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2016年剛剛開始,習近平陣營顯然加快了步伐,開始大動江派重鎮——劉雲山掌控的中宣部。大家也許會問:為甚麼要選在這個時候呢?

「槍桿子」和「筆桿子」作為中共統治的軟硬兩手,向來是中共最高權力的爭奪之地。一般說來,誰掌握了中宣部,表明誰就掌握了主動權。但此次習江較量非常的不同尋常,習陣營幾乎把解決「筆桿子」留到了最後。

其實習陣營和江派的較量,其決戰已在2016年前結束。這裏,不是說中宣部不重要,但是,在習江鬥的較量中,中宣部的重要性卻遠遠小於「槍桿子」(國安部、武警、軍隊),甚至小於引起2015年股災的中共經濟體系。

中宣部和劉雲山在習最高權力、以及懲治腐敗機構——中紀委的雙重威懾下,幾乎沒有發揮的餘地。其對習陣營的鉗制作用,遠遠不如一般時期的「筆桿子」,更談不上主導中共輿論了。

當人們還在整天關注中宣部和劉雲山時,習陣營卻連續幾次動作,特別是在2015年,控制了金融、改組了軍隊。到如今,習陣營還提出了「習核心」,不僅表明已經完全掌控中共中央大權,而且,其權力在快速向全國各地、各機關輻射。

習陣營制住江派的殺手是中紀委和中央巡視組,打江的主要手段就是「反貪腐」,加上最近新加的「政治看齊」。而且,江派的主要力量也基本上侷限在黨內高官和一些家人。所以,取得習江鬥勝利的主要手段不在於黨的喉舌。一句話,中宣部在黨內鬥爭中,特別是這次的習江鬥中,作用並不大。

至於現在為甚麼開始大動中宣部呢?一方面,習近平已經取得了絕對的勝利,現在該是順手解決中宣部的時候了。另一方面,解決中宣部,是為「下一步的大動作」做準備。

這個「下一步的大動作」,其實是習江鬥在完成政治權力鬥爭後的必然的一步,也就是習近平將深化「反腐敗鬥爭」,徹底解決江的「悶聲大發財」理論和腐敗思想,讓江派「腐敗治國思想」成為過街鼠的地步。從而讓江澤民本人,不論從政治權力上、思想理論上、甚至於個人品格上完全破產。

這一步,靠中紀委和中央巡視組顯然是不夠了。這一次,一定要動員全國普通黨員和全國民眾。而中共的中宣部喉舌,將在習的指揮下,起到大作用了。

但是,這次深化「反腐敗鬥爭」輿論運動,也與中共歷次運動不同。就像筆者以前談到的,如果習真的是「反腐敗」一路到底,終究可能會出現一個清涼的世界,屆時的官員一定不會貪腐也不敢貪腐,可能執政黨也不會是共產黨,或者不叫共產黨。如果相反,習的「反腐敗」只是一個奪取權力的工具,那麼,這場「習江鬥」和「反腐敗」輿論運動,將在江本人被抓,或者在十九大全面確立習本人領導地位後悄悄結束,或者不了了之。這個謎底和結局,大家可能只有拭目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