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醫院「黃牛黨」(或稱「號販子」)一直都是看病難的大陸民眾的痛。繼北京廣安門醫院外一女子怒斥「黃牛黨」後,上海最近又被曝光醫院保安、醫生與「黃牛黨」內外勾結,形成一條層層相扣的利益鏈。

上海媒體2月28日報道,上海瑞金醫院的保安員「兼職」為「黃牛黨」拉生意,而且更曝光醫院內的醫生亦與「黃牛黨」內外勾結。報道引述一名「黃牛黨」指每名醫生都是「明碼實價」。該名「黃牛黨」還舉例指一名醫生的預約已經要排到3月,因此沒有即日的掛號籌,是無法找到該名醫生診治的。

當陸媒記者表示要買籌時,保安員便引領記者到一名手持多張掛號籌的「黃牛黨」買籌。當被問到為何不管「黃牛黨」販賣掛號籌,該名保安員直言:「我們(與「黃牛黨」)統一行動。」

「黃牛黨」甚至利用手機APP直接跟特定醫生做交易,連掛號都不用直接安排患者插隊看病。記者最後發現這名醫生一天明定看30個病人,但是實際透過「黃牛黨」或 APP收費可以加看到100人,猖狂的掛號「黃牛黨」產業鏈連醫生都有份。

一名「黃牛黨」表示,除了掛號籌、插隊,還可以幫忙解決住院問題:「甚麼都行,只要出錢都行。」她表示所收的錢,她只得小部份,換言之,絕大部份的收入都可能落到了醫生、保安等其他得益者手上。

為何「黃牛黨」屢禁不止

《華商報》的一篇評論稱,這些處於一線的「黃牛黨」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他們圍繞專家掛號已經形成了利益鏈條。

時事評論員李靖宇表示,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地方,用不法手段取得掛號號碼,哄抬掛號價格,耽誤他人病情,視人命如草芥,這已經不是正常有良知的人能做得出來的事情。

許多中國人從小看到的多是恃強凌弱的場面,霸凌者非但沒有得到懲罰,反而常常獲得大家的「尊敬」;這樣的孩子長大以後也會想要變成「強者」,極端者最後就成了黑社會流氓,或者現在看到的這種醫院掛號「黃牛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