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延續七天跌勢,中共央行昨日再度擴大下調人民幣中間價,引發離岸價格暴跌,進而震散A股,滬深300指數再挫7%,4日內兩次觸發二次熔斷,史無前例地不足30分鐘全面停市。消息拖累全球股市齊齊下跌。到晚上,中共證監會宣佈,暫停實施了四個交易日的指數熔斷機制,承認負面效應大於正面。市場消息指,人民幣大貶加上政局動盪,近日資金大批逃出中國,12月外匯儲備減少1,079億美元,創下有史以來最大「走資」。國際金融大鱷索羅斯則認為,中國經濟已陷危機,令人想起08年金融海嘯。現在中國借人民幣貶值,將問題轉嫁至全球。

1月7日晚,滬深證券交易所和中金所宣佈從1月8日起暫停實施指數熔斷機制。

僅實行4日的熔斷機制被叫停,上交所、深交所及中金所晚上通告,為維護市場平穩運行,經中證監批准,於今日(1月8日)起暫停熔斷機制。新聞發言人稱,機制有一定「磁吸效應」,起了助跌作用,負面影響大於正面,決定暫停熔斷機制。

中金所並宣佈,《滬深300股指期貨合約》、《上證50股指期貨合約》和《中證500股指期貨合約》中的每日價格最大波動限制由上個交易日結算價升跌7%調整為10%。

15分鐘熔斷 暴跌7.32%

踏入2016年,A股四個交易日內已經4次觸發了熔斷機制,兩天提前收盤。A股7日開盤13分鐘後,滬深300指數跌超5%,觸發一檔熔斷機制,自9時42起暫停交易15分鐘。恢復交易後約2分鐘,滬深300指數跌幅迅速擴大至超過7%,觸發二檔熔斷機制,自9時59起停止交易至收市,創下25年股票交易史上最短交易日的紀錄。

上證綜指接連失守3,300點、3,200點,報3,115.89點,跌幅7.32%。所有板塊均出現下跌,銀行板塊領跌。深證成指報10,745.47點,跌979.41點,跌幅8.35%。

大陸股市暴跌拖累全球

《今日美國》7日報道,受中國股市大跌影響,7日全球各地股市普遍下跌,在歐洲,德國的DAX指數下跌3.5%,法國CAC 40指數下跌2.8%,英國FTSE 100指數跌2.8%。在亞洲,日本日經指數下跌2.3%,香港恆生指數下跌3.1%。

美國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7日以下跌1.35%開盤,最深跌幅達1.86%。7日股市開盤前的交易,納斯達克指數下跌近2.5%,標準普爾500指數下跌2%。

另外,美國基準原油期貨價格下跌超過3%,每桶低於33美元,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已降2.5%,每桶僅33.39美元。

文章說,市場人士擔心中國是否正在將經濟衰退出口到全球各地,並引起全球經濟危機。

股市業界促取消熔斷機制

中證監召開緊急會議研究市場情況和討論市場熔斷機制。有基金業高層出面向證監會遊說,冀改進現有機制。

交銀國際首席中國策略師洪灝認為,「熔斷機制」最好取消。「現在無量暴跌。你的市場流動性消失了,現在是一個非常閉鎖的環境。我覺得最好能把熔斷機制去掉。」

他並提醒投資者千萬不要輕易撈底。「任何一個風吹草動都會被現行的交易制度所放大,但是它的重心是向下的,所以不要想著去抄底,暫時不要加風險。」

證監會再下令禁股東減持

有陸媒認為這次暴跌原因為:

1、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大跌

2、註冊制實施進度超預期

3、周三美股收盤均跌逾1%

4、1月8日減持禁令到期

在收盤後1個小時,證監會出台《上市公司大股東、董監高減持股份的若干規定》,該規定要求:大股東在3個月內通過證券交易所集中競價交易減持股份的總數,不得超過公司股份總數1%,並自2016年1月9日起施行。

去年7月股災後,當局曾下達禁止減持令,不過仍然有包括中國人壽等公司公開減持。有基金經理亦向本報表示,這類規定很難落到實處,「你不准沽,他們一樣有辦法沽,比如找證券行借貨沽。」擔憂市場信心不穩之下,股市再釀踩踏風波。

投資者擔心的最大風險

昨日另一市場焦點,是人民幣連續第八日下跌,人民幣已貶值近2%,引發市場拋售。

人民幣兌美元即期昨日開盤後即大跌至6.5945,跌幅超過300點;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定在6.5646,較上個交易日大跌332個點,是2011年3月以來的最低水準,引發市場拋售人民幣。而在岸人民幣收市價跌364點子,報6.5939兌1美元,離岸人民幣1分鐘內由6.6952元下跌至6.7585元,貶值幅度超過600點,其後大幅反彈。

恐慌加劇 恆指跌兩年半低位

匯價波動,位於上環的找換店頻頻改掛牌價,每百港元兌85或86元人民幣。現場有市民表示,還會觀望匯價走勢,認為人民幣還會再貶。

人民幣貶值恐慌加劇下,港股昨日急挫。恒指低開208點後,跌幅迅速擴大,雖然午後喘定,但尾市再次急跌,收市報20,333點,跌647點,創兩年半以來低位,成交超過一千億元,是逾兩個月以來最多。

路透社報道,交易員稱,中間價連續大幅下調並且低於上日收盤價,人行主動引導貶值意圖明顯,市場恐慌情緒加劇,期待管理層能及時溝通,避免市場出現恐慌踩踏。

英國《金融時報》1月7日報道,已經處於近五年最低位的人民幣匯率走低的速度,引發了人行再度干預的前景。目前北京方面正尋求控制其脆弱的匯率政策。

高盛亞太區首席股票策略師慕天輝(Timothy Moe)表示,近期,人民幣大幅貶值已經是投資者擔心的最重大風險。IG首席市場策略師Chris Weston表示,人民幣是所有擔憂因素中的核心。

索羅斯:看見08金融風暴

市場懷疑中共央行有意引導人民幣下跌,進而擔憂中國經濟增長速度會加速下滑。「聯匯之父」祁連活前一天也表示,中共當局允許人民幣貶值,認為未來中國經濟最大的危機在於債台高築。

國際著名投資者索羅斯(George Soros)昨日在斯里蘭卡一個經濟論壇上表示,中國在尋求新增長模式上遇到困難,亦面臨重大調整問題,形容已是一場危機,「讓我回想起2008年曾經歷的危機」。而將人民幣貶值是把問題轉嫁其它地區。

索羅斯又警告,全球經濟正面臨一場危機,現時全球正步向通縮,美國回復正利率,將對發展中國家構成重大影響。

12月外儲跌幅史上最大

人民幣貶值亦加大資金外流的風險。中共央行宣佈,去年12月外匯儲備33,304億美元,為三年多新低,較11月的34,383億美元,下降1,079億美元,跌幅為史上最大。

據外電報道,除入市干預匯價外,中國人民銀行考慮推出更多措施,以避免人民幣匯率大幅波動。人行考慮的措施主要為限制遊資特別是外資炒作,或利用離岸在岸匯差進行套利;同時將加大對虛假貿易背景交易的核查力度。

目前市場的擔憂在於,人行如果繼續引導人民幣貶值,會造成大量資本持續外流。

另外,香港金融管理局發言人表示,會密切留意離岸人民幣市場情況。本港人民幣資金池規模,自2015年8月11日人民幣匯改以來,已有縮減趨勢,光大銀行香港資金業務副主管顏劍文表示,由於已爆發贖回潮,估計港人民幣資金池本月將會縮減200億至300億元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