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周恩來一生中所犯下的罪惡,不僅僅是早年的殺人無數。中共在建政之後,出賣了大量的中國領土,周恩來就是具體操盤手;上個世紀的三年大飢荒期間,幾千萬中國民眾被餓死,周恩來也是主要責任人之一。

與蘇聯簽訂賣國條約

《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是中共與蘇聯於1950年2月14日簽定的條約,條約由周恩來和蘇聯外長安.揚.維辛斯基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簽署。條約的主要內容共有六條,其中包括承認外蒙古獨立的事實。就連毛澤東後來也稱簽定此條約是「喪權辱國」。

從元朝以來的600多年間,外蒙古一直在中國的版圖之內。但在上個世紀,蘇共與中共勾結將外蒙古從中國分裂出去,使得中國失去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

1921年5月25日,蘇聯紅軍佔領外蒙古,並於7月11日扶植起一個親蘇的傀儡政府,這一天也成為後來的蒙古人民共和國的國慶日。此後蘇共又在外蒙古長期大量駐軍,直到1991年蘇聯解體前的70年間,蘇軍從沒離開過外蒙古。

1941年4月,蘇共與侵華的日本軍政府簽訂互不侵犯友好條約,在該條約中,日本承認外蒙古的獨立;蘇共則承認偽滿洲國。

中共1949年10月1日在中國建立偽政權,10月16日,中共正式宣佈與蒙古建立外交關係,承認外蒙古的獨立,而在當時與之建交的除中共外就只有蘇聯。此時的中共放棄了向蘇俄索要外蒙古的權利。

1950年10月,周恩來代表中共政權到外蒙古主持主權移交儀式,並於當年與外蒙古交換地圖,正式勘定雙方邊界。從此,外蒙古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從中國的版圖中消失。

在周恩來與蘇聯簽訂《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這個賣國條約中,其中唐努烏梁海在外蒙古的北邊,土地面積相當於香港的154倍,台灣的4.7倍。在條約附件《補充協定》中,把新疆和東北劃為「蘇俄的勢力範圍和殖民地」。

經周恩來之手出賣的中國領土計:外蒙古,154萬平方公里;唐努烏梁海,17萬平方公里;新疆,160萬平方公里;中國東北,100萬平方公里。合計共431萬平方公里。這431萬平方公里,相當於近半個中國的領土,也相當於3,904個香港面積,119個台灣的面積。

需要說明的是,周恩來與蘇聯簽訂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這個賣國條約,有效期為30年,60年代起,中蘇兩國關係惡化,該條約名存實亡,期滿後沒有再延長。但是,在二十世紀末江澤民掌權之後,從周恩來手中接棒,又與俄羅斯簽訂了與此相關的一系列賣國條約。

否認釣魚島歸屬中國

周恩來否認釣魚島歸屬中國版圖。1958年3月26日,《人民日報》在發表的社論中提到:周恩來早在1951年8月15日的「關於美英對日和約草案及舊金山會議的聲明」中就曾表示:包括琉球群島和小笠原群島等在內的「這些島嶼,在過去的任何國際協定中,均未被規定脫離過日本」。其中提到的「琉球群島」,就包括今天令中日雙方爭端頻出的釣魚島。

向緬甸出賣土地

1957年,周恩來與緬甸總理吳努會談時表示,承認當年由英國所劃定但原不被中國承認的中緬國界線,即英人所劃的中印麥克馬洪線的緬甸段。三年後中共與緬甸簽署邊界條約,僅收回片馬,江心坡則一筆勾銷,同時並將江心坡以西與印度阿薩姆省接壤的中國藩屬——孟養土司控制的大片土地一併慷慨地送給了緬甸。

這兩片土地相加比台灣還要大一倍,是中共上台後一次性出賣的最大面積國土。1960年的中緬邊界條約第二條稱,「鑒於中緬兩國的平等友好關係,雙方決定廢除緬甸對屬於中國的孟卯三角地(南坎指定區)所保持的「永租權關係」,考慮到緬甸的實際需要,中國方面把這個地區移交給緬甸,成為緬甸聯邦領土的一部份。」一塊主權屬於中國毫無爭議的國土南坎竟如此以它國的「實際需要」為由,輕易斷送。

周恩來最早發動「大躍進」

歷史上把1958年到1960年稱為「大躍進」年代。這三年「大躍進」引起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大饑荒,至少四千萬中國民眾被餓死。中共把三年大饑荒叫做「三年自然災害」或「三年困難時期」,把責任推給「天災」。

但實際上那三年風調雨順,大規模嚴重的洪水、乾旱、颶風、海嘯、地震、霜、凍、雹、蝗災等自然災害一次也沒有發生,「大躍進」完全是一場徹底的「人禍」。

而這場奪走了幾千萬人性命的人禍是由周恩來發動的。

最早提出「躍進」一詞的是周恩來。1957年6月23日,周恩來在人大作了一篇報告,他在報告中批駁了右派對1956年中國經濟「全面冒進」的攻擊,同時充份肯定了1956年中國經濟是「躍進的步驟」、「躍進的發展」。應該說這是最早使用「躍進」這個詞的。但許多人還以為是1957年11月13日《人民日報》一篇社論最早提出「躍進」一詞。

1958年5月25日,彭真將這篇社論送給毛澤東看;5月26日,彭真又把比這篇社論早140多天的周恩來上述報告送給毛澤東。這個事實說明,「大躍進」這個提法最早是周恩來提出的。

將「大躍進」數量指標化的也是周恩來。1959年8月26日,周恩來在人大常委會上提出:工業每年增長,超過20%以上是「躍進」,超過25%是「大躍進」,超過30%以上是「特大躍進」;農業每年超過10%是「躍進」,超過15%是「大躍進」,超過20%是「特大躍進」。

大飢荒期間無償外援

據香港文化藝術出版社新書《面具後面的周恩來》所載的知情者回憶錄揭示,在「三年大飢荒」期間,周恩來向蘇聯及其東歐衛星國廉價出口糧食474萬噸、向匈牙利贈送3,000億盧布的貨物、350萬英鎊現款,向東德贈送5,000億盧布的食品。

在安徽農村「易子而食」的年月,周恩來寧可將食品爛在倉庫也不准開倉濟貧。

他還無償的援助越南200億美元、阿爾巴尼亞100億,加上對羅馬尼亞、柬埔寨、古巴、坦桑尼亞、巴勒斯坦等國的「支援世界革命」的巨額費用,外援總額達到國民生產總值的6.92%。

中國大陸的媒體此前經常津津樂道周恩來與茅台酒的所謂趣聞,茅台酒作為中國的佳釀也經常出現在周恩來外交場合招待外賓的餐桌上。但是,在1960年,國內大饑荒期間,發生了人相食的慘劇。茅台酒廠因為沒有糧食釀酒,周恩來聞訊,特批2,200噸糧食給茅台酒廠釀酒。

此期間,雖然中國大陸有數千萬人餓死,但茅台酒廠1959年到1961年的產量並沒有減少。在1959~1961年大饑荒時期,茅台酒合計產量2,079噸,出口139.86噸,1,939噸中國大陸自用,用糧合計1.13萬噸。

用糧食換黃金

1959年10月6日,周恩來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偉大的十年》,文中大肆吹捧經濟一片大好,如稱,1958年是工農業生產特大躍進的一年,工業總產值比1957年增長了66%。調整後的1959年工業指標比1958年工業總產值仍然高出25.6%,顯然,這是在特大躍進的基礎上繼續大躍進。

周恩來對於各地大量死人和農民缺糧完全知情,僅從1960年6月到1962年9月,根據不完全統計,周恩來就糧食問題談話就多達115次,在總理辦公室退給糧食部辦公廳的現在仍然保存的32張報表中,周恩來的筆跡有994處。

楊繼繩在《墓碑》一書中記載,地方官員根據1959年3月頒佈的《關於制止農村勞動力盲目外流的緊急通知》,制止百姓逃荒,公然將農民困在家中餓死。而此文件正是周恩來根據鄭州會議精神親手改寫制定。

正當各地大量餓死人的情況下,周恩來決定要以糧食換黃金,而且就在死人最嚴重的1960年開始。當事人回憶說:1960年,中國財政赤字已經高達80億元,但為保證最低限度的國計民生的需要,還必須從國外進口大量小麥。在嚴重危機面前,如果在國際市場拋售黃金,以解決外匯緊缺問題,也不是不可以的,但周恩來不贊成這樣做。

在周恩來直接過問下,中國不僅沒有賣黃金,而且還利用金價比較便宜的機會,每年買進超過10萬兩黃金。年年買進,一直買到1970年。這些黃金都是用專機運回國內的。一兩是1.613安士,當時黃金價格是一安士約為40美元,當時匯率為一美元對2.4618元人民幣,糧食價格大米約為0.2元人民幣每公斤,10萬兩黃金就需要近1億公斤大米。

大飢荒時期,幾千萬人活活餓死,就是鐵石心腸的人,在看到這樣的慘狀,都可能會落淚。可是周恩來在完全了解中國民眾大規模餓死的情況下,沒有對民眾生命的任何惻隱之心,可以說民眾的生死都掌握在其手中,見死不救就與屠殺無異,周恩來為了個人權力,再次選擇了屠殺。

真實的周恩來,不是後來人們痛哭送別的「人民的好總理」,而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

周恩來下令銷毀證據

1961年,糧食部陳國棟、周伯萍和國家統計局賈啟允三人受命,讓各省填寫了一個有關糧食和人口變動的統計表,經匯總以後,全國人口減少了幾千萬。周恩來看到材料後通知周伯萍:立即銷毀,不得外傳。周伯萍等三人共同監督銷毀了材料和印刷板。事後周恩來還打電話追問周伯萍:銷毀了沒有?周伯萍回答銷毀了,周恩來才放心。

結語

周恩來早年賣身共產國際,獲取了中共高層最高權力,一直效忠共產國際,顛覆國民政府,進行恐怖活動,是不折不扣的漢奸和恐怖份子。從製造顧順章滅門案,到紅軍萬人坑事件和肅反大屠殺,都展示了周恩來的血腥殘忍本性。

在中共奪取政權後,周恩來一直用偽善的一面掩蓋其屠夫的本色。史料所揭秘的周恩來出賣國土和殘害民眾的罪惡,是其本性使然:那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和權力,不惜一切代價,即使犯下滔天罪惡,也可以坦然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