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凌晨4點開車出門,鴉雀無聲、萬籟俱寂。我在三叉路口的紅綠燈前,等候通行的號誌亮起…… 60秒的停駐時間,「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念天地之悠悠,頗有「眾人皆睡我獨醒」的況味。

沉思中,突然,同向一部尾端吊掛拖車、滿載物品的電單車疾駛而去,可能是趕赴早市為生意做準備吧?!接著,逆向一身勁裝的騎士,風馳電掣地飛奔而來,是否夜班剛剛結束,急著返回溫暖的家?!他們無所顧忌、急如星火地闖蕩,讓我有些擔心,希望一切平安、順遂。

相較之下,我獨自停留在凌晨時分四下無人的路口,顯得有點迂腐、不知變通。然而,支持這個想法的是:「慎獨」。在自己一人獨處的時候要特別謹慎,更進一步來說:在無人監督、管理、約束之下,行為舉止也當沉著、穩重。

一 般而言,在公開場合不做壞事,比較容易;而私底下,依然不改初衷地循規蹈矩,肯定有堅定的信念在其中了。東漢名將楊震堪稱「慎獨」的楷模。史載:縣令王密深夜去拜訪他,懷金十斤相送,並說:「暮夜無知者。」楊震厲聲反問:「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謂無知?」而一口回絕。

與「慎獨」之舉,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是蘧伯玉的「不欺暗室」。有一次,衛靈公和夫人南子在宮中夜坐,先聽到轔轔的車聲,到宮門時卻消失,過一會兒,車聲又響起。衛靈公問夫人:「妳知道剛才過去的人是誰嗎?」夫人說:「應該是蘧伯玉。」靈公問:「何以見得呢?」

南子說:「君子非常注意生活細節,車走到宮門口時沒聲音,那是車主讓車夫下車,用手扶著車轅慢行,以免聲響打擾國君。忠臣、孝子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信誓旦旦,也不會因在黑暗之中沒人看見而改變操守。德智兼備、敬事不苟者,一定是他。」靈公派人察看,果然無誤。

楊震和蘧伯玉,他們「慎獨」、「不欺暗室」光明磊落的風範,展現出謙謙君子「不欺自心」的修養與境界。而凌晨執勤中的紅綠燈,何嘗不是一個「不欺自心」的警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