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去年港大任命副校長引發的風波未止,香港大學學生上周三發起罷課一周,並計劃明天新任校委會主席,首次主持校委會會議時進行包圍。上周六在一論壇上,資深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強調港大非單一事件,是中共「大陸化」香港大專院校的過程。

針對港大一連串風波,前日在討論「大學之道:自由自主」的論壇上,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表示,港大副校長任命風波早在雨傘運動後,出現調查捐款事件已是先兆,接著中共喉舌文匯報率先披露物色委員會的推薦,並在捐款上又冠莫須有的罪名,用來阻撓他的任命,最後又以「等埋首副」的無稽理由拖延。他指今次風波因他傾向民主的政治立場而阻撓任命,「正是樣板的干預學術自由的表現」,他又說,一般情形下,校內的人事任命機制應可抵禦外來的政治干預,惜今次事件也同時披露港大管治架構的種種問題。

陳文敏堅持價值不退縮

當時有不少人游說陳文敏自動退出,他解釋在風波下不退縮的原因,「我覺得我是無法退縮的,這個不是個人的問題,而是你代表着一些價值、一些觀念。儘管你知道前邊那條路可能不容易走。」他又慶幸自己過程中有不少人士支持他,在去年事件推到頂峰時,他身在劍橋,一位同事就事件提出令人深省的問題,「他就說當你面對這些逆境,你要問回自己,最初進來大學教是為些甚麼,你要回到你自己最基本的原則,你最基本的做人價值。這樣我們才會有希望。」

新任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周二首次主持校委會會議,除討論罷課學生訴求,亦會討論改革校委會主席與委員由政府委任的方式。陳文敏表示,如果校委會拒絕討論,可探討透過司法覆核,質疑特首必然擔任大學校監的做法違反《基本法》。他批評特首任八大院校的校監本身就有角色和利益衝突,「學術自由是《基本法》所保障的權利,對這個權利的限制,是有一些憲法的原則是要符合的……特首作為大學的必然校監,我想來想去都沒有辦法支持到的。」另一方法是由立法會議員提出私人法案檢討有關制度。不過他認為時間過於漫長,同時也有其它變數。

練指港大學術自主脆弱

資深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則引用劍橋大學、加州大學及台灣大學的例子,引證港大學術自主的脆弱。如劍橋大學雖然接受政府大量資源,約佔三分之二,但大學權力架構卻由超過十萬名教授、博士畢業生選舉產生,政府官員是滴水不入。台灣大學經歷過日本殖民時代,體制完全排除外力干預校政渠道,體現「教授治校」。而加州大學雖然校董會中有加州州長、副州長,但絕少出席會議,雖有委任權但要過三關兩卡,而且任期長達12年,也令現任州長難全面控制大學。

比較兩岸三地,中國大陸的大學完全是由政府控制,練乙錚表示,不論陳文敏事件、鍾庭耀事件,都是將香港的大學定位搬到大陸一套,「這個不是單獨學校是這樣的,整個政治體制都是這樣運作,它的所謂民主選舉要搞一個選舉委員會出來,全部是一路將香港的體制朝着2047和大陸接軌的目的去進行,所以我想我們今日講的學術自由,實際上是包含着很重成份的政治含義在裏邊。」

對於港大學生罷課行動,外界和學生對教授不參與有微言,出席論壇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表示,理解學生的罷課目的,強調要繼續捍衞院校的學術自主,及要檢討大學管理架構。她認為捍衞學術自由是每一個人的責任,但梁振英沒有依法捍衞一國兩制,令《基本法》賦予港人很多的人權自由都被削弱,「現在眼見港大受到政治的干預,難免令港人擔憂是否將所有香港大專院校都大陸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