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除年夜飯、守歲、拜年等傳統習俗外,搶電子紅包已成為一種新的「民俗」。在大陸,今年年三十有超過4億名網民參與了網上搶紅包,紅包收發總量超過百億個。在不少民眾沉樂在「紅包大戰」時,因搶紅包而「傷錢」的事件時有發生,而傳統紅包祝福的本意也漸行漸遠。

電子紅包異常火熱

今年支付寶共推出「咻一咻」和「集五福」兩種玩法,紅包總額達到8億元。支付寶公佈的資料顯示,大年三十夜,支付寶共四輪「咻一咻」互動平台的總參與次數達到了3245億次,是去年互動次數的29.5倍。在當晚頂峰時,「咻一咻」峰值達到210億次/分鐘。

從地區分佈看,三四線城市的參與用戶佔比達到了64%,明顯超過了一二線城市。在中小城市中,江西贛州、河南周口、山西運城位列前三。

微信資料顯示,年三十微信紅包的參與人數達到4.2億人,收發總量達80.8億個,是去年的8倍。破紀錄的參與人數也讓紅包系統一度出現無法發送的情況,在晚上微信紅包小高潮時,有一些網民在進入發紅包頁面時收到提示「網絡通訊出現異常,請稍後再試」。

而微博今年發出的紅包總價值超過10億,網民在微博上搶紅包總次數超過8億次,其中有超過1億網民搶到紅包。

「手機紅包」僅用約3年時間就成為互聯網金融的現象級產品。有網民表示,「過去年三十四大年俗是貼春聯、貼門神、守歲、領壓歲錢;如今新四大年俗是搶紅包、搶紅包、搶紅包、搶紅包!」

「傷錢」事件時有發生

為了搶紅包,不少人成了低頭族,時刻盯著手機,因此而發生「傷錢」的事件也不在少數。近日,河南新鄭市市民胡某在開車時被手機裏熱火朝天的搶紅包誘惑,還沒來得及為搶得幾毛錢而自喜,就在一個交叉路口和另一輛車發生碰撞,導致雙方車輛近萬元的損失。有網民稱,太專注搶紅包也「傷錢」啊!

無獨有偶,在安徽淮安市區,一名男子在等紅燈時搶微信紅包,連綠燈亮了也沒注意,導致後邊的車排起長龍,喇叭聲不斷。當交警發現該男子是因搶紅包而闖下此「禍」後,給他駕照記了2分,並罰款50元的處罰。

紅包傳統祝福本意被弱化

不容置否,搶電子紅包活動讓許多人體驗到另一番樂趣,也讓很多人感受到社交分享的喜悅。但與此同時,大家也清楚地看到「紅包大戰」在一定程度上異化了中國傳統新年,在親人相聚之時,剛聊上幾句就匆忙拿起手機;父母在廚房中忙碌,子女卻在埋頭點擊手機螢幕,儘管「紅包大戰」成為全民狂歡,可似乎與新年歡聚的意義漸行漸遠。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傳統意義上的紅包俗稱壓歲錢,是中國傳統新年時由長輩派發給晚輩,以此傳遞對新一年的祝福。而時下的「電子紅包」大戰已淪為各平台爭奪用戶、增加用戶黏度、培養用戶支付習慣的戰場。「紅包大戰」異常熱鬧,傳統祝福的本意卻在漸漸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