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旺角警民衝突事件,無論是在港的建制派或是中共高層皆出現二種不同的聲音。由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培植的中共地下黨員梁振英形容事件為「暴亂」,江派掌控的中共外交部則指是由「個別本土激進分裂組織為主策動」。

傳習指示緩和氣氛避免激化

不過,有海外中文媒體昨日引用「知情人士」消息,透露習近平就旺角事件作出幾點緊急指示,要求特區政府要儘量避免擦槍走火和暴力「鎮壓」手段對待社會和平抗議活動以及不同聲音;嚴格區別以間離香港和內地關係及「港獨」為目的一小撮肇事人;避免事態進一步複雜化;緩和社會氣氛。又說,駐港部隊不得擅自動作,駐粵部隊絕對不可有針對香港的軍事動作;當年北京處理「六四事件」、調動軍隊的方法對香港不適用。並禁止任何進一步激化大陸和香港之間矛盾、甚至懷疑「一國兩制」實踐的言論等。

該知情人士又說,中共外交部定性旺角事件為「暴亂」,被外界解讀為北京當局要強硬解決香港事件造勢,為出動駐港解放軍做舖墊,但「習近平還沒有愚蠢到那個地步」。

此情況與前年雨傘運動初期相似,當時接近中共軍方高層人士對大紀元透露,9月28日香港警方施放87枚催淚彈後,梁振英已經部署大批防暴隊到場,並舉起警告牌,警告集會人士「速離否則開槍」;防暴隊身穿綠色軍裝,配備圓盾、防毒面具及長槍。不過,習近平親自致電梁振英叫停,不准開槍鎮壓,說「香港不是北京」。

今次將旺角事件定性為「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策動」,為江派攪局推波助流的中共外交部,長期以來把持在江派手中,被冠以「獨立王國」。早在周永康任政法委書記期間,政法系統就對中共財政、軍事和外交上形成三位一體的控制,利用外交系統派遣大批特務進行海外活動。中共從1993年至2013年的四任外交部長錢其琛、唐家璇、李肇星、楊潔篪都屬於江派人馬。2015年1月初,外交部原部長助理張昆生被免職,或牽涉令計劃案,被視為習近平調整外交部人事的信號。

香港建制派及官員各自表態

在23條立法的問題上,建制派的說法也各不同。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認為應該盡快就23條立法。不過,建制派元老、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則認為,23條立法無法解決目前香港的問題,他反問如果今天已經就23條立法,是否旺角事件就不會發生,或者發生後就會處理得更好。

另外,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前日表示,政府就基本法23條立法的立場,並無因為旺角騷亂而有改變。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跟隨梁振英的口徑,指事件是「徹頭徹尾的暴亂」。曾與習近平握手,傳聞是下任特首熱門人選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則多次重申旺角事件只是一小撮人的不理性行為,損害香港的整體利益,並非「本土行為」,社會不能接受。昨日,他在網誌中引用聖經故事「所羅門的審判」,指真正愛惜孩子的母親,不會接受兒子被劏成兩半,更加不可能接受由自己充當劊子手。似乎是有所指。

學民:梁振英激民怨是禍因

昨日城市論壇討論旺角事件,學民思潮發言人黎汶洛認為,建制派譴責暴力的同時,也應該思考民怨的根源,「單是講高鐵超支800多億,港珠澳大橋又超支300多億,但是反過來一些利民的政策,例如醫管局開支減少了2.5億,香港的大學生面對很多學債的問題,今年的施政報告反過來強調一帶一路獎學金10億。大家看看,這些根本就是民怨的根源。」他又強調,「我們現在社會的(矛盾)根源是來源於梁振英政府,以及議會裏面的建制派議員壟斷整個議會。」

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則反駁民建聯主席李慧琼稱暴力是癌細胞的言論,「如果暴力是癌細胞,那麼民建聯就是將香港推向癌症末期的始祖。」他強調支持律師會前會長兼「新界關注大聯盟」發言人何君堯「加重刑罰」的論調,前題是執法必須公平公義「但顯然現在香港只是對一部份人公平、公義,朱經緯、七警案有圖有片有真相,律政司處理了多久?示威者、無端端吃魚蛋被拉走的路人拘留48小時之後立即提案,這樣是否公平?這樣是否公義?這是我們香港每天發生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