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2月29日,人行宣佈,自2016年3月1日起,普遍下調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根據人行數據以進行的估算顯示,此舉將向中國金融體系釋放約6900億元人民幣(合1060億美元)。這是人行時隔四個月的再次降准。

人行在過去一年裏已經累計降准2個百分點。此次對大銀行下調至17%,回到了2007年中期的水平;中小型銀行的存款準備金率降至15%。

英國《金融時報》3月1日報道認為,此舉是人行放鬆貨幣政策以提振經濟,不過,兩天前結束的20國集團(G20)就過於依賴央行驅動全球經濟增長發出了警告。

牛津經濟(Oxford Economics)的高路易(Louis Kuijs)2月29日寫道:「(降准)的目的顯然是支持經濟,目前增長面臨的下行壓力仍然很大,不確定性居高不下。」這似乎表明,增長對中共政策制定者來說仍是關鍵。

分析師們表示,此舉可能還旨在抵消近幾個月大量資本外流對貨幣供應量的影響,並提振投資者對中國股市的信心,而年內仍有持續降準可期。

勉強抵補基礎貨幣缺口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此番降准主要是出於對沖外匯佔款下降,絕非高位放水。」

民生證券固收研究組負責人李奇霖表示,外匯佔款持續收縮,本周公開市場操作到期9300億元,降准釋放的流動性勉強抵補基礎貨幣缺口。

招商銀行資產管理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分析認為,貨幣政策對流動性的支持只是起到緩衝器和爭取時間的作用,「經濟前景歸根結底仍有賴於更多改革措施的推出。」

他認為,對於近期大幅波動的資本市場而言,有機會短期企穩,但股市的根本性好轉需要實體經濟盈利能力的根本性改善。

人民幣或承壓

《金融時報》報道,經濟學家們警告,人行決定下調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可能使人民幣受到進一步下行壓力。

人行降準消息公佈之後,在岸人民幣匯率(CNY)和離岸人民幣(CNH)迅速貶值。在岸人民幣匯率(CNY)從6.5479迅速貶值近70個基點至6.5539。

經濟學者徐瑾3月1日發表在《金融時報》上的文章寫到,人行此前對是否大舉寬鬆,一直面臨保匯率和還是保增長的「兩難」思考:一旦寬鬆,人民幣匯率會面臨壓力,這是811匯改以來中國經濟的最大難點。而中國新年以來,美元走低,人民幣匯率走強,似乎給了人行難得的行動空間。

《華爾街日報》2月29日報道,2月27日結束的20國集團會議讓主要貿易夥伴國對中國不會讓人民幣大幅貶值的承諾有了更多信心,但要取信於投資者,難度可能更大。

報道稱,中國經濟增速已降至25年來最低水平,最近幾周全球市場對中共可能讓人民幣大幅貶值的擔憂有所升溫。

G20公報公報重申,成員國承諾將克制利用本幣貶值來獲得競爭優勢,這表明G20內部仍對中國心存顧慮,而投資者有更充份的保持謹慎的理由。

中共在政策溝通方面雖然作出努力,但沒有人認為中共向外界透露了新的信息來解釋其如何在諸多經濟挑戰面前避免一場危機或貨幣災難。

對中共如何管理人民幣匯率的問題,本次G20會議沒有給出明確答案。

外匯儲備的消耗則可能最終超過其他擔憂。北京研究公司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董事總經理葛藝豪(Arthur Kroeber)稱,如果外匯儲備繼續減少,不知中共將如何擺脫眼前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