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大紀元記者賀詩成綜合報道】1月 7日(周四),人民幣兌美元即期開盤後即大跌至6.5945,跌幅超過300點;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CNY=PBOC定在6.5646,較上個交易日大跌332個點,也比6日收盤價低超過70點,雙雙刷新近五年新低。

路透社報道,交易員稱,中間價連續大幅下調並且低於上日收盤價,人行主動引導貶值意圖明顯,市場恐慌情緒加劇,期待管理層能及時溝通,避免市場出現恐慌踩踏。

投資者擔心的最大風險

英國《金融時報》1月7日報道,已經處於近五年最低位的人民幣匯率走低的速度,引發了人行再度干預的前景。目前北京方面正尋求控制其脆弱的匯率政策。

人民幣近日的大幅下跌令投資者意識到,中國經濟可能正以高於預測的速度放緩。

投資者擔心,人民幣若發生意外快速的貶值,將進一步破壞中國經濟的穩定,並可能在整個地區引發一波競爭性貶值。

高盛亞太區首席股票策略師慕天輝(Timothy Moe)表示,近期,人民幣大幅貶值已經是投資者擔心的最重大風險。

IG首席市場策略師Chris Weston表示,人民幣是所有擔憂因素中的核心。

1月6日,人民幣下跌0.5%,至2011年3月以來的最低水平。

人行干預將付出越來越高的成本

據CNBC報道,為安撫動盪的市場,人行1月5日向銀行系統注入大量資金,但人民幣的再度暴跌引發了市場更大的恐慌。

分析人士認為,如果人行堅持維持匯率穩定,將會付出越來越高的成本。市場如果不斷下挫,人行不得不持續賣出更多美元。

資本外流的風險

目前市場更大的擔憂還在於,人行如果繼續引導人民幣貶值,會造成大量資本持續外流。

法國興業銀行的數據顯示,2015年第三季度,中國已經連續6個季度出現淨資本流出,總規模達2210億美元。

據華盛頓銀行業遊說團體國際金融協會(IIF),2015年投資者自新興市場抽離的資金估計達5400億美元,其中多數資金來自中國。一些民間部門的估值顯示,撤資金額接近1萬億美元;人行賣出約5000億美元以抵銷這些資金外流,並防範人民幣重挫。

日內瓦Unigestion的股票投資主管Bruno Taillardat表示,投資者應對資金撤出中國及對人民幣的進一步下行壓力保持高度警覺。

萬億美元套利資金或外逃

財新網專欄作家、投資專家貝樂斯1月7日撰文表示,要弄清楚人民幣為甚麼貶值,先要了解人民幣為甚麼一度升值。

他說,中國經濟過去十多年的快速發展和投資機會增加,海外資金大量流入;而出口的快速增長,順差越來越多,都推升了人民幣匯率。

此外,從2009年開始,國際套利資金的湧入也支撐了人民幣匯率的上漲。目前,正是這些套利資金決定了人民幣匯率的貶值。

據國際清算銀行的統計,這種套利的資金高達一萬多億美元。更為危險的是,這一萬多億套利資金,有高達70%是一年以內的短期貸款,必須不斷的滾動續借。

一萬多億美元大約占外儲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說外儲裏約有三分之一是套利熱錢,這些錢一有風吹草動,就會迅速撤離。

文章說,投機者在前幾年因加槓桿輕鬆獲得了高額的收益,推高了人民幣匯率。如今,投機者大量出逃,造成人民幣貶值,而全體持有人民幣資產的人則為此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