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除城市中小區圍牆,與中國城市居民的生活密切相關。文件發佈後,人們直接會想到諸多問題,比如沒有圍牆,物業怎麼管理?陌生人隨意進出怎麼辦?住宅區內的公共空間屬於全體業主,其私利怎麼保障等等。

大陸官方對此作出了回應和解讀。比如,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綜合交通院發展合作部主任李德芬認為:打破封閉小區的根本目的是為打破大地塊、大路網格局,形成有利於服務業發展、有利於人們出行的城市發展形態;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副院長楊保軍的解讀是:封閉小區是農耕文明的理念,一個個樓盤都是一個個小的獨立王國,彼此不共聯,公共服務設施不共享。但是現在的城市應該是開放的,以公共活動、公共空間作為特徵。

此外,還有一種觀點認為,在絕大多數西方國家或地區,紐約、東京等,住宅樓都是直接朝著大街或小巷,保安坐在大堂裏;居民區都是沒有圍牆的街區制;有圍牆的,通常是極少數超級豪宅。因此,拆除住宅圍牆,是中國與現代世界和國際接軌的舉措。

質疑的聲音

拆除城市住宅圍牆的通告一發出,就受到外界和民眾的質疑。

民眾對中共當局長期以來以行政規定取代法律十分不滿,這次也不例外。民眾質疑,強行拆除小區圍牆,將道路充公,是否違背現行《物權法》和《合同法》。因此,有人稱:單位大院該打開,因為單位大院的產權屬於單位,而非業主。但住宅小區應否開放,決定權在於全體業主,而不是政府。按照《物權法》的規定,小區內部的產權歸全體業主所有,其物業管理方式,由業主大會決定,政府無權干預。鑑於目前的社會治安狀況,封閉比開放好。

此外,民眾對拆除圍牆後的安全問題顧慮重重。有人反饋:我住所地的片警一直都希望每家裝防盜窗,一樓住戶儘量封樓梯間,這些舉措對於降低發案率立竿見影。如果將來小區真強迫變成街區,治安壓力相信一定會上升。如此,這至少是警隊不願意看到的效果,對業主沒好處,對物業公司更是大利空。

封閉社區由來

中國從城市到鄉村,特別是在城市,從政府機關到各種學校,大都有圍牆。這與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國改革開放之後,城市人口迅速增加帶來城市治安問題有關。各單位把住宅區用圍牆封閉以便於維護治安和管理。

但是,在中國城市大搞封閉式社區,進入對全民全方位監控,卻是這十幾年的事情,也就是江澤民集團控制中國社會的時期。江澤民掌權時期,在中國城市大搞封閉式社區,對全民實行網絡化監控。江時代幾乎所有的民眾,包括各級中共官員,其實都被當作囚犯對待和管控。

封閉社區只是中共江澤民集團對全民全方位監控的一部份內容,其它手段還有如下的大工程。

「金盾工程」

「金盾工程」,也叫「全國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是中共江澤民集團秘密建立的一個龐大的網絡監控項目。該工程包括一個綜合的、多層的、包括網絡各個環節的封鎖和監視系統,涉及技術(電信與網絡服務提供商)、行政、公安、國安、宣傳等很多部門的系統工程,關鍵是一個網絡封鎖與監視系統,可以用來看、聽,及「思維」。總體工程規劃5年內完成,分兩期建設。

據官媒報道,2003年9月啟動「金盾工程」以來,中共公安部門已經把中國大陸96%的人口資訊輸入到其資料庫中。3年後,一期工程已經完成了全國公安一、二、三級主幹網和接入網。這個網絡已經覆蓋了各級公安機關。參與工程建設的有中國清華大學和美國、英國、以色列等國的高科技公司。其中,美國的思科公司為中國提供了大量的硬件設備,該公司也因此受到美國國會一些議員以及輿論的批評。

中共江澤民集團1999年7月20日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叫囂3個月「消滅」法輪功。在迫害開始後,江澤民兒子江綿恆封鎖互聯網不斷加大力度,他所主持的「金盾工程」前期投資就是8億美元,為的就是不讓大陸網民得到任何有關民主、人權、自由,特別是法輪功的海外資訊。

「大情報」工程

2006年,中共公安部對「金盾工程」驗收,繼而轉為規模更大的「大情報」工程。

中共情報收集的絕密工程,即代號為「大情報」的絕密工程,從2004年開始實施,由周永康主導的中共公安部實施,可監控13億國民,其監控手段和方式內容令人震驚。

據稱,「大情報」系統建成後,能夠在12分鐘內將全國13億人查一遍,在4分鐘內將全國在逃人員查一遍,在3分半鐘內將全國駕駛員全部查一遍;這個建立在所有主幹警種之上的平台,將人口、監聽、外事信息融入,還包括消費、低保、房產、財產信息。中共公安部對7類重點人員進行分類搜索不超過2分鐘,把所有信息彙集一遍不會超過40秒,甚至可以對所謂重點人口GPS定位。

薄熙來、王立軍倒台後,大陸《財經》雜誌曾報道,薄王掌控重慶時,耗資200多億元人民幣,建設一個號稱「世界上最先進」的監控系統,該系統有50萬個錄像頭,遍佈全市各區、各單位機構、街道居委會、生活小區等,聲稱重慶市每個角落都在監控之中。

同時,王立軍還親自出馬聘請全國頂尖專家技術團隊,研發一套用於監控行動電話和互聯網的安全系統,號稱可以跟蹤監視全市乃至全國的行動電話互聯網信息。王立軍曾為到訪高官當面展示這套監控系統:輸入監控目標的名字或行動電話號碼,目標對象的個人信息、有關情況乃至當時所在方位、行蹤等,一覽無餘。

中共「大情報」工程有以下幾個特點:

一、監控內容廣泛,監控不擇手段,而且不告知國民,肆意秘密進行。迄今為止,公安部門主導的這個龐大的監控工程,涉及公民私隱,但沒有任何法律授權,只是公安部認為「業務需要」而定,用的是公帑和納稅人的錢,全國幾百個大、中城市,每個城市都是數以億計投資。

二、監控、收集、使用不受約束。中共的「大情報」對公民監控,卻不需任何手續,甚至坐在監控中心,也可把公民生活資訊隨意查看。

三、利用監控的內容迫害公民。此前有人被捕,公安出示已經刪除的skype聊天內容做「證據」等。

拆除住宅圍牆的真實原因

中國城市小區住宅圍牆將要拆除的真實原因,與現在的政治和社會背景密切相關。

一方面,全球一體化造成中國社會與世界緊密相連。中國社會在政治、經濟等多方面都不斷與國際社會接軌,這也是世界發展的潮流,中國城市社區圍牆拆除,也是在這種潮流下中共當局被迫作出的變化。

另外一方面,由於中共高層內部激烈的政治博弈,江澤民主政時期的政策正在不斷地被否定。在拆除城市圍牆措施表面的背後,與中共高層內部的博弈密切相關,這同時牽扯到中共對中國社會和民眾的監控的問題。從某種程度上說,特別是江澤民時期做大的對中國民眾的嚴密監控體制,也已經到了難以為繼的地步,拆除住宅圍牆,就是中共政權這種力不從心狀態的表現。

從根本上講,中共內部的分裂造成中共整體正在走向滅亡。這一點,也越來越多地體現在中國社會表面,中共政權正在逐漸失去對中國社會和中國民眾的控制,中國民眾也逐漸在思想上和行動上拋棄中共的束縛和管控。中國正在走向一個沒有共產黨的社會,這也是天意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