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大紀元記者賀詩成報導】2015年結束之際,經濟學家和分析師預計,在去槓桿和轉型過程中,2016年中國經濟可能面臨四大風險。

陸媒華爾街見聞12月30日報道,中國經濟可能面臨的四大風險包括:1)美聯儲加息後,資本外流和貨幣貶值壓力加大;2)房地產去庫存;3)企業利潤下降,債務違約事件頻發,銀行不良貸款進一步承壓,信貸市場風險加大;4)2016年GDP增速下行。

資本外流和人民幣貶值

2015年12月初,美聯儲決定加息25個基點,結束了7年以來的零利率。市場對人民幣貶值預期加強,而資金回流美國的趨勢導致新興市場以至中國的資本外流正在不斷加劇。

彭博援引麥格理證券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胡偉俊(Larry Hu)稱,強勢美元會成為2016年以來最大的不確定性,它會增加通縮壓力,影響企業盈利和經濟增長。

高盛駐紐約經濟學家通過電腦模擬試驗發現,如果美元突然升值10%,會令中國經濟增速放緩近一個百分點,產生的影響力度是對美國經濟的兩倍。

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中國政治金融學教授Victor Shih表示,美元升值會意味著有美元債務的國內企業將面臨更大的償債壓力,人行將消耗更多外儲來延緩人民幣貶值,此舉會導致市場的貨幣供應減少,限制銀行信貸延期的能力。

據美國財政部計算,2015年前八個月中國資本外流超過了5000億美元,而彭博數據顯示,在過去4個月裏中國的外流資本就超過了5000億美元。

Asia Analytica Research的分析師Pauline Loong認為,資本外流可能是北京當局2016年需要面對的最大問題,處理這個問題很麻煩,一旦釋放出錯誤信號就會讓事情變得糟糕。資本外流的壓力讓政策制定更加複雜。人行降低利率來刺激經濟會讓美元資產看起來更有吸引力,可是如果讓人民幣升值,出口就會受影響。如果加強資本控制,資本會外逃。

美聯儲加息將引發全球資本回流美國。受金融危機後美聯儲超級寬鬆貨幣政策的推動,廉價借入美元(尤其是通過槓桿)投資於其它國家市場的套息交易非常普遍。隨著美聯儲逐漸收緊貨幣政策,這些在中國進行「套利交易」的熱錢一旦大規模回流,將對中國形成巨大的資本外流壓力。

不過,似乎事情看起來沒有這樣糟糕。渣打銀行首席中國經濟學家丁爽認為,中國很大部份資金外流是國內企業為平倉美元空倉所致,不同於資本外逃。過去由於存款利率較高,人民幣又有單邊升值預期,許多國內企業都借入美元投資人民幣產品,進行套息交易。現在套息利潤空間越來越小,到今年3月,中國企業的融資淨頭寸由負轉正,企業的匯率風險下降。    

房地產去庫存

中共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1~11月份商品房銷售面積累計109253萬平方米,同比增長7.4%。過去三年間,中國全境樓市庫存已經翻倍。分地區看,一二三線城市的庫存過剩問題較一二線城市更為嚴重。11月末全國商品房待售面積69637萬平方米,已連續5個月保持上漲。

如今的房地產庫存規模較2012年末至少增長了30%,從去化周期上看,如今的商品房庫存形式也非常不樂觀。2015年的商品房庫存去化周期約為32個月。

瑞銀報告預計,中國經濟下行所面臨的主要風險來自於更劇烈、持續時間更長的房地產去庫存,從而對工業活動和投資活動造成更大拖累。此外,政策效力可能也不足以抵消房地產下滑的影響。這些都可能加劇實體經濟疲弱、通縮壓力和債務負擔加重之間的惡性循環;此外,資本外流規模可能更大、造成金融市場波動。

房地產風險也引起中南海當局的重視。2015年11月,習近平主持的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已經提出「要化解房地產庫存,促進房地產業持續發展」。

2015年12 月 21 日,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將去庫存確立為 2016 年五大任務之一。

信貸市場風險

2015年,企業信用違約事件截至12月7日已發生7起。今年4月份,保定天威成為首家央企違約,繼保定天威後,央企中鋼成為中國鋼鐵企業中的首例債券違約,其他諸如「12聖達債」違約事件,「12舜天債」可能被暫停上市,「11雲維債」遭遇評級下調等事件。

伴隨信用違約而來的是銀行不良貸款的進一步承壓。

三季報顯示,截至今年9月末,16家上市銀行的不良貸款餘額約9000億元,比2014年末增加近2300億元,增幅超過30%,創金融危機後增幅新高。

中國銀行今年發佈的三季報顯示,2009年以來中國銀行的淨利潤首次出現季度性下滑。中國銀行第三季度為潛在的不良貸款計提163億元撥備,較去年同期增長44%,據彭博社報道,這是該行自2006年上市以來的最大撥備規模。

海外研究機構對中國銀行業公佈的壞賬數據表示懷疑。穆迪在2015年11月初分析了11家中國上市銀行上半年業績,認為部份逾期至少90天的貸款並未被納入壞賬範疇,因此,中國銀行業的壞賬水平可能被低估。

此前金融網誌Zerohedge整理的數據顯示,2015年前11月國有企業負債總額已經增至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水平,與GDP之比超過100%,並預計中國企業盈利還會惡化,因為在當前大宗商品價格和生產走低影響下,幾乎整個中國鋼鐵行業都在虧損,半數以上負債纍纍的大宗商品企業沒有資金用於償債。

經濟增速下行

中國社會科學院2015年12月28日報告預計,2015年中國全年GDP增長6.9%左右,2016年GDP增長6.7%左右,均低於此前國家統計局公佈的2014年7.3%的數據。未來一年中國的經濟增速將放緩成為普遍擔憂。

匯豐銀行在2015年12月報告中將中國2016年GDP增速預測下調至6.7%,並將2015年全年的GDP增速預測下調至7.0%。

匯豐報告稱將2016年GDP增速預測從7.2%下調至6.7%,原因是財政政策寬鬆力度不足使得基建投資趨緩,同時外需薄弱影響出口;報告預計經濟增速或將會在2016年2季度降到6.5%的政策底線之下,從而觸發更大力度的政策寬鬆。

報告稱,由於財政寬鬆力度不及預期,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增長乏力,經濟增長在年內難有起色。據此,將2015年4季度GDP增速預測從7.2%下調至7.0%,並將全年的GDP增速預測從7.1%下調至7.0%。

摩根士丹利在最新的2016年中國經濟展望報告中預計,2016和2017年中國GDP增速將放緩至6.7%和6.6%,明年一、二季度將連續兩次減息,財政赤字將提高至3.5%。

不過摩根士丹利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James Gorman也表示,雖然中國經濟的百分比增速正在放緩,但是增長規模仍然十分可觀。

他說,讓中國保持過去十年的10%~14%的經濟增速是不可能的,然而,市場並沒有對這種顯而易見的趨勢持理性的反映。市場是情緒化的,被其他聲音所影響。中國經濟增速確實減慢了,不過,中國經濟的基數今非昔比,從絕對值來看,增長依然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