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中港經濟開年遭遇股匯大貶,滬指1月大跌22.6%,恆指跌10.1%,人民幣在岸價1月累計貶值1.3%,中間價則累計貶值0.89%,港匯亦一度接近弱方保證。外界憂慮資金加速外流之際,中共官媒將矛頭對準國際金融巨頭索羅斯(George Soros),指控其「做空中國」。但有經濟學家質疑,中共在炒作境外做空,有大陸網民更披露有人故意炮製「索羅斯做空」謠言,背後涉及中南海政治搏擊。

延續1月跌勢,港股踏入2月份連跌三日,累跌691點。恆指昨日最多跌682點,收市跌幅收窄至455點或2.1%,收報18,991點,失守19,000點關。滬指一度跌穿2,700點,但尾市有資金入市扯高,收報2,739點,跌10點,跌幅0.38%

離岸人民幣匯價向下,跌至三周低位,美元兌人民幣於6.64水準徘徊,有分析認為,黃曆新年期間,離岸匯市將成為人民幣新戰場。

1月資金外流達1500億美元

股匯雙弱,拖累新興市場遭遇嚴重資金外流。據高盛最新統計,由2015年中至今,中國累計資本外流已達7,000億美元,意味單計今年1月,中國資金已流出約1,500億美元(約1.17萬億港元)。

同時近三周來,港匯走弱,直逼聯繫匯率制度區間下限7.85,香港財經官員也坦承,資金正持續從香港流走。同時,上周金管局數據披露,香港人民幣資金池規模去年大跌15%,從萬億人民幣,首次跌至8,000萬,反映投資者看淡中港市場。

中共炒作索羅斯做空中國

目前資金外流已經成為中國經濟面臨最大的危機之一。從打擊地下錢莊,到限制銀聯海外提款,再到暫停部份銀行購匯業務,央行外匯管制措施層出不窮。

針對近期中國股市、匯市大跌,市場眾說紛紜。外界擔憂中國經濟可能迅速惡化,進一步拖累全球。1月21日,美國著名投資家索羅斯,在瑞士達沃斯論壇上,接受美國《彭博社》採訪時,表態近期做空了美股、大宗商品、原材料生產國股市及亞洲貨幣,又談及中國經濟成為今輪世界經濟危機的根源。

但索羅斯同時認為,中國能應付硬著陸問題,「因為中國在資源和政策選擇空間上更為廣闊」;「中國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作為『局外人』,我們一定要予以支持」。

此後兩周來,中共官媒《新華社》、《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等湧現高調批駁索羅斯的文章;「索羅斯做空中國」、「向人民幣宣戰」等標題,充斥大陸各大網站。(見表)

分析師:境外無法做空

對於中共將股災矛頭指向是索羅斯做空中國,曾準確預測去年股災的交銀國際首席中國策略師洪灝反駁這種說法。他表示,境外無法做空股市,「做空A股管道很少,即使是境內做空,也很難做。在沒有做空的工具的條件下,市場的波動性將會更大,而不是更小。」

他表示,沽空帶來市場流動性,中國限制做空後,反而引發市場暴跌。

1月27日,大陸凱迪社區刊文《是誰在編造索羅斯做空中國的謠言》,指「索羅斯做空人民幣」的說法,最早於1月22日出現在總部位於上海的《華爾街見聞》。該網站獲得中國平安、海通證券等知名機構的風險投資。

網文揭炒作索羅斯做空內幕

文章作者在核實路透社英文網站的原文後,發現索羅斯原話的意思是中國有能力和資源應對硬著陸(見表)。文章質疑:索羅斯何時向中國宣戰、做空人民幣了?索羅斯的正面觀點為甚麼被《華爾街見聞》等媒體蓄意刪除了?

海通證券一直被外界認為與中共前央行行長戴相龍家族關係密切。戴相龍妻子柯用珍,曾經擔任海通監事會主席。海通證券作為去年股災中惡意做空的主力券商,受到證監會的行政處罰。戴相龍在任時廣被視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及「上海幫」的「金融管家」。

文章認為,A股近日的三次股災其實是國內機構打著國際炒家旗號,或與國際炒家配合操作所致。作者質疑,眾多中國媒體在掩蓋這一事實真相的同時,卻在尋找「外國替罪羊」;半年前鼓吹牛市剛開始、萬點論,半年後卻又旁敲側擊地預期中國經濟崩潰,他們為甚麼這樣做?幕後是甚麼樣的勢力在操縱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