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2016年開年以來,中國股市四次熔斷,進入大熊市;人民幣一路下跌,儘管人行出手干預暫時穩定了匯率,但貶值預期仍然強烈。加上中國實體經濟盈利能力大幅下降,國企產能過剩,清理「殭屍企業」成經濟轉型的棘手問題。

1月21日,索羅斯在達沃斯論壇表示,全球經濟正遭遇80年一次的全球通縮,並預計中國經濟幾乎不可避免會硬著陸,儘管中國能夠解決自己的經濟難題,但中國的通縮壓力正在轉嫁給其它國家。

索羅斯更高調宣稱自己做空美國股市,買入美債,同時還沽空了原材料生產國股市與亞洲貨幣。

索羅斯「兵團」開始集結

「空頭的精神領袖回來了」,有對沖基金經理調侃道。然而這一次,索羅斯的回歸似乎很強勢,一些西方對沖基金正在集結在索羅斯旗下,等待對疲弱不堪的人民幣發動「空襲」的時刻。

彭博新聞社1月27日報道,前全球最大共同基金PIMCO已經轉向做多美元對亞洲貨幣匯率,這是繼對沖基金傳奇人物索羅斯之後,又一華爾街大腕公開表示做空亞洲貨幣的偏好。

此外,高盛集團總裁Gary Cohn在達沃斯論壇上表示,未來6個月內,中國可能不得不讓本幣貶值來解決增長放緩問題。

曾被評為2014年最牛對沖基金經理的Pershing Square創始人阿克曼(Bill Ackman)在本周致股東信中提到,去年建立的人民幣空頭頭寸規模雖大,盈利微薄,將繼續持有這些空倉。

實際上,幾家以美國為主的宏觀對沖基金從去年開始已經做空人民幣,並預測人民幣貶值幅度高達20~50%。

美國德州的對沖基金Corriente Partners認為,中國儲戶和企業從中國撤走大量資金,這個局面或愈演愈烈,並超出當局的掌控,即使3.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也無濟於事。

倫敦對沖基金Omni Macro Fund自2014年初已開始做空人民幣。倫敦的幾名交易商表示,美國的幾家基金已經支持這種做法,其中包括資產規模達46億美元的Moore Capital Macro Fund。

與此同時,花旗的數據顯示,自從三周前離岸人民幣匯率觸及6.76之後,槓桿基金則了結獲利。

做空人民幣已成流行交易

路透倫敦1月26日報道,一些對沖基金行業消息人士稱,預期人民幣進一步大幅貶值,已經不再是少數人的看法。

Omni的Chris Morrison表示,做空人民幣已成為西方對沖基金的流行交易。

許多人士表示,中國皇曆新年過後資金外流是否再度加劇,應該會證明基金對於人民幣更急劇貶值的預期是否正確。

1990年代初,索羅斯主導的基金對抗歐洲國家取得了幾場勝利。已有人將當前人民幣處境與之相提並論。

Corriente主管Mark Hart稱,「中國有機會允許人民幣大幅貶值。明智做法是迅速為之。」

「如果他們觀望事態變化,就越來越處於劣勢。投機客就有了可乘之機。每個月當他們損失大量現金,人們看到這種情況就會說,『如果上個月他們無力守護本幣』,現在力量會更弱。」

Corriente和Omni都表示,如果中國繼續抵抗,隨著外匯儲備的減少,今年可能會被迫一次性大幅貶值。

Hermes投資管理公司的新興市場主管Gary Greenberg表示,「有充份理由說人民幣高估了20%」,「我認為一次性貶值甚麼問題也解決不了,只會讓事態惡化。」

Morrison和Hart等人認為,中國可能在1月又動用了2,0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維穩匯率。按這種速度,今年將消耗多數彈藥,人民幣將進一步走貶1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