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貪玩,用對方向,絕對是個好習慣,它會讓我們在工作時學會專注,在遇到困難時找到方法,最後在疲憊時找到力氣。

「我只能跟你談15分鐘!」 
幾年前,一位女學生和我分享一個令她匪夷所思的人。 
她在MSN上遇到一位名校的代表,想要討論結盟之事,結果得到回覆:「明天晚上8:45到9:00用Skype談,但請先寄上討論題綱。」 
真實會議見面時,她問他為何如此「異類」? 
「第一,因為說話的速度是打字的5到10倍,打字聊事情,實在是浪費生命。」男同學的第一點就令人震懾。 
「第二,一般學生開會,根本不先設定議程與時間,最後變成閒聊。」
「第三,若超過15分鐘,我書讀不完,就會影響到我打球玩樂的時間。」
今年已上大學的女同學回來找我時,再次提到那位男代表,她有感而發:「他徹底改變我對時間的概念,原來『貪玩』可以成為有效運用時間的動力。」 
我完全認同女同學的話,因為「貪玩」是我現在最珍惜的習慣。 
我從小玩心重,因為貪玩,暑假作業永遠撐到最後一天寫,高中要重考,大學還搞到要延畢,如果以尼采的標準──「用意志力分級人類」,我大概是爛到爆的那一級。幸好,爛到一個極限,我開始覺得羞恥。 
大四時為了考預官,大年初二就向家人告別,背著一顆白菜,幾個罐頭,一個人上山去了。山中第一天先寫好進度表,國文、英文、國父思想,加上智力測驗,每一科要念三遍,然後自己暗笑:「呵,又是一次大而無當的失敗計劃。」 
但第二天照表操課,牆壁上的進度一格一格被劃掉後,慢慢有了自信,竟然下午四點多就念完一天的進度,然後拿著籃球衝到球場,玩到汗水淋漓後,迎著晚風,看著落日將淡海染紅,好爽! 
當下暗暗立誓:「想要無憂無慮地玩,以後一定不要閃避責任!」 
一個月後,我如願考上預官,受到激勵,開始喜歡「先去挑戰最難、最恐懼的事,再去享受人生悠閒的晚風」。 
其實,紅塵一遭,人人任務在身,該擔的責任,早擔,晚擔,都是一樣重,但揹著壓力玩樂,一生是焦慮輪迴;若換個順序,先做,再玩,生命會輕如千里快哉風。 
現在我仍然貪玩,甚至一年的時間分配是先把15次旅遊空出來,然後排入陪伴家人、打球、喝茶聊天、周末電影。 
都在玩?沒錯,在人生無止盡的比賽(game)中,每一個人都應該是聰明的玩家(player),為了要play hard,我們一定要學會work smart。 
work hard和work smart有甚麼不一樣? 
前者是動手不動腦,沒有方向抱頭猛衝,缺乏效率與方法;後者是工作前先評估時間的侷限,然後逼自己用專注與創意做完又做好。 
如果不是因為貪玩,我不可能學會專注、找到方法,讓自己從指導一個社團,增加到五個。 
連負責的處室業務量都增加一組,現在還能加上專欄書寫和演講邀約。 
教學二十多年,我常提醒學生,一起work smart,才能在一起play hard。 
貪玩,用對方向,絕對是個好習慣,它會讓我們在工作時學會專注,在遇到困難時找到方法,最後在疲憊時找到力氣。 
一隻不會玩樂的工蜂,只是時間的奴隸;但能用專注與效率覓食,然後悠閒玩樂的獅子,是草原的王,也會是時間的王! 
所以,當人生的草原正綿亙在你眼前時,選擇當頭專注的獅子吧! 
轉載自蔡淇華臉書◇