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人民幣匯率是否已經穩定,成為目前國際投資者關注的最大問題,有外媒評論認為,人行公佈的1月份外儲數據是比上周五美國非農就業數據更加重大的事件,投資者似乎從中看到了一些清晰的信號,可以解開影響大宗商品、信貸和資本市場最大風險事件的謎底。人民幣匯率似乎成為中國乃至全球最大的風險。

市場期待2月中國外儲數據

2月9日,美國著名金融網誌網站ZeroHedge報道,中國外匯儲備已經觸及2012年5月以來最低水平。美元受加息憂慮的推動開始快速升值,導致中國近一萬億美元的資本外流。

中國外儲迅速減少,不得不面對一個重要問題:一旦人行外儲低於IMF設定的大約2.7萬億美元的嚴厲界限,而假設外儲以每個月減少1300億至600億美元的話,中國的外匯干預政策只能維持5到10個月。

對於投資者來說,真正給大宗商品、信貸和資本市場帶來最大風險的事件仍然成謎,外界從中國1月外匯儲備數據中找到了一些急需的清晰信號,現在全球的交易員和投資者必須靜候一個月等待2月的外儲數據,他們需要弄清楚中國是否已經遏制住了資本外流的噩夢,還是資本外流才剛剛開始。

最糟糕的恐慌階段尚未發生

彭博亞洲首席經濟學家歐樂鷹和彭博經濟學家陳世淵表示,中國外匯儲備在1月份再度大幅減少。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資本正洶湧外逃的跡象;如果果真出現這種程度的外逃,人民幣匯率機制的可持續性將面臨質疑。

1月份外儲降幅低於預期,或許暗示資本大量外流最糟糕的恐慌階段尚未發生,家庭仍未用足每年5萬美元的購匯額度。部份原因可能是人民幣自1月中旬來的走勢再度與美元緊密掛鉤,從而降低了家庭將資金轉出人民幣的動力。

彭博行業研究認為,中國外儲餘額仍然充裕,按目前外流速度,足以支撐超過兩年半時間;到目前為止,一部份資金外流來自於企業償還貸款和銀行償付外債。

匯率:2016年中國最大的風險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版專欄作家徐瑾1月11日撰文表示,2016年中國經濟的關鍵詞是風險,股市的風險只是引線,最大風險在於匯率。

文章稱,截止到1月份,離岸人民幣已經比起高點跌去10%有餘,長遠來看人民幣兌美元回到7時代並非不可想像。匯率下跌帶來的出口利好是長期因素,見效緩慢,但是匯率下跌帶來資本外逃壓力則是短期因素,即刻顯現。2015年12月中國外匯儲備下降1080億美元,創出歷史極值,外匯總儲備從2014年最高接近4萬億美元下降到目前的3.33萬億美元。

匯率貶值的背後就是資本外流,這不僅意味著資本市場價格(包括股市、房地產價格等)的堅挺難以保持,而且意味著實體經濟層面去槓桿壓力。

二十一世紀是信貸經濟的時代,這意味著金融波動也在加劇,金融危機頻發才是經濟的真正新常態。中國股市暴跌引發全球股市聯動,這不僅提示全球市場聯動加劇,更揭示中國風險可能是2016年最大的黑天鵝。

2016是中國傳統的猴年,中國俗語中的「猴年馬月」會屆時出現,這對於投資者而言,可能會有些艱難。因此,猴年不虧錢就是賺錢,從投資角度來看,不應該考慮賺多少,應該考慮如何虧得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