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大紀元記者賀詩成綜合報導】在中國經濟增速大幅放緩和美聯儲加息之後美元走強的背景下,人民幣貶值預期不斷升溫。人民幣在2016年是否會繼續貶值,成為各家媒體關注的焦點問題之一。

英媒:2016年人民幣或最動盪

英國《金融時報》(簡稱「FT」)1月4日報道,新年到來之際,FT的專家和評論員將暫時把謹慎放在一邊,對未來12個月即將發生的大事進行預測。

人民幣會不會大幅貶值應該是2016年的大事之一。

FT撰稿人金奇(James Kynge)認為,人民幣在2016年將會大幅貶值。

金奇認為,儘管中國具有強勁的商品貿易順差、巨額的外匯儲備以及想向世界展示人民幣應該成為儲備貨幣的渴望,希望2016年人民幣相對美元匯率保持穩定應該說有一定理由。但是,由於中國經濟增長乏力,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仍然有可能從目前的1美元兌6.48元人民幣跌至1美元兌7元人民幣,人行2016年也很可能兩次減息,而美聯儲(Fed)繼續收緊的貨幣政策將繼續支撐美元的走強。在這樣的局勢下,中國將保持高水平的資本外流,人民幣匯率下行壓力會加大。

金奇估計,人民幣的波動軌跡不太可能平緩,2016年很可能是人民幣最動盪的一年。

專家:人民幣還得貶值

《廣州日報》1月4日報道,2015年最後一天,人民幣在岸價格和中間價雙雙收跌,令市場對今年人民幣走弱趨勢的預期持續升溫。

根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2015年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跌4.5%,12月31日報收於1美元兌6.4936元人民幣,創下1994年以來的最大年度跌幅。

招商銀行同業金融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表示,2016年國際外匯市場的核心問題就在於美元率先進入加息周期,可以預見,在大型經濟體中,可能只有美國會明確實施緊縮的貨幣政策,這意味著美元兌其他貨幣的利差優勢會愈發明顯,從而推動美元維持強勢周期,非美貨幣依然面臨貶值壓力。

劉東亮表示,在美聯儲加息和美元升值壓力下,2016年新興市場爆發局部危機的風險在上升,中國外部環境的穩定性有所下降。「在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和中美貨幣政策周期錯配的局面下,人民幣貶值壓力很難消退,外幣資產配置前景看好,境外中資美元債、QDII、境外基金將是發力點。」

民生證券宏觀分析師朱振鑫預計,短期人民幣已接近底線,今年可能會在6.5至7之間波動。

彭博:人民幣每半年約貶值1000點

彭博新聞社2015年12月18日至25日向境內外經濟學家、策略師、交易員發起調查。25名被訪者的預估中值顯示,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在2016年會以每半年約1000點的速度貶值。預計至2016年年中,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將貶至6.59,年底貶至6.7元。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預計在第二季度貶至6.625,第三季度末進一步貶至6.7元,年底再貶至6.75元。

接受採訪的16名分析人士及交易員中,12名認為2016年資本外流將較今年惡化,但其中3名認為下半年可能有所緩解。另有3名認為資本外流持續,但會較今年減弱。

日媒:2016年人民幣貶值4%

日本經濟新聞和日經QUICK新聞於12月24日匯總的中國經濟學家調查顯示,2016年底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預測平均值為1美元兌6.72~6.73元,繼創出歷史最大降幅的2015年之後,預計連續2年全年貶值約4%。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12月16日啟動加息,而人行為刺激經濟,將加強貨幣寬鬆。三菱東京UFJ銀行的楊志等很多經濟學家認為,貨幣政策差異將導致中美利率差擴大,資本將加速流出中國,加大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