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大紀元記者賀詩成報導】中國經濟2016年將會如何運行,日媒對超過20家金融機構和經濟學家的調查顯示,中國經濟面臨的結構調整仍然很強,經濟增速可能會低於中共官方對未來5年年平均6.5%的目標,並對房地產行情惡化和資本流出感到擔憂。

2016年預測:中國陷26年來最低增速

日經網12月28日報道,12月24日,日本經濟新聞和日經QUICK新聞匯總的中國經濟學家調查顯示,中國2016年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率的預期平均值為6.4%,較2015年預測進一步下滑。

報道稱,如果實際水平與預測值相同的話,2016年中國經濟增長將是自1990年(3.9%)起26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關於預定於1月中下旬發佈的2015年增長率,經濟學家的預測值平均為6.9%。不過,也有觀點認為,實際的增長率將低於政府的發佈值,將為5~6%。新加坡銀行的Richard Jerram表示,很多經濟指標顯示,增長率較過去數年明顯減速。

北京當局在最近的經濟工作會議上,確定了擴大基礎設施建設和企業減稅等財政刺激方針。很多經濟學家認為,僅僅依靠政策難以完全抵消因消化過剩產能導致的投資需求的下滑。

法國興業銀行的姚煒認為,政策刺激達成的效果將非常短暫。

對於中國提出從投資和出口主導型轉向消費主導型增長,很多經濟學家認為,結構調整需要時間。西班牙對外銀行的夏樂認為,增長下滑趨勢將在今後3年持續。

中等收入陷阱

對於中國將以消費作為主導經濟增長的提法,星展銀行的大衛·卡彭(David Carbon)認為,這會使中國跌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風險大大增加。

卡彭表示,消費從來沒有驅動過經濟增長:18世紀工業革命的時候沒有,19世紀和20世紀美國鋪設鐵軌和洲際公路的時候沒有,亞洲四小龍在20世紀和21世紀崛起的時候也沒有。所有這些飛速的增長階段都是大量的儲蓄和投資驅動的,並將繼續由儲蓄和投資驅動,而不是由購買新衣服、新單車和商業區夜晚的消費活動驅動的。

卡彭說,「從投資轉向消費」吸引人的原因在於,這是「更加發達」經濟體的特徵,中國也想像其它國家一樣「發達」。然而,從美國、日本、香港和馬來西亞的經歷來看,當收入上漲,儲蓄下降時,將無法避免經濟增長的放緩。

卡彭寫道,中共政府希望在下一個五年計劃提高收入和生活水平,以防止中國落入一個中等收入陷阱。但是,靠消費拉動增長是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最快途徑。

經濟進一步下行的風險因素

許多經濟學家將房地產行情惡化作為導致2016年中國經濟進一步下行的風險因素。他們認為,房企在大城市圈地將使這些地方的地產價格上漲,但其他城市仍難以消化高水平的樓市庫存。對此,野村國際經濟學家趙揚表示,房價觸底之後,投資減速仍將持續。

作為經濟刺激政策的一環,多數經濟學家認為,人行將於2016年內下調1~3次政策利率和3~4次存款準備金率。大和證券的賴志文認為,資本流出(收緊國內的資金供需)將抵消寬鬆效果。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RB)的加息行動,與人行為刺激經濟加強貨幣寬鬆的措施,對三菱東京UFJ銀行的楊志等很多經濟學家來說,這種貨幣政策的差異將導致中美利率差擴大,資本將加速流出中國,加大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壓力。

對於2016年人民幣繼續貶值的預期,一些經濟學家表示,這會導致更多的資本流出。新鴻基金融集團溫傑表示,這可能讓投資者對以人民幣計價的資產產生信任危機;凱基證券的陳浩認為,金融系統危機的概率會因此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