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興記以上海生煎包馳名,不少食客除堂食外,還會多帶幾份外賣離開。(宋祥龍/大紀元)
祥興記以上海生煎包馳名,不少食客除堂食外,還會多帶幾份外賣離開。(宋祥龍/大紀元)
添好運點心專門店老闆麥桂培表示,因貴租而放棄面積小的老店,反令自己大展拳腳。(大紀元資料圖片)
添好運點心專門店老闆麥桂培表示,因貴租而放棄面積小的老店,反令自己大展拳腳。(大紀元資料圖片)
相關文章

國際飲食指南《米芝蓮港澳指南》,自2009年在港推出以來,帶旺許多原本寂寂無名的小店。今年更首設「街頭小食店」推介,23間便宜而美味的小食店上榜,不過僅僅月餘,就有兩間面臨貴租壓力,已結業或即將結業。有店主感嘆,貴租之下地道美食難保留,呼籲政府出招扶持。亦有多次摘星的米芝蓮小店,抗貴租另謀生路,闖出一片天,甚至到海外開分店。

《米芝蓮美食指南》是評定食肆質素優劣的指標,上榜食肆歷來被認為是優質食肆。但有部份小店上榜後,疑受盛名所累,被業主大幅加租,最終無法繼續經營,只好結業。早前有傳媒稱其為米芝蓮的「死亡之吻」。

以上海生煎包聞名,獲《米芝蓮指南香港澳門2016》推介的食店祥興記,12月27日是荃灣川龍街分店,最後一天營業的日子。小店從早到晚,門口大排長龍,不少均是慕名而來送別的食客。有人除了堂食之外,還會帶多幾份外賣回家。

出生於上海的老闆孫琦,3年前在荃灣選址開店,引進上海正宗生煎包,生意火旺。上月5日更入選米芝蓮街頭小食推介,不過因租約到期,業主要求加價30至40%,孫琦認為租金不合理,決定棄租,下月15日搬往尖沙咀樂道。旗下位於將軍澳和土瓜灣的分店將繼續營業。

無獨有偶,同樣上榜的佐敦「佳佳甜品」,亦傳出加租120%,該店決定明年3月起搬到附近寧波街29號繼續營業。近來有被米芝蓮青睞的食肆,被加租金,有傳媒形容為「米芝蓮死亡之吻」,不過孫琦認為有關現象不能怪米芝蓮,因業主見他們生意好已準備加租,只不過上榜後,加租的態度更加強硬,「毫無減價空間。」他又多謝米芝蓮的肯定,稱上榜令他們團隊士氣大振。

冀政府推政策護小商戶

香港素有美食天堂美譽,但近年傳統小店皆難以生存,追究其因,孫琦認為,這是政府租金管制的問題。「香港租金還繼續上揚的話,對我們這種靠薄利多銷的特色小吃有影響,以後香港不管制的話,大集團壟斷了,全部是大集團在做。我們的特色的小吃就做不下去了。」他希望政府能夠推出措施保留香港地道飲食文化,最好能夠效仿澳門的保育文化,保護一些受威脅的傳統行業,如傳統餐廳等。

談到未來發展,除原有3間分店外,孫琦準備趁最近一線街舖租金下調之際,在中環、銅鑼灣多開幾間分店。

租金高昂經營環境困難

結業當天到訪的不少熟客依依不捨,在川龍街髮廊擔任髮型師的連先生專程來買生煎包以示對小店的支持。他說自己也是做小生意,租金亦面臨上調壓力,所以很同情小店的遭遇。

他指,在香港做生意,尤其是年輕人創業難上加難,政府有最低工資保障,但卻沒有最高租金管制,令小店經營日益維艱,「香港好多事情很不平衡。經營環境不好,年輕人很難有機會發展,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市民陳生一家三口,也來排隊買生煎包,並在店外趁熱品嚐。陳生感嘆,香港現今社會貧富懸殊加劇,業主猛加租令小市民生活更為困苦。他希望能夠保留傳統小食,而不是被麥當勞等連鎖餐廳佔領市場,「始終是小舖質素有保障,難道會一直吃大家樂和麥當勞嗎?」他又說,大陸自由行旅客來港後,香港旺街鋪租,都被藥房和金鋪頂貴,希望日後租金下調,能夠多一些不同的產業入駐。

添好運棄貴租鋪 海外開20分店

「添好運點心專門店」2009年因入選米芝蓮一星級食肆而聲名大噪,今年亦有兩間分店(北角、深水埗)被評為一星級食肆。對老闆麥桂培而言,成為米芝蓮星級餐廳,絕對利大於弊,可以說改變了小店命運。「不僅本地食客來捧場,還有不少外國遊客,拿著地圖來到訪,想試當地美食。」

不過,添好運亦曾面臨加貴租而被迫搬遷。其位於旺角廣華街的總店,2012年由於業主要求大幅加租,加上鋪位面積太小,唯有轉租面積大幾倍的深水埗分店,其後又在中環、北角、大角咀和將軍澳加開分店。近年來,更到海外加開20間分店,遍佈星馬泰、越南、澳洲、菲律賓、印尼、台灣等地。之後還打算到日本和夏威夷開分店。

培哥說,放棄面積小的老店,反而令自己大展拳腳。他亦說有幸遇上好業主,旗下深水埗分店今年下半年續租4年,雖然租金從9.8萬加到17萬,加幅不少,不過他認為尚算合理,因為店鋪面積夠大,而且業主願意一口氣簽約4年,算是穩住心。另外4間還未到續約時間。

香港曾蟬聯全球鋪租最貴的城市,但今年零售市道疲弱,拖累零售街舖租金受壓,美國商業不動產服務公司世邦魏理仕早前預計,未來數月租金將繼續下跌,預料今年全年租金按年下降20%至25%,明年則按年下跌15%。

培哥認為,一線商舖調整屬合理調整,因為之前價錢太高,但他認為部份調整不等於整體鋪租下調,餐飲業仍要面臨業主加租的難題。他指,投資餐飲業投入大,不似一般零售業,非到必要關頭不願搬遷。他認為業主心態應是希望找到好租客,除非是要炒鋪,否則租客因米芝蓮效應帶旺生意,應是好事,不應該簡單為錢趕走租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