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台灣將舉行第六次的直接民選總統大選。回顧歷史,台灣的民主法治或許不盡人意,但是從社會脈動中可以確定,台灣的公民覺醒已使社會更推向成熟民主。民主法治的發展,不只會改變台灣人民,也會對中國人民產生深遠影響。

和美國的成熟民主相比,台灣民主法治似乎還有很大進步空間。有人說,台灣社會和中國大陸相比非常民主,但與歐美相比則顯得近乎民粹,例如大選前,利用低薪、社會不公、反課綱和太陽花學運等議題炒作,挑弄民眾情緒、激化對立。然而,台灣人民真的這麼「民粹」嗎?

台灣人權律師邱晃泉表示,民主社會可用四項簡易指標檢視,首先是自由而公平的選舉;其次為民意代表行使職權按照一定程序;接著是人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最後是資訊流通順暢,不由少數人獨佔。

客觀對照,不難發現台灣的民主確實不夠成熟。除了選舉仍有「投票部隊」,「還有中共插手干擾,影響更不僅止於政策面。」

他說台灣社會真正走向民主的時間並不長。「我們畢竟是自由社會,缺點可以暴露出來。」邱晃泉認為,民主沒有速成班,需要時間與歷練,台灣也漸漸有能力去改善。但他認為台灣未來會向更成熟、更民主的社會邁進。邱晃泉強調,人民應漸漸體會「政治是眾人之事」,要敢於主動表達。例如反課綱和「太陽花」很多年輕人,了解自己的主張後,願意勇敢表達。

他又說,戒嚴時期教育下的中年人、老年人,思想也會慢慢被改變。此外,民主思潮的影響將不止侷限於台灣內部,對中國大陸更是一波強大的衝擊。

相對中國大陸,台灣人民享有更多自由。目前在中國大陸的政治體制下,社會距離法治概念中的「有法必依」的階段仍有一段距離。權力仍然凌駕於法律。但同是華人社會的台灣,則有另一番景象。

台灣政黨時代力量首任執行黨主席黃國昌表示,自己走訪多國法院,清楚看見中共法院秘密審理的不公,「在中國,人民只是想爭取最微薄的人權,在經過根本不透明的司法程序或甚至沒經過司法程序,人身自由就被剝奪。」 

他表示,司法不公與人權剝奪除顯示中共本質的邪惡,也透露其對民主法治的恐懼。限制大陸人於選舉期間到台觀光就是一項證明。「儘管缺點很多,台灣選舉仍是民主且自由的。這也是中共最怕中國人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