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2016年1月6日,北韓官方宣佈成功進行了氫彈發射試驗,此消息震驚世界,立刻遭到世界多國的紛紛譴責。北韓在進行前三次核試驗時,都曾提前至少半個小時通報中國和美國,但是這一次卻沒有。中方對此很快作出回應,稱其事前不知情,並表示「堅決反對」。

從2006年10月9日開始到現在,北韓已經進行了四次核試驗,本文將揭秘這四次核試驗的內幕。

中國與北韓關係歷史

北韓金家政權的建立,其背景是上個世紀二戰後共產主義陣營與西方自由世界陣營的對峙,其後台老闆是前蘇聯和中共政權,金家政權能夠維持暴政統治,完全依靠蘇聯和中共政權的支持,包括經濟和軍事方面的全方位供給。中國是北韓最大的貿易夥伴,以及國內食物、武器和燃料的主要來源,自1990年代初,北韓國內的食品和近90%能源供應由中國提供。

從總體上來看,北韓與中國的關係,也就是金家政權與中共政權的關係。在經濟上,北韓幾乎完全依賴中共的援助,作為交換,中共把北韓作為抗衡西方國家的工具。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北韓戰爭之後,幾十年來,北韓作為一個共產極權專制國家,經過金家三代人的獨裁統治,重現了所有共產專制政權所有的罪惡。金家對內實行獨裁統治,壓迫人民,傾舉國之力供一己享樂,造成國內大饑荒蔓延,民眾餓殍遍地,紛紛南逃。金家父子三代人對黨內的政治對手的清洗異常殘暴血腥,金正恩上台後甚至處死了自己的姑父張成澤。

在國際上,北韓利用向世界訛詐的方式來換取中共對金家政權的全方位支持,而中共通過北韓這個流氓小兄弟作工具,用來對抗挑戰美國和西方世界。北韓不厭其煩地玩弄「核訛詐」這種危險的遊戲,目的是要實現獨裁者金正恩個人權力的最大化,最終換來維持獨裁統治能夠繼續的基本的經濟生命線,中共則是北韓的後台和幕後操控者。

這樣的遊戲,中共用所謂的六方會談玩弄了多次,一般都是按照以下程序進行:北韓作出核訛詐舉動,隨後聯合國制裁,美方發出警告,接下來例行公事進行各方心照不宣的遊戲規則,美國和國際社會給中國政府施加壓力,要求中國政府在解決北韓核問題上發揮更大的影響力等等。所謂的六方會談,就是中共與北韓向國際社會表演的雙簧遊戲。

江派與北韓關係密切

在習近平上任之前,中共江派掌控著對北韓的決策。據此前媒體報道,北韓的金正日政權同江澤民集團關係尤為密切。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遠東記者謝里登曾報道,周永康是北京與金氏父子維繫關係的橋樑,上任領導人金正日2010年正式指定金正恩為繼承人後舉行閱兵儀式,周永康是金氏父子「唯一同台的外國人」。

江派現任常委張德江當年在北韓金日成綜合大學經濟系過了兩年全日制的留學生活。江澤民的軍師曾慶紅也曾與金正日打得火熱。2001年3月,曾慶紅為江出訪打前站前往北韓時,受到了金正日的「熱烈歡迎」,北韓後來還特意發行了曾慶紅與金正日在一起的郵票小型張。據媒體報道,北韓還是薄、周政變失敗後的退路之一。

江派要員與北韓高層互動密切,此前是曾慶紅、周永康和張德江,如今是劉雲山。去年10月10日,北韓舉行大閱兵時,北韓拒絕了中共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率團訪北韓,而是特邀江派常委劉雲山訪北韓。據報,劉雲山不僅充當北韓閱兵的「電視轉播幕後總指揮」,而且還提前派出轉播北京閱兵的中共央視主要技術團隊幫助北韓。此前被取消的北韓樂團到北京的演出,就是江派常委劉雲山訪問北韓商定的結果。

三次核爆時間點與中共政局重大事件對應

第一次是2006年5月初,胡錦濤以軍委主席的身份在黃海視察北海艦隊時,遭暗殺未遂;2006年6月中旬,胡錦濤親自下令,向上海派遣了中紀委調查組調查陳良宇,陳曾是江澤民集團的理想接班人選;2006年9月24日,陳良宇因被指與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有所牽連,被免職;並於2008年被判處有期徒刑18年。2006年10月9日,北韓進行首次地下核試驗。

第二次是2009年4月23日,中共海軍史上規模最大的多國海上閱兵活動在青島海域舉行,來自29個國家的海軍代表團、14國海軍21艘艦艇匯聚黃海。據港媒披露,閱兵開始之前,胡得到密報:江澤民的人馬準備在23日早上9點開始的閱兵時,再次暗殺胡錦濤。胡突然改變計劃,採取一系列措施後,暗殺未遂。 2009年5月25日,北韓進行第二次地下核試驗。

第三次是2012年2月,重慶事件爆發,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薄熙來企圖政變的陰謀曝光,胡錦濤、習近平、溫家寶等聯手拿下江派權力繼承人、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中共高層公然分裂、權鬥公開化。中共「十八大」,習近平接替胡錦濤,開始了中共黨政軍中的反腐「打虎」運動。2012年12月13日,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落馬,這是中共「十八大」後首名落馬的江派「老虎」。2013年2月12日,北韓進行了第三次地下核試驗。

習近平改變對北韓政策

近年來,隨著中國與南韓關係的日益加深,北韓屢次違反國際協議進行核試驗並被國際制裁。中國民眾逐漸認識到北韓是中國的負擔,中國因為支持北韓,使得中國的利益受到損害,在國際社會上也是醜聞。習近平上任之後,對待北韓開始採取與中共過去以及江派不同的策略,開始與北韓保持距離。

2014年7月3日至4日,習近平首次訪問北韓半島時,越過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見南韓總統朴槿惠,顛覆了過去中共的傳統做法。在習近平掌權後,金正恩多次釋放訪問北京的意圖,但都未獲答應。南韓總統朴槿惠卻已經與習見過5次面。這釋放出一個強烈的信號,習近平當局對待北韓的外交方針已經發生了根本轉變。

習近平上台執政之後,包括疏遠北韓在內,實行了一系列措施,比如提出依法治國、開放自貿區、人民幣納入SDR、懲辦黑客、舉辦習馬會改善台海關係以及實行軍改等等,都是希望與世界接軌、實現轉型的舉措。

與此同時,江派勢力一直與北韓保持密切互動,北韓問題也成為江派對抗習近平的工具,此前江派主導的北韓到北京演出就是這樣的情況。這次北韓的第四次核試驗也是如此。

第四次核爆是升級行動

從北韓前三次進行核試驗的時間點,大都可以與中共內部政局發生的重大事件相對應,也就是胡溫習陣營與江派的激烈博弈相對應。這從一個側面證明了,中共內部江派勢力一直與北韓保持密切互動,北韓問題也成為江派對抗習近平的工具,此前江派劉雲山主導的北韓到北京演出就是這樣的情況,而此次北韓在2016年新年開始的核試驗,是江派勢力利用北韓捆綁習近平行動的延續和升級。

習近平陣營的大陸新媒體「俠客島」發表文章,分析北韓核爆原因時稱,「這次氫彈事件,本質上就是北韓為七大(北韓勞動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作出的一次高調姿態;既能向國際示威,又能向國內宣示自己的權威——無論哪一項,都能鞏固金正恩唯一領導體制的最終形成」。除此之外,還有其它原因:北韓進行核試驗,有其政權維持存在對國內和國際兩方面的需要,但這種一意孤行、破壞地區和平的舉動,恰恰符合了中共江派利益的需要。

2015年是習近平上台執政的第三年,三年來中共的政局發展,主要是圍繞習近平與江澤民集團的激烈政治博弈展開。而2015年是習近平針對江澤民集團反腐打虎取得階段性勝利的一年,習近平對中共軍隊、外交、政法等多方面的控制都取得進展,特別是新年以來習近平啟動軍改壓陣,此前江澤民的秘書、總政治部副主任賈廷安被傳遭停職審查,江澤民之子江綿恆的兩名馬仔、上海副市長艾寶俊、前聯通董事長常小兵落馬後,日前習近平批「太上皇」的言論首次曝光,其中還包括影射江澤民的「丹書鐵券」,「鐵帽子王」等言論,這釋放出習近平當局2016年「打虎」鎖定江澤民的信號。

在這種局面下,此前江派針對習近平在多方面展開的政變奪權行動都已失敗,比如製造社會重大安全事件、製造股災等等。如今,江派能夠利用的資源越來越少,其能夠在國內製造重大事件和危機的機會與可能性也越來越少,北韓則成為了江派僅剩不多可以利用的資源。北韓在新年進行的核試驗,從中共江派的角度來說,可以說是對習近平發動的一次「恐怖襲擊」。

習近平上台之後,在中國社會、經濟、外交等多方面都採取了與此前中共江派不同的做法,實行了一些改革措施,試圖有所作為。習近平時政需要一個穩定的國內和國際環境。

北韓核試驗,使得東亞各國的局勢趨於緊張,這給在維持地區安全穩定扮演重要角色的習近平當局帶來國際壓力;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分散和緩解了習近平反腐打虎給江派帶來的壓力;另外,習近平不久前剛剛提出振興東北三省的經濟,但這次北韓核試驗不僅給東北三省帶來環境的破壞,也帶來人心的恐慌。

總而言之,北韓核試驗,對於中共江派勢力來講,有些像一場孤注一擲的賭博和最後的垂死一擊。

未來局勢展望

展望後勢,由於習近平對北韓採取了與此前中共江派不同的政策,北韓此次的超越底線的行為,可能會加速習近平對北韓政權的強硬立場,這將會表現在兩個方面。

第一,習近平當局此次發出的官方回應,措辭強硬如「堅決反對」等,預示著習近平當局隨後很可能對北韓採取實際的包括經濟方面的制裁措施,這些制裁措施一方面可以更多地拉遠與北韓的距離,同時也符合國際社會對北韓的主流立場,是與國際接軌的舉措,將會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和歡迎。

第二,對北韓採取強硬立場或者制裁措施,將會獲得中國民眾的支持,同時,也是對與北韓關係密切並勾結的江派勢力的沉重打擊。江派勢力中,與北韓關係密切的張德江、劉雲山等人很可能將會因此受到問責或削權,與北韓互相聯手製造危機的人最終也將會被處理和清除。多年來,中共與北韓之間向國際表演的雙簧遊戲也可能將走向結束。

北韓核試驗事件,或許間接將成為習近平當局加速處理江澤民集團的催化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