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近期,人行針對做空人民幣的勢頭推出系列舉措,以期穩定人民幣匯率預期。路透報道稱,做空人民幣的勢力更多來自境內機構。日前,官媒新華社發表英文評論,對做空人民幣的後果釋放警告信號。

路透社1月22日報道,人行最近為穩定人民幣匯率忙的不可開交,不斷在「不可能三角」中尋找微妙的平衡,以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不過,「代價」似乎不小,監管層祭出多項管制措施抑制做空人民幣的投機勢力,人民幣國際化及離岸市場建設遭受打擊。不過,在市場開放趨勢難以逆轉之下,規範市場並非沒有必要。

不可能三角是國際金融學中的原則,指一個國家不可能同時完成資本自由進出(Capital mobility)、固定匯率(Exchange rate)和獨立自主的貨幣政策(Monetary policy)。

路透引述市場人士觀點報道,做空人民幣勢力更多來自境內機構,在人民幣貶值預期下,無論是投機還是主動的資產負債調整,做空相對來說有利可圖,具有優勢。這樣一來,當局監管的重點落在打擊投機和平穩預期上。此處暗含的一個前提是,只要內外部環境轉好,隨著各項改革不斷完善,預計做空壓力會逐漸消退。

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在達沃斯論壇上認為,人行暫時進行資本管控有助於金融穩定。這將幫助中國捍衛本幣,不再需要消耗大量外匯儲備;同時貨幣政策可以再度聚焦到刺激國內消費上來。

新華社英文評論釋放警告信號

1月23日,官媒新華社英文評論稱,在中國經濟深度轉型和重組之際,國際投資者對中國資本市場的看法出現分歧。一些人認為中國資本市場經歷大危機,應該採取投機行為和惡意短期行為。最近的例子就是投機者短期賣出人民幣。

文章表示,中共政府試圖改善市場監管機制和法律體系。魯莽投機和惡意做空將面臨更高的交易成本甚至可能是嚴重的法律後果。

有分析認為,綜合外媒報道和官媒的英文評論,人行的主要對手看來還是來自國內。而這些機構很可能與境外投機者有密切聯繫,不排除他們聯手做空人民幣的可能。

人行系列措施

最近,人行措施不斷。在過去的一周,人行對商業銀行跨境人民幣資金池業務進行調整,要求部份省份商業銀行跨境人民幣資金池業務,任何時點人民幣淨流出額不得大於零。此前,人行先後採取對境外金融機構境內存放執行正常存款準備金率等措施,緩解資本淨流出壓力。

路透援引一外資行人士言論稱,去年8.11匯改之後,人民幣貶值預期上升,引發市場集中購匯。而外儲減少和管制收緊,又加劇貶值預期,繼續刺激購匯,形成惡性循環。人行近期一系列措施的目的主要是打擊投機和穩定預期。

人行措施對離岸與在岸市場波動率的回落發揮了效應,貶值壓力似有消退;而離岸CNH市場流動性也快速下降,離岸CNH隔夜掉期隱含收益率曾一度觸及82%的歷史記錄。

一名不願具名的點心債券基金經理人說,「對人行而言,或許這是最小的成本。」在人民幣國際化和穩匯率之間,人行暫時選擇了後者。

分析:資本流出有階段性特徵

分析人士表示,匯率變動與資本流動會有一個時間差。資本有趨利性,其流向會隨著經濟環境的改變而改變。

例如,此前歐洲央行、日本央行因量化寬鬆導致本幣明顯下跌,但是隨著新興市場資金流出,歐元和日圓成了市場動盪中的避險資產。只要中國經濟內外環境轉好,預計資金外流狀況將緩解。

德國商業銀行駐新加坡經濟學家周浩表示,外匯市場沒有絕對的熊市和牛市。投資者會不斷尋找風口,資金會從一種貨幣轉為另一種貨幣,以不斷鎖定相對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