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政府好像一群催眠師,他們憎恨被催眠時張開眼睛的人。」-- Bangambiki Habyarimana,著名作家

立法會財委會上周審議港珠澳大橋工程54億元追加撥款申請,經過一番討論後,陳健波以主席身份正式剪布,不許議員提問,處理議員提出的臨時動議後,便表決撥款申請。一如既往,在保皇黨保駕護航下,撥款申請順利獲得通過。

事後陳健波表示他剪布的決定,是尊重政府提出的期限。他的說法充份反映到他一心一意侍奉特區政府的奴才心態,難怪特區政府可以有恃無恐,為所欲為。立法會的尊嚴也再一次受到粗暴的打壓。

香港不公平的選舉制度,造就了一個變異的立法會,獲得大多數選民支持的民主派議員,在議會的議席卻佔少數。功能組別議員大多由小圈子選出,所以可以無視市民訴求,對政府提出的議案無條件支持。港珠澳大橋及高鐵等大白象工程,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通過。

由於未經周詳考慮與評估,這些工程都陸續衍生出一系列的問題,包括嚴重延誤、超支等。高鐵工程更可能導致內地官員可以通過「一地兩檢」的安排,順理成章在香港執法,嚴重破壞一國兩制。

民主派議員以寡對眾、舉步維艱。在目前的情況下,拉布差不多已是他們有機會逼使政府改良或擱置不受社會人士接受的議案的唯一武器。當然,政府官員及保皇黨都會同聲指責民主派議員的拉布行為,拖慢了政府的行政效率,令整體社會或某些相關人士受損。所以,民主派議員很有可能要為此而附上沉重代價,而並非一些歪曲事實的人所講,可以從中增加政治本錢。

一些比較保守的黨派,如民主黨及公民黨,從來都不輕易參與拉布行動,也因而受到民主人士批評。但時至今日,他們已別無選擇。
可是,面對一班不顧規則的保皇黨,拉布可能有一天終會在立法會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