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1月20日(周三),全球金融行業組織國際金融協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發佈的報告顯示,由於擔心經濟不斷惡化和債務日益加劇,2015年投資者加速逃離新興市場,資本淨流出7350億美元。

這個規模高於2014年的1110億美元,也高於國際金融協會去年10月5400億美元的預測。報告預計2016年資本外流規模為4480億美元,其中可能包含錯誤和遺漏。

報告稱,2015年中國資本外流規模為6760億美元,並預計今年中國將出現類似的資本外流。

國際金融協會代表逾500家個全球最大的私人銀行、保險公司、對沖基金和其他金融公司。

國際金融協會總裁兼首席經濟學家查爾斯·科林斯(Charles Collyns)表示,新興市場以中國佔大部分的資本外流,真的是聞所未聞。而中國資本外流今年可能加快(而非減慢)的風險仍然存在,這種局面很可能沖擊世界各地的市場和經濟體,“中國境內的風暴傾向於被全球金融體系放大”。

中國外儲不斷縮水

資金外流引發人民幣貶值和中國外匯儲備的縮減。這幾個問題似乎已經形成惡性循環,互為因果。

2016年新年伊始,中國給全球市場帶來一場不小的震撼,人民幣兌美元在岸匯率新年開始的一周下跌了1.5%,人民幣兌美元離岸匯率也下降了1.7%,在岸和離岸匯率之間的差異達到創紀錄水平。

為穩定人民幣匯率,人行不斷拋售美元,但其代價不菲。2015年12月,中國外匯儲備下降了創紀錄的1079億美元,這不僅顯示干預成本的高昂,也反映資本外流的上升。

在過去的12個月內,中國外匯儲備累計下降超過5000億美元,海通證券分析師米蘭達·卡爾(Miranda Carr)表示,這種情況如果再持續幾個月,中國將燒掉超出峰值水平三分之一的外匯儲備。

此外,2015年12月人行口徑人民幣外匯佔款餘額下降7082億元,降至24.85萬億元,創有記錄以來最大下降規模;中國金融機構口徑12月末人民幣外匯佔款環比下降6289.82億元,至26.6萬億人民幣,為歷史第三大降幅。以上指標的下跌也反映資金外流的狀況。

招商證券高級金融分析師劉東亮認為,外儲的巨額下降可能對應著資本外流規模的加大。

申萬宏源首席宏觀分析師李慧勇也表示,外儲加速下跌說明資本外流壓力加劇。人民幣匯率大幅貶值必然造成資本外流加速。

約有萬億資金缺口

作為基礎貨幣,外儲和外匯佔款的減少必然降低人行貨幣的投放能力,降低市場流動性。本周以來,資金面突然開始緊張,儘管從15日到20日的六天之內,人行已釋放7900億流動性,但資金依然是「雨露難求」。1月20日,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的加權平均數據顯示,繼1月19日(周二)上漲18個基點後,14天期回購利率早盤再度飆升19個基點至3.01%,創去年六月以來最大漲幅。隔夜回購利率升至逾9個月高點 。

銀行間隔夜質押式回購最新利率大漲40bp,達2.4%,最高成交價達到5%。7天及14天回購利率,最新水平分別上漲了50bp和100bp,足見資金的緊張程度。

華東一銀行交易員稱,資金超級緊張,大額支付系統到5點半還未關閉。包括各大行在內的主要供給方出資廖廖,借錢機構早盤頭寸難平。

廣發銀行分析師對彭博表示,儘管人行注入了流動性,市場資金面仍然偏緊。

民生固收表示,財政存款上繳約4000億,外匯佔款本月流失約6000~8000億,過年前M0擾動約1萬億,MLF淨投放+28天逆回購投放約4800億,納入後續流動性支持6000億,靜態缺口資金約有萬億規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