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猴年大年初二凌晨,旺角,響起兩聲槍響,槍聲出自警察,雖然是對空中鳴槍示警,但是,在面對公眾抗議事件中,香港警察開槍,這是40多年來的第一次,即使在2014年的大規模佔中運動中,也沒有發生開槍事件。 從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中共政權之後,香港一步步喪失自由、民主、人權核心價值與普世價值。

香港官員表示,旺角騷亂後醫院共接收超過130名受傷者,其中包括90多名警察、5名媒體工作人員,還有示威者。為何我熟悉的香港會變成這樣?香港回歸後逐漸被中共「染紅」,多股中共勢力在香港角力,尤其是「青關會」和中共特務滲透街頭運動後,出現暴力傾向,亂象越來越多。

梁振英定性為「暴亂」

在香港大年初二凌晨爆發的嚴重衝突中,警方向示威者噴射胡椒噴霧、向天開槍示警,示威者則以磚頭回擊,在街道燃燒雜物等。事件導火線源於食環署及警方,在過年期間向售賣熟食的無牌小販執法,並驅趕他們。一些市民及「本土派」組織成員到場聲稱保衛小販,因此與警方爆發衝突。

按香港特區法例規定,流動小販與固定攤位小販都需要領有牌照,否則禁止擺賣,但過往在新年期間,食環署執法都會較寬鬆,不少小販會在這幾天假期趁機開檔,吸引不少人潮,這成為了香港新年具有本土特色、也受市民歡迎的「新年夜市」。

事件發生後,香港警方已經逮捕了64名涉嫌與警方衝突的人士,這些人將面臨非法集會、襲警、拒捕、妨礙警員執行公務、持有攻擊性武器、在公共場所行為不檢以及參與騷亂等罪名的指控。香港特首梁振英把這場衝突定性為「暴亂」,並形容抗議者為「暴徒」。

這場被梁振英定性為「暴亂」的事件,從表面上看是香港民眾對香港社會不公、貧富差異不滿情緒的宣洩結果;但是,從深層次上看,這場騷亂也並不意外,這是此前和現在香港亂局的延續發展。香港的亂局,從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中共政權之後,就已經開始。

香港的地位和作用

香港是貨幣自由兌換的天堂,在上百年英國的管理下形成天然的經濟市場,有健全的法律和稅務制度並與國際接軌。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位居世界排名前列。香港的重要地位,使得香港成為聯繫中國大陸與國際經濟發展的紐帶,同時,香港的自由經濟市場也是中國大陸未來經濟與政治發展的範本和標桿。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對中國大陸的社會和經濟穩定至關重要。

當初鄧小平對香港實施所謂「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政策,也是因為中國大陸經濟發展模式走入死路,香港的政治、經濟和金融都與國際社會高度接軌,能夠控制住香港並保持其繁榮穩定,也是為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和政治轉型提供了可能。雖然香港主權被中共接管,香港之所以繼續吸引全世界的投資成為繁榮的國際大都市,更重要的原因,在於香港的「一國兩制」下的自由人權的核心價值與民主制度下的法制環境。

自從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共政權之後,縱觀19年來香港的發展歷史,其實就是香港一步步喪失自由、民主、人權核心價值與普世價值的過程。在中共對香港社會全方位的滲透、操控與打壓下,香港的經濟逐漸惡化,香港的言論和信仰自由被侵犯,香港人的基本權利和生存空間被擠壓,讓香港安身立命的自由人權的核心價值逐漸失去,香港人的生存環境受到威脅,香港即將淪為中共治下的一個紅色城市。

特別是近年來香港成為了中共高層博弈的風浪口之後,2014年香港佔中和雨傘運動的爆發,就是中共江澤民集團張德江、劉雲山和梁振英挑起操作造成香港亂局,公開徹底地改變了「一國兩制」的承諾,等於是張德江梁振英徹底砸掉了鄧小平的招牌,也砸掉了中共的招牌。香港社會被進一步撕裂,亂局升級。

香港成中南海政治博弈場

從香港主權移交中共的十多年的時間裏,中共對香港的實際控制權,一直掌握在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手中,執政10年的胡、溫政府對港澳並沒有實際控制權力,由於江派勢力在香港的多年經營,在習近平上台執政之後,這種局面仍在持續。

江派在香港經營多年,勢力遍佈香港政經各界和黑紅兩道。江澤民集團通過梁振英,將香港設局拖入中南海高層風暴的中心。江派張德江和劉雲山聯手變相改動香港「一國兩制」激起民變,江澤民集團在港人佔中過程中故意製造亂局,甚至流血事件,以達到在香港實行武力鎮壓,施壓習近平出動軍隊鎮壓開槍以造成流血慘案,並最終以「追究責任」為名,逼迫習近平下台,奪取中共最高權力。這是江派薄熙來、周永康本來已經失敗的政變奪權計劃後的延續。江澤民集團不惜毀掉香港,並用香港作為籌碼,同時利用中共的黨性原則和組織原則作為武器,來捆綁和對抗習近平,以逃避即將到來的被清算。

習近平與江澤民集團在香港問題上,釋放出不同調的信息,由於習近平掌控了軍隊的主導權,在不開槍的前提下,江派和梁振英出動黑社會暴力衝擊,在香港學生和市民的理性與團結下,基本沒有達到江派升級危機的效果。習近平守住不出動軍隊底線,暫時隱忍最終亂局平息。

經過一年多時間,習近平在黨政軍各界全面展開對江澤民集團的反腐打虎行動,江派勢力受到重挫,進入2016年,打虎目標鎖定江澤民,張德江和劉雲山的權力被不斷削弱,習近平權力逐漸穩固,開始逐漸掌握對香港事務的控制權,此舉也必將影響到香港局勢的走向,在分析香港局勢走向之前,有必要先說一下香港青關會。

香港「青關會」

2012年6月在香港註冊的「香港青年關愛協會」,簡稱「青關會」有著中共高層激烈博弈的背景。中共江澤民集團為替代習近平而培植的接班人薄熙來落馬後,周永康在2012年3月19日發動政變失敗被內控失去大部份權力,江澤民一旦失去了對中共最高權力的掌控,就無法保證迫害法輪功政策的延續。能否繼續迫害法輪功,決定了江澤民集團的生死。香港「青關會」就是江澤民集團在香港成立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組織。

十多年來,香港法輪功學員在紅磡火車站、落馬洲、黃大仙、東涌和家維邨開設了法輪功真相點,自2012年6月10日起相繼遭到自稱青關會的團體破壞。

江澤民集團在香港成立青關會,利用香港國際大都市的地位和形象,在香港繼續推行迫害打壓法輪功的政策,向國際社會釋放出中共高層繼續迫害法輪功的信號,以此脅迫捆綁中共現高層。此前,江派不惜動用培植多年的中共地下黨員香港特首梁振英,梁振英不惜直接赤膊上陣,動用行政手段和黑道來威脅恐嚇教師林慧思與香港民眾,在香港執行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政策,破壞了香港的自由人權的核心價值。

青關會成員,出現在包括佔中在內的幾乎所有香港群體事件的現場,施展暴力,製造混亂。

香港局勢走向

香港「雨傘運動」對香港社會造成的衝擊與撕裂仍在持續,香港民眾對中央政府的不滿加劇,對大陸遊客的敵視在增加,接連發生了焚燒白皮書、佔領中環和政改被否決的事件。

2015年12月23日,習近平會見來京述職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習近平在會見梁振英時關於香港的講話,其中的提法和用詞都是首次出現。

這是自香港爆發「雨傘運動」的嚴重危機之後,習近平首次對香港問題做出明確表態,表態中公開否定了此前江派常委、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主導的對香港的政策,並且問責味道濃厚。習近平所稱——香港「一國兩制」實踐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新情況」就是暗指香港爆發的震驚中外的「雨傘運動」。習近平重申一國兩制方針「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又強調香港要「保穩定、促和諧」。

2016年1月28日媒體報道,中紀委駐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紀檢組組長、黨組成員李秋芳,已經進駐港澳辦,直接向中紀委負責,成為中紀委首名派駐港澳辦的官員。李秋芳此前任中紀委駐中共國家廣電局紀檢組組長。中紀委首次入駐港澳辦,預示香港曾慶紅勢力將會被進一步清洗。

香港新年發生的在梁振英口中的「暴亂」,就在以上的背景下發生。在習近平當局反腐打虎逼近江澤民、曾慶紅的時刻,香港作為江澤民集團勢力的窩點,出現危機和亂局,也是江派勢力在絕望中的垂死掙扎的必然結果。

香港新年發生的騷亂事件,警察開槍,其實是香港危機亂局的升級和加速,這也是香港背後中南海政治博弈升級和加劇的表現。只要中南海的政治博弈沒有徹底公開明朗化的結果,香港社會的危機亂局就不可能停止,香港社會的撕裂仍將進一步加劇。香港已經正在變成一個危險與動盪之地。

雖然,在政治操作層面上,習近平當局只要採取兩個措施,就可以立刻終止香港亂局:第一、立刻撤換梁振英。第二、立刻對外公佈江澤民、曾慶紅被抓捕的消息。但是,即使這樣,也只能起到短期和暫時效果。要維持香港的長久繁榮和穩定,還有深層因素。

香港新年槍聲的預示

香港新年的槍聲,有著重大的預示作用。

香港作為矗立於自由世界與中共專制政權對峙的前哨,在其代表的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與中共共產專制之間的對立中,使得全世界能夠更清楚地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以及中共對全世界的威脅。同時,在2014年發生在香港的反抗中共的「雨傘運動」中,香港人喊出「打倒中共」和「天滅中共」的口號,猶如吹響了全民抗共的號角,這呼聲代表了巨大的民意,其實也是億萬中國大陸民眾的心聲。

人們都已經認識到,中共政權是製造香港危機和中國一切亂局的根源,只有解決和解體了中共,才是解除香港和中國亂局的唯一之路。

中共從2012年薄王事件持續至今的政治博弈,已經造成了中共高層內部的巨大分裂,這種分裂使得中共政權搖搖欲墜。香港局勢激化震盪就是中共政權分崩解體的前期風暴。香港新年槍聲突顯了中共與普世價值的對立,預示著中共政權覆滅的日子正在一天天臨近,香港和中國也將重新迎來繁榮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