀點。」

但中共官媒的報道顯示,當局要求高校副處級以上講師交出護照是為了防止官員攜款外逃,但是,從申請取回護照及旅行證件的表格上看到,當局主要還是防範意識形態領域。

當局曾要求處級以上官員上交護照集中管理

2015年6月19日,陸媒《新京報》曾報道,北京通州區科級及以下幹部因私出國護照已全部上交,由單位集體保管;處級及以上幹部的私人護照交由中共區委組織部保管。科級事業單位主要負責人因私出國須登記備案。在懷柔區,涉密崗位人員出國備案管理也延伸到了科級。

據報道,近期中共中組部、公安部發文,要求配合反腐國際追贓工作,進一步加強官員因私出國(境)的監督管理。北京新設立的追逃辦近日也強調對「防逃」的布控,包括強化黨員、國家工作人員出入境證照的管理。

2014年8月,中共官媒《北京青年報》曾報道,北京市委組織部近期發出關於加強管理官員出國(境)通知,除嚴格規定官員因公出國外,還明確規定處級以上官員因私事出國(境)要求從嚴掌握,「一般不批准」。特殊情況需要經過嚴格程序審批,多個單位還要求處級以上官員上交因私護照,由單位進行集中管理。

上交護照措施延續到高校 「兩會」期間局勢更加混亂

3月2日,旅美中國作家、政論家陳破空在自由亞洲電台刊文稱,一場混戰之後,中南海已經「亂套」了。

文中提到,大陸知名地產商任志強近期因炮轟「官媒姓黨」,招致官媒群起圍攻。1月22日,北京市委屬下的千龍網,痛罵任自強:「一個半夜三更喜歡給領導打電話的任志強,究竟誰給了他跳出來推牆的勇氣?……妄圖通過資本控制政權,走西方憲政之路。」

文章認為,這一句話卻「罵」出了一個大秘密:任自強的後台是王岐山,敢於反腐、勇於打虎、有「當代武松」之稱的王岐山是改革派、推牆派、憲政派。

同時曝光,千龍網的後台,就是江派死黨、主管意識形態的劉雲山。於是,第二天(1月23日),王岐山就部署中紀委巡視組的工作:今年巡視32個單位,首當其衝的,就是劉雲山主管的中宣部。

文章稱,中紀委對上中宣部,王岐山對上劉雲山,這就是中南海的左右搏擊、高層的左右之爭。絕非單純的權力鬥爭,還有明晰的「路線之爭」。

有分析認為,當前的政局極為敏感,當局此次將要求處級以上官員上交護照的措施延續到高校,且時間上臨近中共「兩會」,故更受外界關注,中南海的局勢也顯得更加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