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全港唯一保留至今的市區圍村衙前圍村,將於本月25日清拆。昨日仍留守的村民舉辦衙前墟,賣二手物品、街頭理髮等,盼引起社會關注,保留當地風土人情。

衙前圍村有六百多年的歷史,是全港僅存的市區圍村,受收地影響,被限於本月25日清拆。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此前曾到市建局遞交請願信,抗議政府強權搶地。距離清拆日子不足一個月,昨日有部份仍留守的村民,在僅剩的小村舉辦衙前墟。

居民不捨街坊情意

現年52歲的村民郭裕家,在衙前圍村居住及經營街坊理髮店已有20多年,「剪髮只要20元,價格二十年未變」,「樓上居住樓下開舖」是村裏典型的生活方式。自己住所的樓下就是理髮店。郭先生表示因沒有租金,生活過得去,輕鬆自在沒壓力,在寸土尺金的香港已是非常幸福。

對於即將面臨「居無定所」的困境,郭裕家表示最不捨的是街坊情意。有別於現時住在高樓大廈裏的人們,旁邊住的誰都不知道,在這裏街坊會一起打邊爐,逢年過節大家還會做家鄉糕點串門分享,八月十五都不用買月餅,因為街坊都會送來。他經營街坊理髮店20年來從未加價,因為經濟實惠,手藝好,幾塊粗布搭起的剪髮檔雖然簡陋,但仍吸引附近街坊絡繹不絕前來理髮。兩個妹妹也加入理髮的行列,一家人服務村民。而他們的理髮店也成為村裏一景,明星周潤發也拿古董相機來和他們拍照。

郭裕家現住的300尺閣樓,是2003年從乾爹手上買下,他指市建局開價30萬賠償金不合理,「不夠買一個廁所」,認為局方是假商討,真逼遷,又不滿局方明言不會再安排公屋給他。

他強調堅持與街坊留守,如果25日政府強拆的話,會到市建局門口駐守,以「理髮抗議」方式抗爭。他又指正和律師商討,不排除提出法律訴訟,理據是市建局或違反基本法,希望保障市民房屋權。

他要求市建局的安置計劃須確保村民的社區網絡生活方式不變,並表示重建不是趕他們遷離圍村,最合理的是建仿古屋(上層為住戶,下層為商戶)。他又表示,曾經向梁振英和中聯辦投訴,但均不獲受理。

市區僅存圍村具歷史特色

香港的圍村一般多在新界,原是當地居民為求自保,在房屋周圍興建圍牆,以抵禦盜賊入侵,但隨著社會的變化,這些具特色的傳統建築,至今已所剩無幾。衙前圍村與一般圍村不同。它位於九龍東部,是香港市區唯一保留至今的原居民圍村建築,主要是陳、吳、李三姓族人。村落建於元末明初,至今已有逾600年歷史,被視為英國佔領九龍前的「歷史遺跡」之一。

衙前圍村擁有很多具有歷史價值的景點,如村中央的「天后廟」,興建於18世紀,奉祀海神天后娘娘,是整條村的共同福祉。另一處是「慶有餘」牌匾。相傳南宋宋帝昺在港落難時,獲村民送贈粥水,故題字「慶有餘」送居民,有「積善之家,必有餘慶」之意。按照重建計劃,該村所在地15米上空將建750個住宅單位,樓下是新建的保育公園。「天后廟」,「慶有餘」牌匾及中軸線上八所古屋都會在重建中被保留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