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中國地方政府債務高達3萬億美元,2016年,這些債務大約有40%到期。儘管中共允許這些到期的債務展期,但有分析認為,這不過延緩了償還時間,最終還是要還。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已經逐漸顯性化,區域性風險化解的壓力加大。

《金融時報》2月17日報道,穆迪(Moody's)最新製作的圖表,顯示出中國地方政府的負債與該省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平均值為31.4%,最高的省份是貴州,幾乎達到80%,其次是重慶,約為59%。

此外,穆迪另一張圖表顯示了各省將於一年內到期的債務額占總債務的比重。其中,佔比最高的江蘇省,達到大約34%;其次是北京,大約33%;第三是四川,大約31%。

報道稱,由於最近有幾家規模較小的中國地區性銀行在香港股市上市,以上數據變得相當重要。以重慶銀行為例,根據穆迪的數據,該行所在的重慶市是中國地方政府債務第二高的省級行政區。重慶銀行已表示,對市政融資平台的總風險敞口為138億元人民幣,佔其總資產的7%。

2009年到2010年期間,中國各地市政府曾大量舉債,由於基建項目過度投資,中國地方政府正面臨財務風險。這些基建項目雖然能夠創造就業,卻無法產生現金流。

地方政府債務風險逐漸顯性化

陸媒財新網2月16日報道,2016年地方財政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收支壓力,陸續公佈的2016年地方財政預算報告中,多個省份對系統性和區域性財政風險多有強調。

為此,大部份省份調降了2016年收入增速預期目標,多集中在6%~8%之間,山西更成為將2016年財政收入目標定為負增長的省份,預計2016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下降7%,GDP增速預計6%。

2016年影響財政收入穩定增長的不確定因素增多,剛性支出居高不下,多個省份表示,風險隱患增多,發生系統性和區域性財政風險的機率增加。雖然中共去年開始對地方存量債務進行大規模債券置換,降低了舉債成本,但置換只是把債務期限拉長,其規模受制於債券市場容量,利率由市場決定,終歸還要償還,這種模式最終無法規避風險。

報道稱,地方政府債務風險逐漸顯性化,區域性風險化解的壓力加大。而隨著改革的深入推進,一些潛在的社會矛盾開始集中到財政上,而高槓桿、民間融資等金融風險更可能引發社會動盪。

此外,隨著人口老齡化加速,加上制度設計缺陷,社保基金收支缺口不斷擴大,基金運轉高度依賴財政補助和歷年滾動結餘,不可持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