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本周五(26日)至本周六(27日)在上海召開,如何應對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以及由此產生的全球市場動盪現狀為會議主要議題。

彭博新聞社2月24日報道,美國財長傑克·盧(Jack Lew)表示,G20會議不會產生應對全球市場波動的緊急政策。他呼籲各國推出更多措施刺激需求,而不是採取不公平的貨幣政策。

盧對彭博表示,在許多情況下,實體經濟的表現好於金融市場的感知。「現在不是危機時刻,不要指望在非危機環境出現危機回應。」

對於中共的貨幣政策,盧表示,人民幣估值過高還是過低並不總能得到一個簡單的答案,中共必須允許人民幣在市場中自由升貶。

他說:「當人民幣有升值壓力時,人民幣就必須升值。當人民幣存在貶值壓力時,我們不能因為它貶值而抱怨。」

他認為中共的貨幣政策缺乏溝通,這讓投資者很難理解中共的政策制定者想達成甚麼。

傑克·盧在2月24日(周四),已經抵達上海,並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要求中共方面承諾不會讓人民幣大幅貶值。

IMF: G20國家應採取大膽行動

英國《金融時報》2月25日報道,正當G20財長和央行行長峰會即將舉行之際,2月24日(周三),IMF在一份情況簡報中警告G20與會者,全球經濟復甦脫軌的風險較高,在負面衝擊面前十分脆弱。新興經濟體內部壓力不斷上升,發展中世界的產油國面臨日益嚴峻的形勢,其中不少國家的財政緩衝已經消耗殆盡。這需要大膽的多邊行動來提振增長和遏制風險。

英媒報道稱,這凸顯該組織擔憂全球市場動盪正開始損害實體經濟。

中國將是問題焦點

據英媒報道,預計G20上海會議很大一部份關注點將集中到中國身上。主要是北京當局受到壓力,要求其在匯率改革問題上更加透明,並向世界保證,他們無意借助人民幣貶值來刺激經濟增長。但中共在最近幾天拒絕了有關G20就匯率和增長達成協調計劃——類似於1985年《廣場協議》(Plaza Accord)——的構想。

人行行長周小川表示外匯儲備充裕,人民幣沒有持續貶值基礎,中國外匯儲備充足,同時中共不需要加強資本管制。

牛津大學中國中心研究員喬治·馬格努斯2月24日在《金融時報》撰文表示,周小川的言論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安撫市場的作用,但問題是中國正面臨「三元悖論」難題。

他認為,中共很快就將被迫在人民幣和資本管理制度中二選一:如果中國堅持放開資本賬戶,它將不得不允許人民幣急劇貶值或者自由浮動。如果中共選擇保人民幣匯率相對穩定,它將很可能不得不對外幣業務進行更嚴格的管制。

最近幾周,中共加強資本管制的傾向非常明顯。外匯業務管制已經收緊。銀行在外匯交易方面面臨新的限制;資金出境業務受到更嚴格的檢閱。

市場自由化或推動政治變革

日本經濟新聞編輯委員吉田忠則在2015年11月12日撰文認為,中共的金融制度改革的進展已經使中國面臨一個未知的世界。

資本移動的自由化不斷推進,將最終使資金的跨境自由流動難以通過數量進行控制,人民幣匯率的自由化可能需要提上議事日程。而從數量調控轉向利率調控的貨幣政策調整是不可逆轉的進程。

他認為,這是中國開放經濟、走向國際化的必然結果:中共的強權將在席捲全世界的資金激流中不堪一擊,加速市場化的一系列改革或將通過政府職能的調整,終有一天會推動中國政治體制的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