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大紀元記者賀詩成綜合報道】人行8·11匯改打開了人民幣貶值的「潘多拉盒子」,此後的美聯儲近加息,對人民幣匯率進一步帶來壓力。市場人士估計,人民幣在即將到來的2016年可能會延續貶值,人行也將繼續處於兩難境地:一方面要踐行匯率市場化的政策初衷;另一方面,在資本流出壓力下,人行仍不得不頻頻出手干預維穩。

路透社北京12月24日報道,截止目前,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今年已累計跌逾4.2%,不出意外將錄得有記錄以來最大年度跌幅。分析人士認為,對於監管層來說,匯率是維穩還是放任,仍需權衡實體經濟的需要和金融開放的承諾。但是這需要一個前提:必須控制資本外流。

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稱,如果人民幣形成強烈的貶值預期,中國3.5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遠不夠用。中國儲蓄約50萬億人民幣(約7.7萬億美元),跑得最快的富人佔了其中一半。

他說,如果匯率不穩,人行和市場博弈的結果,可能會很慘。

中國陷入人民幣匯率苦惱

12月25日,在中國銀行間外匯交易中心開盤後,在岸人民幣匯率(CNY)和由國際投資者交易形成的香港離岸人民幣(CNH)明顯波動。

在岸人民幣匯率收盤報6.4763,升值0.01%。至此,在岸人民幣已經連續第六個交易日昇值。雖然尾盤成交量飆升,但全天成交量115億美元,較此前明顯萎縮。

日經網12月24日報道,無論人民幣貶值還是升值,對北京管理層來說都是苦惱。

北京官方一直不承認人民幣存在貶值基礎。

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正式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的第二天,人行副行長易綱表示,「人民幣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

然而,市場上人民幣貶值的預期持續升溫,當天上海外匯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創下約3個月以來的最低值。

中國國有企業面臨著設備過剩、債務等問題,銀行也具有不動產融資的弱點。如果中國對外開放資本市場,使人民幣走向國際化,中國就會被捲入全球市場的風波之中。最可怕的是出現諸如亞洲貨幣危機的嚴重資本外流時,將給經濟乃至政治都帶來巨大的打擊。

維持人民幣匯率的成本絕對不低。中國通過買入人民幣、拋售美元對市場進行干預,在2014年6月以來的約一年半時間內已經失去了約555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應該消耗外匯儲備維持人民幣升值,還是做好資本外流的思想準備允許人民幣貶值,中國陷入了深深的煩惱之中。

市場希望人行放手

美聯儲升息周期的開啟,導致中國資本外流的壓力不斷上升,加之在岸與離岸人民幣價差較大引發套利空間,人行也持續入市干預。

數據顯示,中國11月末外匯儲備餘額降至3.44萬億美元,創33個月新低;而11月銀行結售匯逆差環比大增1.7倍,表明企業和個人在人民幣貶值預期日漸升溫下換匯需求不斷上升。國際金融協會(IIF)報告則預計,中國2015年資本外流規模將達到創紀錄的逾5,000億美元。

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預計,2016年外匯儲備還會下跌3,000~4,000億美元。

一名股份銀行交易主管表示,儘管人行明年會怎麼選擇無法判斷,但更市場化一些會對交易有利,沒有市場化,交易員會很難做。過去,人行對市場管得太緊,現在市場已經成熟了,人行也應該放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