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隨著中國外匯儲備的消耗和持續資本外流,中共可能放棄干預、允許人民幣貶值,這會導致美元暴漲,從而對美國和全球其他經濟體造成損害。維穩人民幣匯率成為2016年的世界金融主基調。

目前,世界金融格局似乎被美元和人民幣撕裂:美國密切關注強勢美元,而國際市場對人民幣新匯率形成機制產生疑惑,對其大幅貶值有潛在擔憂。為防止美元大幅上升和人民幣大幅貶值,各方期待能夠達成一種類似1985年廣場協議的東西,穩定震盪不休的金融市場。

英國《金融時報》2月2日報道,兩周前,人行通過大舉干預擊退了空頭,但最後只是空歡喜一場,因為過去一周,離岸匯率再次走軟。

報道稱,在岸與離岸人民幣匯率差對北京是個麻煩。上個月,在岸與離岸人民幣匯率差達到約2%的峰值。匯差越大,中共政府讓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的承諾就顯得越不可靠。這種匯差對在岸投資者來說是一個危險信號,如果他們擔心匯率對其資產構成威脅的話,將引發資本外逃。

對於中國應該或者可以採取甚麼行動,人們提出了各種各樣的建議,但似乎都不大可行。

目前,跟蹤人民幣走勢的人士,可能都在關注2月26日由中國主辦的二十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分析師猜測,由於沒有國家希望看到人民幣大幅貶值、或是中國的舉動再次在全球市場上引發類似1月份的那種波動,會議可能會發佈聯合聲明,以表示國際社會對人民幣的支持,這對阻止投資者做空人民幣會有威懾作用。

此外,美聯儲(Fed)可能承認(或許是在3月的議息會議上)今年不太可能像之前預計的那樣加息4次,這也可以為人民幣解圍。

美元小幅跳水

北京時間2月2日凌晨,美聯儲副主席費歇爾在紐約外交關係委員會(CFR)表示,近期包括中國結構性調整、油價暴跌在內的全球市場波動影響仍難以預測,如果事態持續可能導致金融條件收緊,從而影響美國經濟。他表示,維持現有的貨幣寬鬆有一定益處,這可能減小經濟前景產生的下行風險。隨後,美元小幅跳水。

「新廣場協議」引關注

陸媒一財網2月2日報道,近期,德意志銀行等華爾街機構提出「新廣場協議」,其主要的理由是,隨著外匯儲備的消耗和持續資本外流,中方可能放棄干預、允許人民幣貶值,這會導致美元暴漲,從而對美國和全球其他經濟體造成損害。經驗顯示,每次美元走強,新興市場都難免受傷,而當前美國眾多跨國巨頭也開始抱怨強美元對其出口利潤造成衝擊。

美銀美林的邁克爾哈奈特認為,「幾近瘋狂的貨幣政策一直無法令經濟持續復甦」,各國央行決策者們要想挽狂瀾,需要某種仿照廣場協議的「全球政策協作」方式來重新激發「企業和家庭的動物本能」。

為了防止美元大幅升值以及人民幣大幅貶值,當前,一些國際權威機構發聲支持「新廣場協議」,維穩人民幣匯率成為2016年的主基調,對此,當前市場觀點逐步趨一致。而如何實施這一設想,各界紛紛將焦點轉向2月26日的G20峰會。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對陸媒《第一財經日報》表示,所謂的「新廣場協議」或可能部份取決於今年的G20峰會,人民幣強勢需要換來各國對於「一帶一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