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大紀元記者賀詩成綜合報道】1月7日,人行公佈數據顯示,2015年12月,中國外匯儲備縮水至33303.62億美元,創逾三年新低。12月外儲環比下降1079億美元,創歷史單月最大降幅。

11月人行外匯儲備餘額環比下降了872.23億美元,為2011年以來的第二大降幅。

路透社報道認為,12月外儲下降與人民幣貶值行情方向一致,考慮到2016年開年人民幣大幅暴跌,監管層雖然有意向清潔匯率靠攏,但適度干預市場恐怕難免,且強勢美元亦可能令非美元外儲資產縮水,未來外匯儲備下降仍是大概率事件。

一家股份行外匯交易主管亦表示,外儲下降反映出結售匯市場供需失衡,從這個數據大概能預計到結售匯的數據不太好看,1月外儲繼續下降的概率比較大。

一中資行交易員則認為,外匯儲備還會繼續減少,這與人民幣貶值預期相關,現在絕大多數人還是認為人民幣會貶值。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認為,外儲大降凸顯人行正在與市場抗爭以力挺人民幣,而非有些人猜測的那樣操縱人民幣貶值。

2015年8月11日,人行調整了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並讓人民幣貶值,當月外匯儲備下降了939億美元,在當時創下了最大月度降幅紀錄。這個紀錄已被上述新數據打破。

外儲暴跌對應資本外流

招商銀行高級金融分析師劉東亮表示,超預期的降幅可能對應著資本外流規模加大,這也可以解釋為何會暫停部份外資行的跨境業務。

劉東亮認為,外儲超預期下降會令市場看貶人民幣的預期升溫,也會令市場猜測,人行後續干預匯率難以保持足夠的力度和節奏,因此可能不利於穩定匯率,資本外流壓力恐將持續。

申萬宏源首席宏觀分析師李慧勇也說,外儲加速下跌說明資本外流壓力加劇。12月人民幣匯率超預期大跌,離岸和在岸分別暴跌了1441和955點,且兩者匯差擴大至751點。人民幣匯率大幅貶值必然造成資本外流加速。

中國外儲或許並不充足

中國外匯儲備在2014年6月達到近4萬億美元的峰值,此後一年半的時間,外匯儲備餘額累計下降6628.51億美元。隨著人行出售美元儲備以抑制人民幣走弱,中國外匯儲備幾乎每個月都有所下降,迄今累積降幅為16.6%。2015年12月16日美聯儲(Fed)加息也加劇了中國的資本外流。

一財網1月7日報道,在業內人士看來,隨著美聯儲進入加息周期,人民幣對美元存在貶值預期,資本的流出不可避免。

中國的貌似龐大的外匯儲備一直被視作金融穩定的最終保障,因為它們可被用來對沖資本外逃、或救助正努力應對壞賬增加的國內金融機構。

然而,在人民幣貶值預期增溫和資本外流加劇的背景下,中國外匯儲備是否充足,成為許多人關注的問題。

中共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原司長管濤日前對陸媒《第一財經日報》表示,去年前三季度外匯儲備實際降幅(去掉估值效應)是2271億美元,目前中國3萬多億美元的外匯儲備規模水平並不多。如果按照傳統的衡量外儲是否安全的標準,中國早就超過下限標準,一般都認為是3~4個月的進口,或者能夠應付當年到期的外債,傳統指標來看,中國外儲遠遠超過了警戒標準。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研究室主任張明近日撰文稱,中國的外匯儲備是否充足,取決於人行想要幹甚麼。

張明表示,如果人行通過加快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儘快消除市場對人民幣持續貶值的預期,加強對短期資本流動的管制,3.44萬億美元(截至2015年11月底)外匯儲備還算足夠。但如果人行依然採取逆市干預的做法(出售美元、購入人民幣)來維持短期匯率穩定,並繼續加快資本賬戶開放,那麼隨著匯率貶值預期與短期資本流動的相互增強,當前的外匯儲備可能未必足夠。

中國外匯儲備有限 最終不得不讓人民幣貶值

英國《金融時報》2015年10月19日報道,中國外匯儲備有可能很快耗盡的前景,令外界對中共政府防範危機的能力產生懷疑。這還引發了另外一個疑問:人行的外匯干預將持續多長時間、以及這對全球經濟穩定將意味著甚麼。

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中國經濟學家姚偉表示,人行資金規模相當可觀,但並非無限。

他說,人行為了匯率穩定而實施的干預措施不宜持續太長時間。1萬億美元絕對是人行能夠賣出的最大值。

中國外匯儲備的構成屬於國家機密,其數據本身仍令人困惑。

中國外匯儲備頗為神秘的另一個原因是中國的離岸干預。人行傳統上將外匯干預限於國內市場,但最近,人行買進了離岸人民幣,以縮窄在岸人民幣與離岸人民幣匯率間的價差。分析師猜測,外管局將離岸人民幣算作「外匯」儲備,這實際上令其外匯儲備看上去遠遠大於實際的規模。

瑞銀(UBS)中國經濟學家汪濤估計,中國持有1.4萬億美元美國國債以及8000億美元其它國家(主要是歐洲國家、英國和日本)的國債,二者之和遠低於3.5萬億美元的官方數據。

不過,她表示:「有關外匯儲備充足性和流動性的普遍擔憂,更多反映的是當前市場對中國的極度悲觀看法,而非事實和現實。」

對於中國這種實行固定匯率制和資本管制的經濟體,IMF建議央行外匯儲備應佔到短期債務的30%、出口額的10%、廣義貨幣(M2)的5%至10%。蘇格蘭皇家銀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駐香港高級市場策略師曼蘇爾·莫希-烏丁(Mansoor Mohi-uddin)表示,以這些標準計算,中國需要1.6萬億美元至2.6萬億美元外匯儲備。

這與姚偉的觀點一致:在外匯儲備降至安全水平以下之前,中國大約能夠再花費1萬億美元用於支撐人民幣匯率。

鑒於中國外匯儲備有限,經濟學家認為,中共政府最終將不得不允許人民幣進一步貶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