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巧言令色,鮮矣仁。」-- 論語學而篇

剛獲選為區議員的何君堯出席電台節目,就銅鑼灣書店股東和職員相繼失蹤事件表示,非法跨境執法當然是不容許,但現實政治的確是有超越法律的時候,無論當事人是自願或被擄劫,跌入他人地方,就受當地司法管轄。

他更引用電影職業特工隊的情節,以及美國特種部隊在巴基斯坦捕殺拉登事件,以支持自己的觀點。

相信讀者們對何君堯的品格已一清二楚,令人詫異的是,這個曾經受過高等教育的專業人士,竟然完全沒有邏輯思考的能力。

首先,電影情節與現實世界發生的事情,完全是兩碼子的事。在電影世界,編導可以天馬行空,隨意將電影情節戲劇化,及將主角塑造為無所不能的英雄人物。

回到現實世界,將美國在巴基斯坦境內捕殺拉登,與銅鑼灣書店事件相提並論,決不恰當。拉登生前是極端恐怖組織阿爾蓋達的首腦,親自策劃九一一事件,是自由世界的公敵。相反,銅鑼灣書店只是一家商業組織,它的經營完全沒有牴觸香港的法律,中共政權禁止國內售賣它出版的眾多書籍,原因是這虛弱的政權違法違憲,不容國民自由接收訊息。

其實,美國在巴基斯坦捕殺拉登後,兩國關係一度墮入冰點。巴基斯坦對美國私下在其境內進行獵殺行動,十分不滿,充份反映國際社會對主權的重視。

中國大陸和香港並非國與國的關係,但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港人理應享有言論及出版自由。假如中共政權因不喜歡銅鑼灣書店出版的書籍,便可跨境擄劫當事人,是徹頭徹尾的犯罪行為。

事情發生後,環球時報一連三天發表評論員文章,言論充份顯示其對法治的無知,以及目中無人的態度。

一班毫無廉恥的狗奴才,如梁美芬、吳亮星等,更急不及待為中共開脫,港人實在忍無可忍。時至今日,不能不說一句:哀我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