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目前,中國經濟增長動能進一步衰減,中共當局不得不進一步放鬆信貸以提振經濟增長。

《華爾街日報》3月1日報道,2月29日(周一)晚間,人行下調商業銀行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預計釋放人民幣7,000億元(約合1,070億美元)流動性。

報道認為,此舉標誌著人行立場與兩個月前相比發生逆轉。此前,人行拒絕使用此類大力度寬鬆工具,擔心這可能會導致人民幣走軟。

此舉再度使外界吃驚。在不久前結束的20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峰會上,北京當局保證不會刻意推動人民幣貶值。

人行如此快速轉變態度,顯示人行可能陷入兩難困境,既需要繼續放鬆信貸提振經濟增長,也要維持人民幣穩定,而這兩者似乎是相互矛盾的目標。

報導引述接近人行的一名官員的話稱,不斷加劇的流動性短缺對整個金融體系的穩定構成威脅,已經取代人民幣匯率穩定成為人行最大的擔憂。

景順(Invesco Ltd.)首席策略師兼多部門主管瓦爾德納(Rob Waldner)表示,對市場投資者來說,這項舉措顯得突然。而中國銀行系統的資金短缺反映了更普遍的壓力,單靠調整貨幣工具不太可能解決。

人民幣繼續承壓

康奈爾大學教授、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國區主管普拉薩德(Eswar Prasad)表示,降準預示著人民幣市場可能出現進一步的波動。

下調準備金率可能刺激銀行放貸,這會使人民幣供應量上升,人民幣因此會繼續承壓。

隨著中國經濟放緩,越來越多的企業和個人正設法將資金轉移出中國,對人民幣構成貶值壓力。分析師和經濟學家表示,這意味著人行可能需要持續干預外匯市場,以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在一定範圍之內。

但是,干預措施不僅會減弱貨幣寬鬆政策的預期效果,還導致市場流動性收緊。

大華繼顯(UOB Kay Hian Holdings Ltd.)經濟學家朱超平稱,人行面臨的困局在於,如果繼續干預匯率,會有更多資金被抽出金融系統,逼迫人行進一步放鬆政策,進而給人民幣帶來更多貶值壓力。

中國資本外流急劇增加是造成最近現金緊張的很大一部份原因。作為衡量資本外流的一項指標,中國外匯儲備1月份銳減995億美元至3.23萬億美元。

資產泡沫加劇

放鬆信貸將加劇資產泡沫,特別是目前中國正尋求解決諸多行業產能過剩問題之際。深圳、上海和北京等一線城市的房價近幾個月大幅上漲,引起外界擔憂。

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 S.A.)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陳興動稱,儘管放鬆政策的傾向加劇,但近期出台的政策尚未對實體經濟造成重大影響。

經濟學家李迅雷認為,人行此次降准意味著政府將把今年M2增速定在13%,只有保持這樣的增速才不致引發債務鏈斷裂風險。

然而,中國經濟目前是槓桿上加槓桿,泡沫下造泡沫,債務上增加債務。市場大部份人士對一、二線城市房價大漲擔憂,對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優惠政策恐懼,中國版次貸危機或許就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