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1月5日,有陸媒披露周永康兒子周濱和侄子周鋒違規「合作開發」6塊油氣田,隱秘獲利7.6億多元的一些細節。據此前報道,周濱還利用周永康的權勢,通過「撈人」斂財,甚至涉嫌用法輪功學員調包死囚及活摘器官。

周濱、周鋒違規開發 獲利7.6億

1月5日,陸媒《新京報》報道,周永康之子周濱,一手拉下了中石油系蔣潔敏、王道富、冉新權等多名高管。

2015年10月,中共國資委原主任蔣潔敏犯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6年。

蔣潔敏的起訴書中提及的在油氣田區塊合作開採等事項中獲利的「他人」,便是周濱和周永康侄子周鋒等人。周氏兄弟違規開發6塊油氣田,隱秘獲利7.6億多元。

報道稱,目前,周濱、周鋒相關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非法收益被收繳。

除了周濱妻子的娘家人、「中旭系」的實際控制人吳兵、周濱的大學校友米曉東之外,周濱還有第四隻「白手套」,即周濱的西南石油大學校友楊保東。

案件知情人透露,2005年9月,周永康曾要求蔣潔敏支持周濱在中石油開展業務,蔣潔敏表態一定會支持照顧好周濱。此後,周濱與蔣潔敏建立了直接聯繫。

2007年前後,在幫助新榮國際和中航世新組成的招投標聯合體順利中標中石油系統的燃氣輪機發電機組項目後,楊保東、周濱、米曉東以收取代理費的名義,非法獲利1,500多萬元,其中周濱、米曉東共分得120萬美元,周濱得到其中的100萬美元。

相關財務數據顯示,周濱通過股權變更的方式將秋海和德淦及4個區塊的合作開發權轉讓給吉林天卓,共獲款5.56億元,扣除投入,周濱實際獲利5.4億多元。

報道披露,除為兒子周濱謀利之外,周永康也曾要求蔣潔敏對侄子周鋒在中石油系統開展業務予以關照。

周鋒的父親周元青曾擔任無錫惠山區國土局副局長,母親周玲英在無錫商界頗有名氣,其控股公司壟斷江陰奧迪車銷售,並與中石油旗下「崑崙能源」合作涉足液化石油氣項目。

案件知情人透露,周鋒去找蔣潔敏,提出要做油田區塊合作開發業務。蔣潔敏給王永春打電話,要求給予支持。

王永春安排下屬在吉林油田分公司所屬油氣田區塊中挑選了中窪北油田區塊、農安構造北高點氣田區塊,2004年9月直接與周鋒實際控制的北京宏元達公司簽訂合作開發中窪北、農安北區塊合作開發合同。

據了解,兩個區塊中,農安北區塊沒有探明儲量,僅有控制儲量,不符合對外合作開發條件,按規定不得合作開發。

截至2013年10月,宏元達公司在上述油氣田區塊合作項目中,累計非法獲利2.14億元。

2015年7月20日,襄陽市中級法院公開開庭審理王永春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一案。2015年10月13日,王永春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

以法輪功學員調包死囚

已落馬的原中共公安部部長助理鄭少東曾交代,周濱利用父親周永康的影響力,在周曾工作過的地方或部門,大搞權錢交易。周濱還涉嫌介入司法案件收取錢財。在甘肅、山西、遼寧,他「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使一些難以置信的重大案件未獲應該的審理。

另據此前報道,周濱因其父的權勢與影響力,專門從事賣官、減刑、調包死囚犯來獲取巨利,周永康父子曾一度用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頂替死囚犯被執行死刑,在行刑時器官被活摘,法輪功學員被活活疼死,而死囚犯被洗白後再回社會。

消息稱,周濱在這過程中收取數額巨大的金錢利益,因他父親是周永康,周濱只需付給相關司法人員數十萬元好處,就可以把死囚犯換成法輪功學員被執行死刑。在中國司法系統,調包一個死囚犯的黑市價格大約是300萬元人民幣,這已是一個半公開的秘密。

周永康父子的惡行,最終招致現世惡報的下場。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被立案審查。2015年6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級法院對周永康受賄、濫用職權、故意洩露國家秘密案進行一審宣判,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