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子學《易》於麻衣神僧,得《正易心法》之章、《河圖》、《洛書》之訣。(Fotolia)
扶搖子學《易》於麻衣神僧,得《正易心法》之章、《河圖》、《洛書》之訣。(Fotolia)
相關文章

西元959年,扶搖子高臥華山數月,覺來已是次年正月。其時太華滿山大雪,扶搖子登雲台峰極目四望,見天地一白,恍若太古,心有所感,於是跨一白騾匆匆出觀東去,才至半途,道聞趙匡胤已受周禪,繼天子位,扶搖子掀髯大笑說:「天下自此定矣。」 扶搖子返回太華,才至雲台觀,周世宗宣扶搖子入朝的詔書也隨踵而至。扶搖子亦欲一觀究竟,於是應詔而往。及見世宗,乃知其為短命天子。周世宗曾問扶搖子黃白之術,扶搖子勸他把心思用於治國。周世宗雖然求術不得,還是為扶搖子賜號「白雲先生」。 

扶搖子離了天子闕下,而此時,新天子正大隱於朝堂之中。

一日扶搖子跨驢遊於市廛,遠遠望見天子之氣形如龍虎,再看,竟是當朝重臣趙匡胤、趙光義與趙普三人迎面而來。扶搖子邀三人同入酒肆。趙普因在三人中年紀最長,隨意撿了右席一落而坐。扶搖子卻半開玩笑地說道:「君不過紫微帝垣一小星爾,安敢據於上位?」 說者看似無心,聽者字字留意,趙匡胤素有大志,其先曾因周世宗毀佛之事一訪麻衣神僧,得到點化說「將有真主出興。佛法亦大興矣。」及聞扶搖子之言,心中一驚。自此愈發韜光晦跡,以俟天時。

西元959年,扶搖子高臥華山數月,覺來已是次年正月。其時太華滿山大雪,扶搖子登雲台峰極目四望,見天地一白,恍若太古,心有所感,於是跨一白騾匆匆出觀東去,才至半途,道聞趙匡胤已受周禪,繼天子位,扶搖子掀髯大笑說:「天下自此定矣。」

宋太祖登基後,累徵扶搖子入朝,扶搖子卻沒有出山。此後太祖掃定宇內,而扶搖子則居於華山雲台觀中,高臥之餘,即是埋首著述,他日夜精研《無極圖》、《先天圖》之精奧,又作《易龍圖》以釋《河圖》之要義,又做《指玄篇》、《三峰寓言》,此外又有《高陽》、《釣潭》二集,所集詩歌盡是平日遊蹤雅興,或寫西峰前落照如金如碧、或寫青崖上岩花如火如燒、或記危巔上採擷靈草、或記春月裏仙人雅集。如此15年後,宋太宗繼位,紫詔再致雲台觀,天書屢詔扶搖子。而這一次,扶搖子決定奉詔出山。

扶搖子至京師後,先於建隆觀安歇。是夜,窗外星斗排空,人間萬戶闃寂,扶搖子聽著禁鐘與更鼓,聲響淒清,竟也如人間之野客思鄉,離人起恨,突然地眷念起了太華故山。他也還記著出山前,麻衣神僧對他說「逢人不話人間事,便是人間無事人。」此間想來,心甚會之。

第二日,扶搖子草履羽衣,戴華陽巾,入延英殿朝見太宗。此時扶搖子已是百歲之人,卻鬚髮皆黑,太宗見之大喜,歎為雲門仙人,碧洞高真,於是賜座長談。太宗問起養生之法,扶搖子則以一「閒」字答之;太宗問起致治之道,扶搖子則以清靜對之;太宗說起京師之勝,扶搖子對以煙霞之樂,太宗欲行賞厚賜,扶搖子卻說:「唯乞三峰睡千年。」一問一答,如聲之隨響,使人一清俗耳。其後,太宗又將扶搖子送至中書省,當朝宰執請扶搖子有所教授,扶搖子答曰:「此君臣協心同德、興化致治之秋,勤行修煉,無出於此。」

其後,太宗欲拜扶搖子為諫議大夫,而扶搖子卻堅辭不受。此時他心中掛念的是太華三峰的野花啼鳥,雲台觀前的一溪白雲,此來只為結緣了願,而對人間榮祿卻唯恐避之不及。

一日宋太宗引扶搖子登束角樓,一望京師繁盛之處,歌呼喧鬧,萬民富庶。太宗指著玉門前人煙輳集之處,問扶搖子見到甚麼。扶搖子知太宗此問,是想挽留自己在朝為官,於是從容答道:「見富者貪生,貧者競命。」太宗默然,遂知扶搖子必不肯留。不久,放其還山。

扶搖子雖然心遊寥廓,卻名播朝野。他此次還山時,欲拜他為師、杖履相從的人不可勝數,而此後朝中公卿、世外隱士,不遠千里一至雲台觀,慕名問道者亦是比肩接踵。這其中就有陳堯咨、陳堯佐、錢若水、張詠,諸多日後大有作為的北宋名臣。

張詠訪扶搖子時尚為布衣,欲從其同隱華山。扶搖子一見其面,知其另有天命在身,於是回答道:「願分華山一半,與公同隱,然而公有官職,不可議此。」之後又為之成詩數首,言其日後平叛入蜀,勳業功名之事。多年後,張詠果然名動天下,將奉詔入蜀,當他策馬行過劍門關時,卻想到自己欲抱道山中的奇志越發渺茫,不禁傷感起來,遂寄詩一首與扶搖子,言其:「今日星馳劍南去,回頭慚愧華山雲。」

最是幸運的大概要屬陳堯佐、陳堯咨兄弟。此二人皆是狀元及第,一文一武,而當年他們造訪扶搖子時尚未大貴。堯佐在扶搖子處曾遇仙人呂洞賓,堯咨在扶搖子處曾遇仙人鍾離子。不過,此一世,陳氏兄弟註定要出將入相,並無仙緣,與鍾、呂二仙雖有一面之緣,卻無修道之份。日後,堯佐於仁宗朝時官至宰相,堯咨於真宗朝時官至武信軍節度使。

此外,扶搖子還在等待一個人,此人正是隱於終南山豹林谷的種放。一日,扶搖子命弟子賈德升灑掃庭除,說有佳客將至。不久,種放來訪,拜於庭下。彼時種放一身樵夫裝扮,扶搖子見之則說:「君豈樵夫,日後必為高官,名動天下。」種放回答:「此來是為求道,世祿非所問也。」扶搖子大笑說:「人之貴賤,莫不有命,君日後自知。」日後,種放果然於真宗朝應詔入仕,官位顯赫。不過,扶搖子所以要等待種放,並不只是為了告訴他日後的仕途,而是要將畢生所學傳之後世。

扶搖子以《河圖》、《洛書》、《易》學、《先天圖》、《無極圖》傳之種放。後來《先天圖》經種放三傳而至邵雍,《無極圖》經種放兩傳而至周敦頤。邵雍由《先天圖》發明易理,成象數理學之一派;周敦頤由無極而悟太極,以《太極圖》立說,成為理學之開山。

扶搖子將畢生所學傳於種放後,又於太平興國九年最後一次朝宋。這一次宋太宗為扶搖子賜號「希夷先生」。此時距扶搖子初次朝宋,已近10年。10年間,扶搖子往來山上、人間,頗感紅塵紛擾,所以他辭朝歸山時,感慨寫下「十年蹤跡走紅塵,回首青山入夢頻」之句。而此時,扶搖子感到大事已畢,終於可以回到於雲門碧洞高臥千春的逍遙歲月,於是在詩的結尾,又寫道:「攜取舊書歸舊隱,野花啼烏一般春。」

此後,扶搖子稀到人間,他將《無極圖》刻於太華石壁之上,此外再無他事,唯隱於太華山中,且睡且醒。睡時,蓋如《道德經》所云:「眾人昭昭,我獨若昏。眾人察察,我獨悶悶。」醒時,則身坐太華,神遊天外。山光水色是為畫屏,松濤泉韻是為素琴。一日,扶搖子忽然對弟子賈德升說:「汝可於張超谷鑿石為室,吾將憩焉。」次年7月,石室成。扶搖子逕入室中,於10月22日化形於蓮華峰下張超谷中。

那一天,有人望見太華峰上萬頃白雲之外,有仙人摶風鶴背,向著那希夷之境逍遙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